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市月塘乡人民政府诉王长有、成久槽企业承包合同纠纷案

法官观点

近年来,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开展,乡镇企业异军突起,成为我国经济成份中一支不可忽视的有生力量。乡镇企业承包是在改革大潮中出现的新型法律关系,审理好乡镇企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关系到保护国家、集体和公民个人的合法权益,关系到经济审判为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提供有效服务的问题。

1.仪征市月塘乡工业公司系乡政府下属的一个职能部门,不具有法人资格,仅对全乡的乡村企业起督促、指导、协调的作用。1989年4月1日,该公司未经原告授权即以自己的名义与被告王长有签订了承包合同,随后又同意被告将承包轮窑厂的全部项目转包给第三人成久槽。仪征市月塘乡工业公司无权代理,所进行的上述民事法律行为显属无效。嗣后,原告知道此事并未提出异议,并收取了被告(实际为第三人)按约上交的承包金,默认了该承包合同和口头转包协议的履行。1990年8月6日,被告王长有与第三人成久槽补签了转包合同,原告亦派员到场作了见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具体适用〈经济合同法〉的若干问题的解答》中指出:“合同签订人未持委托单位出具的任何授权委托证明签订合同的,如果委托单位未予盖章,合同不能成立,责任由签订人自负;如果委托单位已开始履行,应视为对合同签订人的行为已予追认,因而对该项合同应当承担责任,需要继续履行的应当补办盖章等手续”。故仪征市人民法院认为原告下属的工业公司与被告王长有签订的承包合同及被告王长有与第三人成久槽签订的转包合同均有效,是有法律依据的。

2.在各具特点的经济纠纷形成和复杂的诉讼关系中,正确确定经济纠纷案件的诉讼主体是非常重要的,经济纠纷案件的诉讼主体是参加经济法律关系主体在诉讼中的再现,本案中的实际发包方为仪征市月塘乡人民政府,承包方主为王长有,转包合同的承包方为成久槽。承包合同的承包人将自己承包项目的部分或全部以一定的条件发包给第三者的,并未改变原承包合同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如因承包合同发生纠纷成诉时,应将原发包方和承包方列为诉讼当事人。案件的处理结果与转包合同的承包方有利害关系时,可将其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案的诉讼主体系在理顺法律关系后所确立,因而是正确的。

3.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第三人成久槽提出在1991年5至7月份经营期间遇有洪涝灾害,应免除其1991年度应上交的承包金。仪征市人民法院考虑到第三人成久槽在1991年的承包经营中,确因洪涝灾害受到一些损失,但企业的亏损主要是其经营不善所致,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由于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力的外因,致使合同不能履行或不能完全履行的,可以全部或部分免除承包人的责任”的规定,酌情免除了第三人成久槽上交承包金1.5万元。此外,本案在分清当事人的责任、资产清算、实体处理等方面亦无不当之处,于法有据,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唯一不足之处,在于判决书中认定承包合同和转包合同均有效时,未阐述认定依据和理由,如略加概述,判案理由部分则更加充分,整个判决书的内容亦更为完备。

4.本案宣判后,原、被告及第三人三方均未提出上诉。仪征市人民法院又针对审理本案过程中,发现原告以下属企业承包中所存在的政企不分的问题,及时向原告提出司法建议。原告仪征市月塘乡人民政府对该建议非常重视,立即加以改进,由原来乡政府或企业的主管部门作为发包方的这一做法,变为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并由企业实行内部承包,从而既免除了乡政府经常为企业的债权、债务而对簿公堂的现象,又增强了全乡乡办企业经营上活力,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1.判决书字号

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1992)仪经字第21号

2.案由 :乡镇企业承包合同纠纷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仪征市月塘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吴士海,乡长。

委托代理人:李永江,仪征市月塘乡工业公司副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子勇,仪征市月塘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王长有,仪征市月塘乡曹集村农民,系仪征市月塘轮窑厂承包人。

第三人:成久槽,江苏省六合县东沟镇金塘村农民,系仪征市月塘轮窑厂转承包人。

委托代理人:高德华,安徽省肥东县古城轮窑厂副厂长。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浩生;代理审判员:李成明陈伟龙

6.审结时间

1992年9月7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中国高级法官培训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3年综合本)[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4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