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德盟宁安物流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刑事违法查封、扣押、冻结、追缴赔偿案

(国家赔偿扣押财物利息)

法官观点

此国家赔偿案例涉及扣押财物的利息是否属于国家赔偿的范围,国家赔偿义务机关的确定以及扣押期间利息的计算方法等问题。在对上述问题的处理方面,均有不同意见。

1.法院是否为本案国家赔偿的义务机关

关于赔偿义务机关,《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本案赔偿义务机关应为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还是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检察院,形成两种不同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等措施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九条规定,在侦查活动中发现的可用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各种财物、文件,应当查封、扣押;与案件无关的财物、文件,不得查封、扣押。查封、扣押属于刑事侦查阶段的侦查手段。扣押德盟宁安公司10万元款项的行为是检察机关作出的,法院并未对德盟宁安的财物采取扣押行为。虽然在孙德普一案提起公诉之后,检察院将案款移交法院,法院出具了接收案款手续,但是该手续并非是作出扣押行为而出具的。因此,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不是本案的赔偿义务机关,德盟宁安公司应向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检察院请求国家赔偿。

一种观点认为,《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再审改判无罪的,作出原生效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二审改判无罪,以及二审发回重审后作无罪处理的,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人民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本院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范(试行)》第四条第(四)项规定,刑事诉讼中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等措施的,属于人民法院本院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赔偿案件受案范围。因为一审判决了孙德普有罪,随案移送的10万元被认定为赃款,在判决主文中对该10万元也进行了实体处理。虽然原一审判决未生效,但是依据国家赔偿法的精神以及北京市高院关于国家赔偿案件程序规范,应当是哪个环节出现错误,就由哪个环节的机关进行赔偿。虽然扣押行为并非法院采取的,但是法院原一审判决中涉及10万元的处理被改判,故应该由法院作为赔偿义务机关。

理赔小组决定意见:扣押行为虽然是检察机关作出的,但是案件移送到法院之后,法院认定德盟宁安被扣押款项属于赃款,并且对该扣押款进行了实体处理。法院虽然不是采取扣押措施的机关,但是法院作为对刑事诉讼中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措施进行赔偿的义务机关符合《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即二审发回重审后作无罪处理的,作出一审有罪判决的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为本案赔偿义务机关。

2.10万元在扣押期间的利息是否属于国家赔偿范围

《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国家赔偿以支付赔偿金为主要方式。能够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的,予以返还财产或者恢复原状。《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对具体的赔偿方式做了进一步明确的规定:“(一)处罚款、罚金、追缴、没收财产或者违法征收、征用财产的,返还财产;(二)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解除对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造成财产损坏或者灭失的,依照本条第三项、第四项的规定赔偿;(三)应当返还的财产损坏的,能够恢复原状的恢复原状,不能恢复原状的,按照损害程度给付相应的赔偿金;(四)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五)财产已经拍卖或者变卖的,给付拍卖或者变卖所得的价款;变卖的价款明显低于财产价值的,应当支付相应的赔偿金;(六)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的,赔偿停产停业期间必要的经常性费用开支;(七)返还执行的罚款或者罚金、追缴或者没收的金钱,解除冻结的存款或者汇款的,应当支付银行同期存款利息;(八)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根据该条的规定,对财产造成损害的,应赔偿直接损失。

财物在扣押期间所产生的利息是否属于国家赔偿范围,有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刑事诉讼法规定了法院对随案移送的财物及孳息仅负有妥善保管及返还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刑诉法解释》)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被告人财物及其孳息,应当妥善保管,并制作清单,附卷备查;对人民检察院随案移送的被告人财物及其孳息,应当根据清单核查后妥善保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或者自行处理。第三款规定,扣押货币、有价证券,应当登记并写明货币、有价证券的名称、数额、面额等,货币应当存入银行专门账户,并登记银行存款凭证的名称、内容。《刑诉法解释》第三百六十七条规定,随案移送的或者人民法院查封、扣押的财物及其孳息,由第一审人民法院在判决生效后负责处理。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本院应对检察院移送的被扣押的10万元尽到妥善保管及退还的责任。而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在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时对移送的10万元案款履行了登记、存入的手续。在孙德普一案判决生效后,也将被扣押的10万元返还给了被扣押人。国家赔偿法对扣押财产以返还原物为原则,在原物灭失的情况下给付补偿金。《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七)项规定了应当给付利息的三种情形:(1)返还执行的罚款或者汇款;(2)返还追缴或者没收的金钱;(3)解除冻结的存款或者汇款。本案不属于应给付利息的情形。

第二种观点认为,虽然由检察机关采取了扣押措施,但是在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后,法院接收了检察院移送的10万元,并在原一审判决中写明发还招商局,即原一审判决对该10万元扣押款进行了实体处理。原一审刑事判决被撤销,孙德普被改判无罪,扣押的10万元被重审改判发还德盟宁安公司。从扣押到发还的五年多时间中,德盟宁安不能占有使用该笔10万元,给其造成损失。本案中赔偿请求人主张的利息损失符合国家赔偿法的有关规定,故10万元扣押期间的利息属于国家赔偿范围。

理赔小组决定意见:从检察机关扣押到法院将案款发还经过了的五年多时间,在此期间德盟宁安公司不能占有、使用该10万元,给该公司造成了实际损失。应由法院赔偿德盟宁安公司在财产被扣押期间的利息损失。但是德盟宁安公司主张的扣押期间的银行贷款利息没有法律依据,应当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第(七)项的规定支付德盟宁安公司银行同期存款利息。

3.10万元被扣押期间的利息计算问题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应当赔偿10万元扣押期间的存款利息,但是涉及利息计算的两个问题:一是扣押期间利息的起算点问题,二是采用何种银行存款利息率问题。

应以哪个日期作为利息起算点?目前尚没有法律对解除扣押的合理期限进行明确规定。《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利害关系人对于司法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应当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不解除的,有权向该机关申诉或者控告。即,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利害关系人对于不及时解除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司法机关,享有提出申诉或者控告的权利。但是关于给付利息的起算点如何确定尚未明确。利息应当从何时开始计算,有三种观点:(1)从扣押当日开始计算。(2)从判决书生效之日开始计算。(3)从法院接收随案移送的案款开始计算。

理赔小组认为,如果过将计算利息期间划分为检察院扣押期间和法院扣押期间,则导致了赔偿请求人多头请求的状况,与《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和维护赔偿请求人合法利益的精神相违背。虽然扣押行为并非法院作出,但是法院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应该对违法扣押当事人财物的整个期间承担赔偿义务。因此,应由法院赔偿从2007年10月16日至2013年4月9日整个扣押期间的银行存款利息。

应当采用何种利息率计算扣押期间的利息?银行存款利息分为活期存款利息和定期存款利息,即使定期存款也存在存款期限不同适用不同存款利息率的情形。应采用何种存款利息率计算扣押期间的利息,国家赔偿法没有进行明确规定,而国家赔偿法的司法解释也尚未出台。

理赔小组认为,赔偿请求人对扣押期限无法预知,被扣押的10万元不受德盟宁安公司意志支配,该笔款项不具有流动性,扣押时间越长,所产生的利息也越高。因此应当按照扣押期间较高的银行存款利息率计算。

理赔小组决定意见:由法院赔偿德盟宁安公司自2007年10月16日至2013年4月9日的银行存款利息,利息率按照五年期银行定期存款计算,不足五年部分仍按照该利息率进行折算。

1.国家赔偿决定书字号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2013)顺法赔字第4号

2.案由 :刑事违法查封、扣押、冻结、追缴赔偿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北京德盟宁安物流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理赔小组成员:审判员:王生;助理审判员:刘必钰韩璐

6.审结时间

2013年12月20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4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