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忠诉新疆石河子市公安局错误刑事拘留并违法扣押申请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1.本案是涉及人身自由权和侵犯财产合法所有权两个方面的赔偿问题。对限制人身自由的确认,石河子市公安局在2001年12月18日石市公(2001)确认字第5号“石河子市公安局致害行为违法性确认书”只认定申请人李文忠诈骗犯罪的证据不充分,从而确认“石河子市公安局对申请人的刑事拘留属错误拘留”。并决定承担赔偿责任。但对财产造成的侵害却只字未提。按照目前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的程序规定,进入国家赔偿程序的案件必须先经过违法确认,赔偿案件未经违法确认,就无法进入赔偿程序。对于赔偿义务机关故意规避赔偿义务,对应该先行确认的案件拒绝确认或无限期拖延,其实质就是要把赔偿请求人拒之于赔偿大门之外。对目前存在的这种现象,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理解和做法,一种是直接推定为违法。公安机关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或人民法院宣告无罪的刑事判决,是对人身自由侵权的确认依据,在限制人身自由的同时,对财产实施查封、扣押、追缴的,由于案件已被撤销或宣告无罪,客观上使对财产权所实施的措施失去了依据,应推定公安机关对李文忠财产权实施侵害的行为违法。另一种理解和做法则是必须坚持对扣押财产行为作出确认,未经确认不得进入赔偿程序。本案复议机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从事实、程序两个方面严格审查,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审查后认为:此案从受理、立案、侦查、采取强制措施到扣押、发还物品的理由均是李文忠涉嫌诈骗曾杏仙6万元,但是案卷材料中除有曾杏仙的报案材料和询问笔录以及李文忠的询问笔录外(李文忠向石河子市公安局和公安厅申诉时对其1999年2月16日、3月8日、3月13日所作询问笔录以刑讯逼供为由予以否认)。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够印证李文忠诈骗曾杏仙6万元的犯罪事实。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依据,案卷材料反映石河子市公安局在对曾杏仙报案材料没有查证属实的情况下,在没有查实曾杏仙所控事实是否发生、是否是李文忠所为的情形下,凭借曾杏仙的口述之词,主观推定李文忠有诈骗曾杏仙6万元的犯罪事实而采取刑事拘留当属对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错误拘留的情形。而不是“证据不充分”的问题。石河子市公安局对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李文忠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并扣押其财产发还曾杏仙的行为符合《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的“对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错误拘留的”情形和第十六条第(一)项规定的“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等措施的”情形,应当予以确认和赔偿。复议机关的确认,使赔偿委员会受理案件具有法律依据,亦为审理提供了证据。

2.本案赔偿数额的确定问题。本案的赔偿数额赔偿委员会审理时作了部分变更。一是赔偿义务机关和复议机关在对人身自由赔偿金的标准掌握不当,赔偿义务机关石河子市公安局对李文忠限制人身自由的赔偿,适用了限制人身自由发生时的上年度1998年的赔偿标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几个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赔偿法第二十六条关于‘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中规定的上年度,应为赔偿义务机关、复议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赔偿决定时的上年度;复议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维持原赔偿决定的,按作出原赔偿决定时的上年度执行”的规定,赔偿义务机关依照限制人身自由时的上年度的赔偿标准进行赔偿显然是错误的,对此,复议机关依法作了纠正。但复议机关仅写明按2001年度国家职工日平均工资为标准计算(复议决定作出时尚未公布2001年度标准)。没有具体赔偿数额就会使决定难以执行。赔偿委员会在维持复议机关2001年度标准赔偿的前提下,具体写明了赔偿数额,就更加便利了赔偿决定的执行。二是对夏利车发还后公安机关不能返还财产的赔偿数额如何确定。在赔偿请求人提供该车63 000元购车发票、石河子市价格事务所作价47 000元和马献平证明其购车款为53 000元三种不同价值的情况下,赔偿委员会按照《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八条第(五)项:“财产已经拍卖的,给付拍卖所得价款”的规定,认真进行分析:(1)李文忠提供63 000元购车票据证明了车辆购买时的真实价格,但该车从购买到公安局刑警大队扣押,李文忠已实际使用了一年之久,按照车辆折旧的规定,一般车辆年折旧约在1万元,故应该在购买价的基础上减去折旧部分;(2)石河子价格事务所作价为47 000元,该作价受公安机关委托,故作价时按涉案物品对待,一般低于原价值,且剥夺了李文忠的申请复议权,该作价不宜作为赔偿依据;(3)马献平在曾杏仙取得车辆又转卖时用53 000元购买该车辆,虽然不是通过拍卖程序取得,但亦是与竞价相似的手段取得车辆,基本符合竞价拍卖的特征,且该车购置价与李文忠车辆购置价折旧后的价格接近。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赔偿委员会决定依马献平购买该车时的价格进行赔偿是正确的。对李文忠提出车辆营运损失,因该车不是经有权机关批准的营运车辆,不存在造成停运损失补偿,对该请求不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

1.赔偿决定书字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02)新高法委赔字第4号

2.案由 :刑事拘留、违法扣押赔偿案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李文忠,男,34岁,汉族,下岗工人。

赔偿义务机关:石河子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王绍明,局长。

复议机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

法定代表人:张秀明,厅长。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6.审结时间

2002年12月1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3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