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英雄诉黄阳月案

(亲子鉴定)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起普通的离婚案件,但该案的处理特别是在对双方意见严重分歧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生育的双胞胎的抚育处理上,却是得当有益的。

亲子鉴定问题,我国的《婚姻法》及相关的司法解释均未涉及,2001年颁布的新《婚姻法》也未涉及。而亲子鉴定问题却在婚姻案件中经常出现。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亲子鉴定技术已不再是复杂和困难。如果双方同意,随时都可以进行准确地鉴定。但是在一方当事人申请,另一方拒绝的情况下如何处理,却至今无明确的法律依据。只有1987年6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在审判工作中能否采用人类的白细胞抗原作亲子鉴定问题的批复》为适用根据。值得注意的是,该司法解释强调了两点:一是男女双方都申请的,一般应准许通过白细胞抗原手段作亲子鉴定;二是一方申请的,应从严掌握,对其中必须作亲子鉴定的,也要做好双方思想工作。可见最高人民法院对亲子鉴定的态度是谨慎的,这对保护公民的人格隐私权,减少当事人矛盾激化方面,无疑有着积极的作用。

事实上,一方要求作亲子鉴定,并提供了与受胎无因果关系的系列证据证明其申请鉴定主张的,经审查,人民法院应作出准许进行亲子鉴定的裁定。另一方如果提不出足以推翻申请方申请鉴定理由相关证据的证据,又在行动上不配合或拒绝的,就应当按举证责任规则和证据的盖然性规则,推定由拒不配合鉴定方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责任。

值得肯定的是,本案非依上述推定原则以判决结案,而是以调解结案,但在实体处理上,二者却是一致的。原被告在对双胞胎女孩的血缘关系定性上,存在严重分歧意见,虽然可依上述推定原则给予法律上的判令推定,但却不是最佳的处理方法。因为法律真实并不必然等于客观真实。用调解方式结案,在充分尊重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的情况下,寻求双方都能认可和接受的支点,不乏是一种更完满的办法。

同时,本案法律文书制作中,分别对婚生女吴小凤与双胞胎女孩吴凤丽、吴凤燕的抚育问题,作出不同的寓意表述和处理,虽简犹深,不仅恰当地兼顾了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更为日后双胞胎女孩在需要得到她们亲生父亲的经济帮助下,打下必要的法律“伏笔”。届时,双胞胎完全可以以她们的亲生父亲为被告,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抚养教育费用。

1.调解书字号

福建省安溪县人民法院(2001)安民初字第496号

2.案由 :离婚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吴英雄,男,33岁,汉族,安溪县人,驾驶员。

诉讼代理人:钟志强安溪县联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黄阳月,女,35岁,汉族,安溪县人,农民。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福建省安溪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谢祥明;代理审判员:梁文农庄志强

6.审结时间

2001年11月27日(依法延长审限)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