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故意伤害案

(主观故意)

法官观点

我国刑法通说是通过区分行为人的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来区分行为人的过错的。我国《刑法》第十四条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第十五条规定:“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的,是过失犯罪。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据此,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这种结果发生的,是直接故意;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但是放任这种结果发生,是间接故意;应该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是疏忽大意的过失;已经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这种结果发生的,是过于自信的过失。显然,立法者从发生可能性的大小对认识因素作出了排列,由高到低使用了“明知”“预见到”两个词汇。但事实上,刑法通说对行为人罪过的判断基础、意志因素的区分标准、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二者之中哪个起决定作用并未明确,容易导致司法实践中对“致人死亡”主观因素的判断出现偏差,从而直接影响定罪量刑,可操作性不强。

法律真实的理念认为口供是极不可靠的,有关“没有预见”的言词证据很可能不是其行为时的真实想法,只有行为反映出来的真实才能作为犯罪嫌疑人罪行的确定依据。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肯定都是有决意的,客观上也造成了被害人的死亡,其作案心态只能通过其所实施的行为致人死亡的可能性(或称概率)来判断,因此,应当重视行为的基础作用,行为人供述的主观心态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应当明确对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认识对意志因素起决定作用,对发生可能性的认识正依赖办案法官结合经验法则,作出合乎常理的心证。

一般而言,行为只有较低的致死可能性,被害人的死亡是介入了高盖然性的致死因素的情形,应当视为一般人应该了解,如果其未能了解,则属于应该预见而没有预见的疏忽大意的过失。若行为人已经了解介入因素的高度的致死可能性,依然不计后果铤而走险引入该介入因素,则应当视为其有利用该因素的故意,成立间接故意。具体到本案,行为人徐明在被害人戴友芳的住宅内对其实施人身侵害,致被害人戴友芳跳楼经抢救无效死亡,现有证据难以全面还原案发真相,行为人徐明的罪过形态只能通过其所实施的行为致被害人戴友芳伤亡的可能性来判断,因此,行为人徐明的事后认为其不具有伤害故意的辩解意见,不应当作为定案依据,应当重视行为人徐明实际行为的基础作用,判断行为人徐明是否存在故意伤害的罪过形态。行为人徐明对被害人戴友芳实施的危害行为都是在行为人徐明自由意志支配下进行的,并已对被害人戴友芳造成实际的伤害,行为人徐明主观上对被害人戴友芳伤亡结果的发生具有现实预见性。当被害人戴友芳强烈阻止行为人徐明再次进入房间时,行为人徐明可选择离开,或者保持克制,以缓解紧张气氛,避免严重后果。但是,行为人徐明手握利器,不顾一切破门而入,行为特别激烈,表明行为人徐明对自己正在实施的行为意志坚决。对本案犯罪起因、犯罪时空环境、犯罪手段以及行为人徐明对被害人戴友芳没有抢救的行为等多重因素进行综合分析,能合乎常理地得出结论:行为人徐明存有伤害被害人戴友芳的故意,致被害人戴友芳伤亡的可能性较大,成立故意伤害罪。行为人辩解其进入住宅对被害人戴友芳进行恐吓只是为了让被害人戴友芳说出分手原因,其不顾一切破门而入仅仅是为了阻止被害人戴友芳喊叫的意见,以及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戴友芳害怕私情暴露名誉受损而草率跳楼死亡的意见,显然无法令人信服。被害人戴友芳慌乱中感觉别无选择而跳楼逃生,情有可原,不可苛求其在生命面临重大威胁时仍能保持理性,其跳楼行为不中断行为人徐明的伤害行为与被害人戴友芳死亡间的因果关系。表面上看,被害人戴友芳的死亡不是被告人徐明持刀直接伤害造成的,而是被害人戴友芳跳楼造成的,但是并不能认为行为人徐明的伤害行为是被害人戴友芳死亡的间接原因,相反,是因为行为人徐明的一系列故意伤害行为造成了被害人戴友芳慌乱中跳楼致死的后果,从法律意义上讲,行为人徐明的一系列伤害行为正是被害人戴友芳死亡结果得以发生的内在支配因素,是造成被害人戴友芳死亡的直接原因。行为人徐明的行为当初只有较低的致死可能性,被害人戴友芳的死亡是被害人戴友芳跳楼因素导致的,应当视为行为人徐明应该了解该介入因素的高盖然性,如果行为人徐明未能了解,则属于应该预见而没有预见的疏忽大意的过失,成立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故意伤害罪当然包括故意伤害过程中因过失间接致人死亡的情形,不限于故意伤害直接致人轻伤、重伤和死亡的情形。若行为人徐明已经了解到被害人戴友芳即将跳楼,比如被害人戴友芳在与其对抗过程中明说自己要跳楼,行为人徐明依然不计后果铤而走险引入该介入因素,则应当视为行为人徐明有利用该因素的故意,就不属故意伤害过失致人死亡的情形,而是成立间接故意,罪名宜确定为故意杀人罪。

本案如果仅认为行为人徐明的行为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而不认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将会出现严重的罪责刑不相适应的局面,这显然既不符合法理,也不符合情理。

1.判决书字号

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2014)丹刑初字第73号

2.案由 :故意伤害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孙志龙。

被告人:徐明,男,1981年7月7日生,汉族,高中文化,农民,住江苏省丹阳市开发区。2013年8月23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巢永辉江苏维尔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钱东升;人民陪审员:刘建瑛刘健岁

6.审结时间

2014年4月22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第十四条 【故意犯罪】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

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