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东楼诉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本案的焦点问题有三个:

第一,执行法院是否应当清查被执行人多年以来的财务变动状况及追加姜某为被执行人?这个问题涉及人民法院执行权与审判权的分配问题。当有限责任公司作为被执行人无法清偿债务时,作为申请执行人,必然会想到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但是这在法律上存在障碍,公司与股东均为独立的民事主体,公司法人人格独立于股东,除非满足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情形或者有其他法定情形,股东不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决定是否刺穿公司面纱,由股东来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应通过诉讼予以解决。在执行程序中,只有在股东投资、增资不实,或者抽逃注册资金的情况下,才能裁定追加投资、增资不实,或者抽逃注册资金的股东在注册资金不实或者抽逃注册资金的范围内,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本案中,申请执行人向执行法院申请核实被执行人中洲蓝天公司在经营期间的财务变动情况,不属于法院在执行程序中应予调查核实的内容。如果申请执行人确有证据证明公司股东姜某挪用、转移公司财产,公司财产混同于股东个人财产,也应该通过提起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诉讼予以解决。申请执行人也无证据证明公司股东姜某有投资、增资不实,或者抽逃注册资金的情形,因此,赔偿请求人的上述两项主张不应得到支持。

第二,石景山法院是否应当依职权查封55亩林木?赔偿请求人主张,民事判决生效后,该55亩林木的所有权即已转移至中洲蓝天公司名下,该55亩林木即为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执行法院应对该55亩林木采取查封措施。笔者认为,生效判决为继续履行合同的判决,并非确权判决,该判决并不导致林木所有权的变动。依阜林证(2005)第0028号林权证的记载,该55亩林地的使用权人及该林地上的林木的所有权人为芮东楼,只有当芮东楼将采伐的林木交付中洲蓝天公司或提存,或将林权证的权利人变更至中洲蓝天公司名下,林木的所有权人才发生变动。除非芮东楼主动申请法院对登记于本人名下的林木采取查封措施,或者中洲蓝天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芮东楼交付该55亩林木,否则,法院无法对登记于申请执行人芮东楼名下的财产采取查封措施。因此,芮东楼认为石景山法院未查封中洲蓝天公司名下的55亩用材林属于执行错误的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第三,石景山法院是否应当对姜某出售个人房产采取控制措施?1501号房屋系姜某个人名下的财产,姜某承诺用该房产变卖所得价款来偿还公司对林地客户所负债务,是独立于本次诉讼与执行程序之外的债务承担行为。人民法院在执行程序中,只能对被执行人或其担保人的财产采取控制性措施。本案中,上述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是中洲蓝天公司,姜某未经法定程序被追加为被执行人,亦未向执行法院提交执行担保书成为执行担保人,也无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姜某在1501号房屋价值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石景山法院未对1501号房屋变卖过程采取控制措施并无不当。芮东楼的该项事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综上,该案的处理是正确的。

1.决定书字号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一中法委赔字第17号决定书

2.案由 :错误执行赔偿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芮东楼,男,住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

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石景山法院)。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市一中院赔偿委员会)。

6.审结时间

2012年12月20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