王华英请求晋江市人民检察院错误逮捕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1.关于晋江市人民检察院错误逮捕违法行为的确认问题。根据《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程序的暂行规定》第三条第(一)项规定,人民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是依法确认《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十六条规定情形的法律文书之一,本案赔偿请求人王华英提供了晋江市人民检察院2001年8月24日对赔偿请求人作出的晋检不诉(2001)17号不起诉决定书,可以作为确认晋江市人民检察院的逮捕决定属错误逮捕违法行为的事实依据。赔偿义务机关晋江市人民检察院虽于2001年11月16日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及《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工作规定》第八条第(三)项规定作出晋检确字(2001)2号刑事确认书,对王华英的赔偿请求不予确认,复议机关泉州市人民检察院也于2002年5月10日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及《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工作规定》第十四条规定作出泉检确复决(2002)3号维持原确认的复查决定,但赔偿义务机关和复议机关在确认问题上所适用的法律依据都是《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工作规定》有关条款,其有关条款不符合《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程序的暂行规定》第三条第(一)项所规定的情形,而作为国家赔偿案件的最终决定机关的人民法院,对确认问题所需要适用的法律依据应该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程序的暂行规定》为准,故本院对赔偿义务机关以刑事确认书作为确认的法律依据的请求依法应不予支持。另外,时于晋江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的不予确认决定和复议机关泉州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复议决定,实践中可将其视为赔偿义务机关和复议机关已经分别作出了不予赔偿的决定。

2.关于以《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因公民自己故意作虚伪供述,或者伪造其他有罪证据被羁押或者被判处刑罚的”的规定,作为国家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应具备哪些要件、各个要件怎么理解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相应的法律没有规定,实践中往往难于操作,各种观点、意见分歧也较大,结合《国家赔偿法》和《刑事诉讼法》的立法宗旨和原理,笔者认为,这一免责情形的构成应该具备以下这三个要件:(1)赔偿请求人作虚伪供述,即赔偿请求人的陈述或口供及提供的其他证据是不真实的或者不客观的;(2)赔偿请求人所作的供述或提供的证据与检察机关所认定的其他证据相结合要能达到被羁押的程度;(3)赔偿请求人明知所提供的供述是不真实的,并会妨碍司法机关查明案件真相或者会导致对自己不利的后果,而执意或者放任为之,即赔偿请求人故意作虚伪供述具有主观上的故意。就本案而言,本人认为王华英所作的供述构成第一、三个要件,第二个要件未能构成,检察机关不能以此来主张免责。

对于第一个要件,各观点比较一致,但怎样理解有分歧。在本案中,一种意见认为,检察机关没有证据证明王华英有作虚伪供述,因此王华英申请国家赔偿不属《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规定的国家不予赔偿的情形。理由是从检察机关所提供的证据看,检察机关没有证据证明王华英所作的六次有罪供述是不真实、不客观的,王华英之所以被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是因为检察机关对王华英的有罪认定只有王华英的口供,并没有其他直接的证据给予印证,最后在王华英翻供后,以证据不足为由才作出不起诉决定,而不是有证据证明王华英所作的供述是假的才作出不起诉决定,对王华英所作的供述是真是假没有证据证明。这种观点对虚伪供述的性质产生了误解。所谓的虚伪供述是《国家赔偿法》所确定的一种法律上的概念,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是否存在虚伪供述应该以法律所确定的事实为标准,而不是以客观事实为标准。客观事实怎样,实践中很难把握,只能以法律能够确定的事实为准。本案中检察机关作出的不起诉决定在法律上确定了王华英是无罪的,同时也在法律上确定了王华英属没有犯罪事实的人,而王华英所作的六次供述都是有罪供述,因此王华英所作的供述在法律上是不真实、不客观的,构成虚伪供述。在王华英有作虚伪供述这个问题上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双方也在听证中达成一致,都认为构成虚伪供述。

关于第三个要件,观点也是一致的,但同样在理解和把握上有分歧。本案中,一种意见认为王华英所作的虚伪供述不具有主观故意,王华英没有代人顶罪等作虚伪供述的目的和动机,本案不符合第三个要件。本人认为,主观故意应该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而间接故意则不存在所谓的目的、动机。本案中,王华英从2000年11月4日到2001年3月15日,共作出六次有罪供述,时间跨度大、供述次数多、供述内容基本一致,并且询问人和询问地点也不同以及王华英所提交的自述公证书中关于“在看守所时检察院干部来提审我,我因心里害怕,也只好违心地照以前的说法承认了放火”的自述都可以说明其对供述所导致的后果是放任的,对供述的不真实、不客观是明知的,对自己因故意作虚伪供述所将会受到法律追究是持放任的态度,具备了主观故意的认识要素和意志要素。这种放任的故意是属间接故意,不存在故意的动机、目的,因此王华英在本案中明知自己的虚伪供述会造成不利于己的后果及妨碍司法机关查明案件真相,但却对自己将会受到法律追究的后果持放任的态度,具有作虚伪供述的主观故意,构成第三个要件。

对于第二个要件,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第二个要件是赔偿请求人所作的供述或提供的证据与赔偿请求人被错误羁押或无罪错判存在因果关系。依此观点,王华英所作的六次供述都承认了放火的犯罪罪行,且有被害人张荣宗陈述,证人林天恩、李祖枝等人的证言,公安机关提取的作案工具,现场勘查笔录及王华英在现场附近被抓的经过等在一定程度上的佐证,因此王华英所作的虚伪供述与王华英被逮捕、被羁押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可构成第二个要件。但在实践中,发现如果按照这个观点适用这个要件,在第一、三个要件也构成的情况下,检察机关就可以免责,而实际上检察机关对王华英的逮捕并不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定要件(这在后面进行分析),这就出现了检察机关在违法批捕的情况下又可免责的矛盾。本人认为,犯罪嫌疑人的虚伪供述只能是造成其被逮捕的原因之一,而不是惟一原因,如果是惟一原因则形成只要有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就可以对其定罪的结果。另外,作为原因之一的犯罪嫌疑人的虚伪供述要与其他原因相结合方足以造成犯罪嫌疑人被羁押、被逮捕的结果。只有这样才能既能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法定逮捕要件,又能吸收检察机关关于国家赔偿案件违法归责的原则。因此,本人认为第二个要件应该是赔偿请求人所作的供述或提供的证据与检察机关所认定的其他证据相结合要能达到符合羁押条件的程度。就本案而言,王华英虽有作虚伪供述,但从检察机关提供的证据看,检察机关作出逮捕决定所依据的是王华英的口供、被害人张荣宗的陈述,证人李祖枝、林天恩的证言、作案工具、现场勘查笔录等证据,但对这些证据进行分析,除了王华英的口供外,其他证据都是待证的间接证据,张荣宗的陈述,李祖枝、林天恩的证言只能证明在第二起放火未遂现场附近抓到王华英,其中张荣宗和林天恩的指认也只能证明王华英当时承认了第二起放火,而公安机关提取的作案工具没有进行指纹鉴定,现场勘查笔录也没有办法直接证明,因此检察机关作出逮捕决定所依据的主要是王华英的口供,其他证据都是间接待证证据,仅凭这些证据对王华英的逮捕尚无法达到《刑事诉讼法》要求的逮捕的法定要件,也就说王华英所作的虚伪供述与检察机关认定的其他证据相结合尚无法达到被羁押的程度,不符合第二个要件的构成,因此王华英申请国家赔偿不属《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规定的国家不予赔偿的情形。

1.赔偿决定书字号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泉中法委赔字第8号

2.案由 :请求人民检察院错误逮捕国家赔偿案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王华英,女,1986年7月28日出生,汉族,打工,家住江西省湖口县江桥乡桂垅村六组。

法定代理人:王炎枝,男,1949年9月28日出生,汉族,农民,系赔偿请求人之父。

委托代理人:黄千里江西一方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曾尔登,住江西省彭泽县国营芙蓉农场广告公司。

赔偿义务机关:晋江市人民检察院。

法定代表人:陈国平,代检察长。

委托代理人:施文言、庄如梅,晋江市人民检察院干部。

复议机关:泉州市人民检察院。

法定代表人:徐汉宗,检察长。

委托代理人:李爱国、肖玉霞,泉州市人民检察院干部。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黄远远;审判员:刘雅林;代理审判员:黄少鸿

6.审结时间

2002年12月31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3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