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炳坤诉连平县公安局行政赔偿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起行政赔偿案,是一起因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公民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的案件。被告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对原告造成的损失应予赔偿。《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根据这一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单独提出赔偿请求的,必须以有权机关确认侵权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为前提条件,未经确认违法的不能单独请求赔偿。所谓行政赔偿,是指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在执行职务的过程中,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国家所应承担的赔偿责任。行政赔偿的范围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国家承担赔偿责任的行为范围;二是承担赔偿责任的侵权损害范围。行政侵权损害与民事损害一样,依损害内容分为财产损害和非财产损害。而依据损害的性质可以分为积极损害和消极损害,消极损害又包括可得利益损害与预期利益损害两类。我国对此尚无明确规定,实践做法也不一,理论上还存在一些争议。但总的方向是,不过分增加国家财政负担,充分全面保护受害人权益。所谓财产损害,是指因侵权事实的发生而导致的具有财产形态的价值减少或利益的丧失。物的损害,指毁损及消失所丧失和减少的价值。而对间接损失和预期利益,一般不予赔偿。实际利益和可得利益损失包括财产的部分或全部丧失,财产外部变形、数量减少导致的价值降低或失去价值,财产的变质、破损、导致其价值降低或失去价值;可得利益的丧失,如失去原本可取得的利息、利润,或其他收入等。行政侵权赔偿的范围应限于直接损害和将来必然获得的利益。行政诉讼中的侵权赔偿责任,一般以赔偿受害人的实际损失为限,不赔偿可得利益的损失,这是行政赔偿区别于民事赔偿的一个主要内容。所失利益赔偿是现代社会侵权损害救济的必然趋势。在行政诉讼中,由于直接损失往往伴随着间接损失,可得利益损失十分普遍,不仅表现在财产损害中,而且更多地表现在能力和资格损害中,在吊销证照、责令停业、查封、冻结扣押财物等行政侵权行为中,所受损害与所失利益往往是相生相伴的。如果仅赔偿所受损害而置所失利益于不顾,显然是难以弥补受害人损失的,于理不公。赔偿的方式和范围,《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八条第(一)项规定:“处罚款、罚金、追缴、没收财产或者违反国家规定征收财物、摊派费用的,返还财产”;第(四)项规定:“应当返还的财产灭失的,给付相应的赔偿金”;第(七)项规定:“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上述规定,对赔偿的方式和范围作了限制,国家只赔偿受害人的直接损失。本案中,原告与被告对行政违法没有争议,只是对损失及物品是否灭失、应否赔偿各持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有权提供不予赔偿或者减少赔偿数额方面的证据”。可见,在行政赔偿诉讼中,是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这是因为赔偿诉讼的特点所决定的,与民事诉讼赔偿所遵循的原则没有区别。由于被告既没有通知原告到场,也没有对查封房屋内的物品进行清点登记,即进行查封,被告对房屋内的物品一无所知。而在解封时,根据双方提供的录像带,从被翻乱的现场看,确实有人在查封期间入屋行窃。这就使得屋内的物品(如字画、花瓶、彩碗等)是否存放或灭失应无法确定。由于法官永远是在当事人之间的争议发生之后,来了解事实的真相。这就决定了法官思维是一种逆向思维,他对争议的事实只能是一种间接的认识。在诉讼中,由于诉讼权益的根本对立,双方当事人针对同一事实,往往都是从有利于自己的角度提供证据,对于那些于己不利的证据尽可能不提或故意隐去。这些都会给法官决定证据的取舍进而判断其证明力造成困难,而法官又不得以无从发现证据为由拒绝裁判。本案中,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原告有将字画、花瓶、彩碗放置被查封的房屋内;另一种可能是原告根本就没有字画、花瓶、彩碗这些物品。有与没有,都源于被告在查封时未对房屋物品进行登记而无法查清。于是,原告需要举证证明两个事实,一是原告是否持有这些物品并存放在查封的房屋内;二是这些物品的价值是多少。此证明对原告来说似乎有些苛刻,但因举证不能而承担败诉的结果是诉讼的基本体现。原告对上述两个事实均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来证实。在追求“法律真实”、结合国家只赔偿直接损失的原则下,法院对原告主张赔偿其字画、花瓶、彩碗的请求予以驳回,而对原告主张的直接损失7 397元予以支持。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礼道歉,由于被告未对原告的人身自由加以限制,原告要求不符合《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法院也驳回了该请求。综观全案,法院判决是正确的,既保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又维护和监督了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体现了行政诉讼的双重目的。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广东省河源市连平县人民法院(2005)连行初字第4号

二审判决书 :广东省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河行终字第6号

2.案由 :行政赔偿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翟炳坤,男,汉族,个体户。

委托代理人:徐力,男,汉族。

被告(被上诉人):广东省河源市连平县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肖戈,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严云山,该局法制股教导员。

委托代理人:黎春华广东国信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广东省河源市连平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廖河清;审判员:赖东娣吴志英

二审法院:广东省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谢建生;审判员:周海辉李伟亮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6年4月25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6年7月25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7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