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运广东湛江储运公司诉上海金海船务贸易有限公司船舶触碰码头损害赔偿案

(引航员过错、不可抗力)

法官观点

1.引航员过错的责任承担

引航员在引领船舶中的过失导致船舶碰撞或触碰,其损害赔偿责任应由引航员及其派遣单位承担,抑或由船舶所有人承担

?这是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之一。

引航是指持有引航员证书或被委派从事这一工作的人,在规定或约定的航区或航段内,指导和引领船舶安全航行、靠离码头、通过船闸或其他限定水域的行为。引航有强制性引航和服务性引航之分。所谓强制性引航,顾名思义,即强制对船舶实施引领,而不论船舶是否同意或是否主动提出了申请。出于维护国家主权和保障航行安全的考虑,各囯普遍对外籍船舶实施强制引航。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关于“外国籍船舶进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港口或者在港内航行、移泊以及靠离港外系泊点、装卸站等,必须由主管机关指派引航员引航”的规定,即是强制性引航。所谓服务性引航,是指根据船方的申请进行的引航,没有引航区域、距离和地段的限制,引航员在双方约定的地点开始和结束引航工作。

无论强制性引航还是服务性引航,引航员均负有引领和指挥船舶安全航行的权利和义务,但引航员不享有独立指挥船舶的权力,引航员指令只有经船长确认才有效,即引航员通过船长指挥和驾驶船舶。引航员在船,并不解除船长管理和驾驶船舶的责任。通常情况下,船长应服从引航员的决定,船长为了航行安全,可以提出合理建议与要求,当引航员错误决定可能导致严重危险局面时,如引航员违反《船舶避碰规则》引领船舶时,船长可以推翻引航员的决定,并采取正确行动以避免危险局面的发生。

引航员和船长同属船舶所有人的雇佣人员,引航员在执行引航职务期间,处于受雇人的地位,因此,引航员在引领船舶过程中的过失导致的损害,由雇主即船舶所有人承担赔偿责任。这一认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劳务派遣期间,被派遣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派遣的用工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劳务派遣单位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本案船舶触碰码头是由于引航员过错所致,一、二审法院均判决由船方金海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是完全正确的。

2.2008年中国南方雪灾对本案审判的影响

2008年2月,中国南方出现大范围的降温、降雪、冻雨等恶劣天气。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使铁路、公路货物运输紧张,春运客流受阻,对中国经济造成短期的重大冲击。专家估计,这场暴风雪拉低了一季度GDP增速0.5个百分点,推高CPI涨幅0.3个百分点。

该雪灾是否属于不可抗力,或者说是否应该对案件的审判产生影响

,这是本案争议的另一个焦点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一般而言,不可抗力的原因有二,即自然原因,如洪水、地震、海啸、暴风雪等人类无法控制的自然力量所引起的灾害;二是社会原因,如战争、罢工、政府禁令等引起的事故。不可抗力的不可预见性即偶然性,决定了我们不可能穷尽它的全部外延,不可能列举出人类和自然界能够称之为不可抗力的种种偶然事件。另外,同一种自然灾害对不同的权利主体可能有不同的法律属性,如台风对于船舶而言,因可以较为准确地预报台风线路、强度等,船舶的可运动性决定了可以提前采取措施抗击台风甚至避开台风,因而相对于船舶来说,台风一般不认为是不可抗力。而对于港口固定设施、沿海农作物等,超过一定强度的台风则可能被认定为不可抗力。

2008年的南方雪灾对交通运输造成重大影响,而原告码头主要经营进出口货物的装卸、堆存、转运等业务,雪灾对其码头作业的影响是明显的。关键问题在于,南方雪灾对于码头作业的影响是否符合不可抗力的三个条件,即是否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这场雪灾突如其来,气象部门、交通运输部门甚至政府有关部门均无法预见,也是人力所不能避免和克服,对原告码头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货物不能正常运抵码头,其装卸、堆存等业务非正常地萎缩。因此,2008年的南方雪灾,对原告而言构成法律上的不可抗力。

通说认为,不可抗力条款系法定的免责条款,不论是否在合同中加以约定,当发生不可抗力事件时,有关当事人均可以援用不可抗力的规定免责。然而,本案并不存在因2008年雪灾而免责的情况,只存在有关净盈利的计算是否可以调整相应基准月份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和触碰案件财产损害赔偿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设施使用的收益损失,以实际减少的净收益,即按停止使用前3个月的平均净盈利计算”。金海公司在上诉状中认为,该规定并未赋予法院可以根据天气、交通情况调整计算平均净盈利基准月份的权利。的确,该规定的字面含义并没有关于法官可视天气等情况灵活掌握的“但书”式授权内容,然而,法官在具体案件审判中如何适用法律,并不是、也不能仅仅局限于法条的字面含义,而必须洞悉和把握法条字面背后的立法本意。我们认为,对于上述规定,最高人民法院的立法本意,是尽可能追求一种正常商业周期下的净盈利水平,以体现设施使用的正常收益与损失。2008年2月的南方雪灾,对原告而言,既然已经构成法律上的不可抗力,使其码头业务非正常地萎缩,那么,以该月收支数额为基数计算净盈利,显然不能体现设施使用的正常收益与损失。因此,法院以雪灾前3个月平均净盈利计算收益损失,恰好符合上述司法解释的本意,体现了对实质公正的追求,避免了机械司法的不良后果。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广东省广州海事法院(2008)广海法初字第247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粤高法民四终字第52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船舶触碰码头损害赔偿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中囯外运广东湛江储运公司(以下简称储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海滨五路。

法定代表人:王滨,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一审):梁彪,该公司财务主管。

委托代理人(一、二审):周再元广东领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上海金海船务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海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湖北路。

法定代表人:李明昌,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一审):赵淑洲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一审):赵勇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二审):胡键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二审):关键,广东敬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广东省广州海事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倪学伟;审判员:文静;代理审判员:杨优升

二审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张艮开;代理审判员:王晶李云朝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9年12月15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0年11月24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1年商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