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选 导出
共检索到17045个结果
46、

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2020-02-13

裁判要点:行为人在疫情防控期间,非法聚集赌博,以暴力方法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严重违反疫情防控相关规定且触犯刑法,性质恶劣,其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
裁判文书
47、

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法院/ 2020-02-13

裁判要点: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灾害期间,假借销售用于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用品的名义,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裁判文书
48、

吉林省洮南市人民法院/ 2020-02-12

裁判要点: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疫情防控期间利用微信网络平台编造有大量可出售防范“新冠肺炎”的医用N95口罩的虚假信息,骗取被害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裁判文书
49、

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 2020-02-12

裁判要点: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期间,假借销售用于预防突发传染病疫情用品的名义,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应当以诈骗罪从重处罚。
裁判文书
50、

四川省眉山县人民法院/ 2020-02-11

裁判要点:行为人在全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重大疫情防控期间,以暴力方法妨害疫情防控人员执行公务的,其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因其社会危害性较大,应当从重处罚。
裁判文书
52、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0-02-09

裁判要点: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不符合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含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有关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疫情防控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疫情防控公务的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
裁判文书
53、

湖北省宜城县人民法院/ 2020-02-07

裁判要点:行为人在疫情防控期间,使用暴力阻碍公安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
裁判文书
54、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2020-02-07

裁判要点: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期间,假借销售用于预防突发传染病疫情用品的名义,诈骗他人数额较大的财物的,其行为构成诈骗罪,依法从重处罚。
裁判文书
55、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 2020-02-07

裁判要点:在疫情防控期间,假借研制、生产或者销售用于疫情防控的物品的名义骗取公私财物,或者捏造事实骗取公众捐赠款物数额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以诈骗罪定罪处罚。
裁判文书
56、

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 2020-02-07

裁判要点: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利用网络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行为人在疫情防控期间,假借销售用于预防、控制疫情用品的名义进行诈骗,且系累犯,应依法从严从重处理。
裁判文书
57、

湖北省宜城县人民法院/ 2020-02-07

裁判要点: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疫情防控期间,结伙使用暴力手段劫取防疫工作人员财物的,其行为构成抢劫罪,系共同犯罪。
裁判文书
58、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粤01民终4942号民事判决书/ 2020-01-20

裁判要点:公共场所经营管理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应限于合理限度范围内,与其管理和控制能力相适应。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因私自攀爬景区内果树采摘果实而不慎跌落致其自身损害,主张经营管理者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裁判文书
59、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19)京02民终4755号/ 2019-4-23

裁判要点:消力池属于禁止公众进入的水利工程设施,不属于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公共场所”。消力池的管理人和所有人采取了合理的安全提示和防护措施,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擅自进入造成自身损害,请求管理人和所有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裁判文书
60、

2019-3-6

裁判要点:人民检察院办理行政诉讼监督案件,应当秉持客观公正立场,既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又支持合法的行政行为。依职权启动监督程序,不以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为前提。认为行政判决、裁定可能存在错误,通过书面审查难以认定的,应当进行调查核实。
裁判文书
页数 4/1137 首页 上一页 ... 2 3 4 5 6 ... 下一页 尾页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