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中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诉合肥强强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合同性质争议 买卖合同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法官观点

本案双方对合同性质各执一词,各自均主张应依据于己有利的条款。在本案审理中法院通过对争议条款与合同文本的互动解释、合同文本与相关合同行为的互动解释、拟裁判结果与合同基本价值的互动解释,力图将争议事实置于较为完整的合同情境中,以获取较为全面的意义,同时加以合同价值判断,以确保正面的社会导向。

1.争议条款与合同文本的互动解释

合同是由数个条款组成的统一体,条款的各自含义及相互之间的关联关系构成合同的整体意义。争议条款是合同解释的重点,但不能是合同解释的唯一对象。需要将对部分的理解置于对整体的理解中,同样对整体的理解又依赖于对部分的理解。在解释并确定争议条款含义时,必须将其置于整体合同文本中进行分析把握,否则即会陷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误区,难免使理解孤立而偏离本来之义。

理解需要依循规则进行,具有法律效力的审判解释更应如此。无论是对于单个条款的解释还是对于合同文本的解释,都需要严格契合法律思维,以法律概念、规则、构成要件等为路径指引,并最终得出具备实质法律意义的解释结论,而不能是无法律论证过程的简单的结论,否则会因缺乏牢固的根基而难以立足。就本案而言,首先,是对当事人各自主张的利己条款进行梳理分类,分别按其主张的合同性质(买卖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判断各类条款是否属于该类合同的要件。经分析,双方分别主张的条款都具有相对应主张的性质,涉案合同的文本意思存在直接矛盾,相应的合同性质也变得模糊。其次,对条款之间的效力作用进行分析比较,在此之前需作两个前提假设:一是不能轻易地认定一类条款的效力必然高于或低于另一类条款的效力,否则有违审判的中立与理性;二是对每一个条款都作常规意义上的同等效力的理解,这是对当事人意思表示的尊重。当然,条款的同等效力并不意味着效力无法比较,每一个条款在合同结构中的地位不同,所起的作用也不尽相同。基于对合同的成立、生效以及履行的影响力大小,合同条款有主要条款与非主要条款之分。本次审理也是以此为突破口,着重分析价款条款,以明晰合同义务实质指向为供货义务还是施工义务。经分析,施工费一栏被划去与约定施工义务二者是相反的,而等价有偿是市场交易现实,因此二者的效力可以作相互抵消。同时约定价款支付方式为货到付款,合同下方手写内容大致为三日内送货到现场,都符合买卖合同的性质。综上,通过对合同文本的分析,可以基本确认涉案合同为买卖合同较之于施工合同更具有优势。

2.合同文本与相关合同行为的互动解释

书面合同文本作为固定化文字,是当事人意思表示最核心、最正式的形式,是合同解释关注的重点,但其他表示形式对合同解释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从合同成立至履行,当事人的言语及行为贯穿始终,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在其间得以表现、反馈与认可,这些对合同文本的理解以及合同真意的确定,可以提供进一步的阐明或补充。尤其是既已发生并留有痕迹的行为,往往是合同文本真实含义的另一种形式的“释放”,可以更客观地反映当事人的真实意思指向。

当然,合同文本与相关合同行为的互动解释,必须做到有的放矢。首先,需要全面、细致地分析合同文本,对争议在文本范围内能够得到解释的空间及作出结论的合理性,作出初步判断。比如,对相关争议事项,通过合同文本解释,基本判断该项事实为基本确定(不怀疑)、尚难以确定(存在合理怀疑)、基本不确定(不相信)等情形中的哪一种。其次,紧密围绕争议事项,捕捉合同文本之外的关联信息,将该信息或行为表现与争议事项、合同文本进行整合分析,对基本确定的事实,判断是否存在进一步补强或者相反推论的情形;对尚难以确定的事实,判断是否存在或正或反的情形,以及二者相较的证明力大小;对基本不确定的事实,判断是否存在合同文本疏漏的且具有较强正向证明力的情形。再次,审查拟待定事实在整体合同情境中的合理性,重新回溯至上述分析对象,对争议核心、合同文本以及相关合同行为进行综合分析,判断拟待定事实是否具备较完整的证据链以及较合理的解释链,以确保定案事实具备扎实的认定基础。就本案而言,根据前述的文本解释分析,可以基本确定涉案合同为买卖合同,而文本之外的双方当事人的履行行为,则为更准确探究合同真意提供了有力凭据。在本案审理中正是此环节的分析,使得定案结论更具有客观性及说服力。经分析,在合肥强强科技公司仅供货未施工的情况下,如果合同约定价为货款,则安徽中擎建设公司的已付款项少于应付款项,与签字确认的尚欠货款相符;如果合同约定价为施工费,则按合同约定的应付款项应扣除施工费而仅为货款,若施工费以安徽中擎建设公司主张向他人支付的施工款计,则实际支付款项已超过应付款项,与常理不符,也与签字确认尚欠货款不符。同时,结合构件产品的制作过程及其施工安装的复杂程度,以及对产品价格组成的查明情况与当事人举证情况,进一步确定涉案合同应为买卖合同。综上,通过对合同文本与相关合同行为的综合分析,争议事实的真实全景逐步得到充分展现,单就事实认定而言,可以得出较有把握、不致有偏差的结论。

3.拟裁判结果与合同基本价值的互动解释

合同基本价值是合同法的灵魂,是合同案件审理的精神旨归,也是社会对合同行为及裁判结论评价的基本准则。在案件审理中,价值涉入的深度与强度,虽难以精确度量,但其确实融汇于每一位审判者的每一次思考与判断中,并实质影响着案件的最终走向。

在审理中,应坚持以合同价值作为辨明是非的起点与终点:一是树立案件是非必然能够得以辨明的信心,既然合同价值与案件争议都来源于生活,那么对案件的处理必然具有彰显正面价值的可能性,而这需要的是法律适用的技能与对案件的耐心;二是确立案件是非以是否符合合同价值为检验准则,合同价值是合同行为的自身规律与社会对合同行为评价准则的凝结,因此经由法院审理的合同案件的裁判结论也应当符合这一标准,而这需要的是对法律精神和对社会责任的坚守。简言之,法院向社会输入的裁判,应当是公平正义的。本案中,首先,是对当事人的争议进行细致、深入的分析,在事实认定方面得出基本准确的结论;其次,将该拟定结论可能的裁判结论(驳回诉讼请求),归置于合同基本价值下进行考量,推定拟裁判结果对当事人法律观与道德观的影响,以及对社会的示范效应。经分析,本案中当事人真实意思指向,既有合同文本分析基础,也有双方履行行为的客观凭证。安徽中擎建设公司的诉请明显不能成立,而且存在明显恶意,有违诚信原则,也抱有对诉讼的侥幸心态,对此应当予以严肃规制。综上,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既能够就案件自身情况进行较完整的论证,也符合合同法及社会的基本诚信要求,而且对是非的有力辨明也助于彰显法院与法律的权威。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2011)六金民二初字第1515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六民一终字第63号民事判决书

再审判决书 :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六民再终字第6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被申诉人):安徽中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中擎建设公司”),住所地:安徽省肥东县古城镇古城社区居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王广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立宏安徽智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被申诉人):合肥强强建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强强科技公司”,曾用名:合肥强强建设材料装饰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六安市解放北路朝阳公寓。

法定代表人:郭守淮,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克生安徽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抗诉机关:安徽省人民检察院。

4.审级 :再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汪俊;审判员:于月华何修胜

二审法院: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顾德明;审判员:朱晓青项军

再审法院: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敏;审判员:何国玲;代理审判员:张菊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1年12月15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2年4月6日

再审审结时间 :2014年9月29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