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明瑞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诉刘桂顺劳动争议纠纷案

(工伤赔偿)

法官观点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的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本案中刘桂顺在工伤治疗期间因个人原因导致受伤部位二次骨折,以致延长了住院时间、增加了医疗费损失。对刘桂顺二次骨折如何进行认定,是本案裁判的关键。

1.二次骨折属于因工伤引发的疾病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五款的规定,工伤职工治疗非工伤引发的疾病,不享受工伤医疗待遇,按照基本医疗保险办法处理。关于工伤职工治疗的疾病是否属于因工伤引发的疾病,笔者认为应判断该疾病与工伤是否具有关联性,只有当该疾病与工伤之间存在本质的、必然的联系时,才具有享受工伤医疗待遇法律上和事实上的依据。

判断该疾病与工伤是否具有关联性,既有法律上的评价,又有医学上的评价,法律评价应建立在医学评价的基础之上。本案中,刘桂顺因工伤被诊断为“右股骨干骨折”,并进行了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术后因患者不当活动导致钢板折断,诊断为“右股骨干骨折术后再骨折”。首先,二次骨折的部位与工伤受伤部位一致,从伤情来看,二次骨折与工伤存在延续性;其次,二次骨折是工伤术后可能出现的风险之一,因术后患者肢体活动受阻,康复过程中存在不稳定因素,因自身原因导致不稳定因素的介入而加重病情,并不必然导致因果关系的断裂;最后,从保护劳动者工伤权益的角度出发,在判断是否存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时,根据英国法上的“若非-则无”(butfor)的检验标准,假如没有工伤的存在,再次骨折的损害结果也不会发生,那么工伤与再次骨折的因果关系成立。综上,笔者认为刘桂顺二次骨折与工伤存在关联性,系因工伤引发,刘桂顺应享受工伤医疗待遇,不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第五款的规定,明瑞公司关于不承担刘桂顺在天津医院治疗费用的主张不能成立。

2.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适用无过失补偿原则

无过失补偿原则,又称无责任补偿原则,是指在工伤事故发生后,除法律有特殊规定外,无论事故责任在谁,都应及时对受伤者进行经济补偿。这项原则是贯穿《工伤保险条例》的一项重要原则,也是工伤保险特有的原则。与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无过错责任不同,在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的侵权案件中,如果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在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存在过错的情况下,则可以减轻,甚至免除行为人的侵权责任。但在工伤案件中,劳动者是否享有工伤保险待遇不以其是否存在过错为前提条件,这是工伤保险区别于其他保险最为突出的特点之一。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支付数额是根据劳动者的伤残等级确定的,并不以劳动者在工伤以及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为前提。本案中,刘桂顺的工伤被鉴定为伤残等级九级,符合享有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条件,因刘桂顺的原因导致二次骨折并不影响其获得上述费用。明瑞公司主张按50%的标准支付上述费用没有法律和事实的依据。

3.因劳动者原因增加的工伤治疗费用不应适用无过失补偿原则

本案中,对刘桂顺在东丽医院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双方没有争议,但对刘桂顺再次骨折而产生的天津医院的医疗费用双方争议较大。笔者认为,无过失补偿原则并不意味着对劳动者在发生工伤及治疗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费用都给予无条件补偿,应有所限制,劳动者在治疗过程中对工伤加重存在过错的情况下,应承担主要责任。

首先,无过失补偿原则不等于不追究劳动者的任何责任。《工伤保险条例》实行无过失补偿原则的目的在于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虽然在工伤认定的时候不论及劳动者和用人单位是否存在过错,但并不意味着劳动者在工伤治疗过程中不对自己的任何行为包括存在明显过错的行为负责。刘桂顺在医生反复告知外出危险性的情况下执意外出,对再次骨折存在明显过错,应对扩大部分的医疗费用承担过错责任。

其次,无过失补偿原则不等于绝对责任。无过失补偿原则虽然不考虑劳动者的主观过错,但用人单位也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条件地承担责任。《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了3种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这也是用人单位的免责情形和抗辩理由。此外,修订后的《工伤保险条例》将工伤情形“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调整为“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附加了限制性的条件,对无过失补偿原则作出了“非本人主要责任”的限定,再次说明了不能简单地将无过失补偿原则与绝对责任画等号,应结合具体的案情作出更为公平的评判。

1.判决书字号

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2013)丽民初字第6015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劳动争议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反诉被告):天津市明瑞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贤明,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姝瑾天津瑞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倩倩,天津瑞宇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刘桂顺。

委托代理人:铁中林天津森特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天津市东丽区人民法院

独任审判员:许洪霞

6.审结时间

2014年2月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第三十条 工伤职工因日常生活或者就业需要,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置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法律条文

第三十条 工伤职工因日常生活或者就业需要,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置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法律条文

第三十条 工伤职工因日常生活或者就业需要,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置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法律条文

第十六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

(一)因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伤亡的;

(二)醉酒导致伤亡的;

(三)自残或者自杀的。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