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英姿等请求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刑事赔偿案

法官观点

1.罗湘宁、范英姿申请国家赔偿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人民法院能否受理?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于1996年11月19日以被告人范英姿、罗湘宁犯欺骗他人吸食毒品罪,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997年2月28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作了(1996)雨刑初字第134号刑事判决,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范英姿、罗湘宁合谋在“水煮活鱼”中掺用罂粟壳熬制的汤汁,而后提供给顾客食用的事实,因证据不足,不能认定,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范英姿、罗湘宁无罪。同年3月7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确有错误为由,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3月15口,罗湘宁亦以原判认定事实部分失实为由提起上诉,6月12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撤回抗诉,6月13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1997)长中刑终字第73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程序的暂行规定》第三条第(一)项,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1996)雨刑初字第134号刑事判决书即为致害行为违法性确认书。

1997年10月4日,范英姿、罗湘宁长沙市向雨花区人民检察院提出赔偿申请后,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于1997年11月21日作出长雨检不赔字(1997)第01号不予刑事赔偿决定,认为:范英姿、罗湘宁“欺骗他人吸食毒品”一案,第一,属疑罪不判,不予赔偿;第二,范英姿、罗湘宁明显有过错;第三,范英姿、罗湘宁在公安局中前后多次作了有罪供述。遂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之规定,决定不承担赔偿责任。范英姿、罗湘宁于1997年11月26日收到上述不予赔偿决定书后不服,于1997年12月26日向长沙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复议,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在法定期间内(两个月)未作出复议决定,范英姿、罗湘宁于1998年3月23日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查,认为罗湘宁、范英姿申请国家赔偿符合《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三)项之规定,应予立案受理。

2.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是否具备法定免责事由?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之规定,以此案属“疑罪不判”、“范英姿、罗湘宁明显有过错”、“范英姿、罗湘宁在公安局中前后多次作了有罪供述”为由,作出不赔决定,是不符合《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规定的,适用《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一)项免责条件必须是“因公民自己故意作虚伪供述,或者伪造其他有罪证据被羁押或者被判处刑罚的”。本案中范英姿、罗湘宁在侦查阶段前后作了大量有罪供述,从毒品来源,到毒品使用方法、数量,未使用完毕毒品的去向等,在审判阶段则全面翻供,称前供述系在郊区公安分局威逼、诱迫下所作。不论范、罗两人所言是否属实,要认定范、罗“故意”作虚假供述是没有理由的,更重要的是范、罗被羁押并非因其作了虚伪供述。范英姿最初被收审后,没有承认自己在“水煮活鱼”中掺放罂粟壳欺骗食客食用;9月28日第一次取保候审回家后范四处申诉,再次为自己作无罪辩解。而范、罗两人被逮捕,最主要的“证据”是湖南医大法医学教研室先后两次对“活鱼堂”餐馆取样检验后得出的“检材中检出罂粟壳(海洛因)成分”的鉴定结论(法物检(1995)第201号及205号法医检验报告),而根据长沙市公、检、法、司长公刑(1992)号通知,省公、检、法湘高法发(1993)43号文件以及长沙市公安局长公发(1995)12号文件规定:“各单位查获的毒品一律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进行鉴定”,“凡不是政法机关法医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书只作参考,均不能作为诉讼的证据”,“凡属公安管辖的案件需要进行技术鉴定的,一律由公安技术部门进行鉴定。确因需要聘请非公安机关的专业人员进行鉴定的,必须由县以上的公安技术部门提出申请,经主管领导审批后方可进行,凡违反上述鉴定程序规定而作出的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在此案关键证据存在疑义的情况下,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仍作出批捕决定,是不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逮捕条件规定的,主观上亦毫无疑问存在过错;其所谓“疑罪不判”、“范英姿、罗湘宁明显有过错”、“范英姿、罗湘宁在公安局中前后多次作了有罪供述”均不是法定免责事由,不能免除其对范、罗二人无罪被羁押的赔偿责任。

3.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只应赔偿罗湘宁、范英姿被关押期间的工资损失。

范英姿要求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赔偿因其被关押而给餐馆造成的经济损失,但因其餐馆系被雨花区公安局查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并未对其财产直接实施侵害,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范英姿此项请求不应支持。罗湘宁称其健康受损,要求赔偿,但无材料证实被请求的赔偿义务机关实施了《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四)项规定之行为,不予支持。罗湘宁、范英姿要求赔偿义务机关以物质方式对两人进行精神损害赔偿亦无法律依据;要求为其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虽然《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有规定,但此项规定并非赔偿范围及赔偿的规定,赔偿委员会可不作决定。

1.决定书字号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长中法委赔字第2号

2.案由 :请求检察机关国家赔偿案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范英姿,女,32岁,长沙大厦会计,住长沙市五一新村市交警队宿舍1栋101房。

赔偿请求人:罗湘宁,男,35岁,长沙市交警支队干警,住址同上。

赔偿义务机关: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

法定代表人:张惠,检察长。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赔偿委员会组成人员:唐吉凯徐正云吴飞跃邹剑钧王均全

6.审结时间

1998年6月25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9年经济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