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运平等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

法官观点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客观方面表现为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情节严重的行为。本案行为人万运平为获取利益,非法接受他人委托,伪造两种注册商标标识且数量达6万件,情节严重,构成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没有异议。本案特别之处在于,其余三名行为人在本案中实施了裁切、黏合包装盒等加工行为,这种加工行为,能否认定为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对此,存在以下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根据《商标印制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制作商标标识的方式应包括印刷、印染、制版、刻字、织字、晒蚀、印铁、铸模、冲压、烫印、贴花等。本案中,行为人吴德全负责的是将印刷好商标标识的整版纸张裁切成一个一个独立的包装盒纸张,虽然不是上述制作商标标识所使用的方式之一,但由于原材料是整版纸张,多个商标标识印制于同一纸张上,尚未区分开来,行为人吴德全所起的作用就是使其区分开成为独立的商标标识,属于制作商标标识的一个环节,自此商标标识才具备独立性和功能用途。因此行为人吴德全的行为涉及商标侵权,属于伪造商标标识的一个环节。行为人黎龙然、林澄负责的是将吴德全裁切好的独立纸张对折,然后在连接处粘上胶水,虽然该行为不涉及对商标图案的制作,但却涉及对承载商标图案的物质实体的制作。因此,行为人黎龙然、林澄的行为也属于伪造商标标识的一个环节。行为人吴德全、黎龙然、林澄为获取收益,在行为人万运平的安排下分别完成了涉案化妆品包装盒的部分制作环节。所以,四名行为人均构成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

另一种观点认为,如果将裁切、黏合包装盒的行为也纳入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的范围的话,处罚范围太宽,不利于小微企业的经营发展,毕竟裁切、黏合业务的经营者不是印刷企业,需要对委托生产者的相关权利进行核查,可以认为本案中行为人吴德全、黎龙然、林澄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定是犯罪。

对此,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认为吴德全、黎龙然、林澄不构成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罪。

保护知识产权,保护人类智力成果,对于促进科学技术进步、文化繁荣和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作为一种知识产权的商标在商品交易过程中的作用日渐凸显,其“含金量”也日益增加。但在保护知识产权的过程中,也不能以偏概全,打击面过广,否则不利于中国小微企业的发展。因为很多中国小微企业、小作坊厂、小档口因为不具备专业知识,也不具有查验相关权利文书的能力和义务。在具体案件中,应从被告人的主观恶意、客观行为及危害后果方面综合考量。

1.从主观故意来看

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在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即明知是他人的注册商标标识而仍故意伪造,或明知违反注册商标标识印制委托合同的规定,仍然故意超量制造。过失不能构成本罪,如印制单位受意欲伪造或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人的欺骗、蒙蔽,不知是他人注册商标标识而印制的,不构成本罪。

本案行为人吴德全、黎龙然、林澄的文化程度均为初中,都是开小档口的,日常工作就是接受他人订单,裁切、黏合化妆品包装盒。本案中,吴德全受万运平委托,将印制好的整版包装盒裁切成独立的一个包装盒,黎龙然、林澄将独立的包装盒用胶水黏合好。《印刷业管理条例》规定印刷企业印制商标标识前必须查验商标证、商标权利人身份或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但行为人吴德全、黎龙然、林澄的档口仅仅是裁切、黏合包装盒,以上工序均没有审查商标标识授权的义务。此外,在庭审中,三行为人均辩称不认识资生堂的牌子,因为很多标识都是英文,直至公安机关抓获后,三人才知晓侵犯了他人的注册商标标识。由此可知,三行为人主观方面不是明知是他人的注册商标标识而故意伪造,不具备犯罪的主观故意。

2.从客观行为来看

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商标管理法规,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情节严重之行为。这里的“伪造”,是指未经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通过临摹、绘制、复印、翻拍、扫描及上述手段的结合等方法仿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擅自制造”则通常表现为与注册商标所有人委托加工合同期满后继续加工,或在合同期限内超越授权委托数量额外加工,或以不正当手段获取商标标识原版而私自进行印制他人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商标印制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制作商标标识的方式应包括印刷、印染、制版、刻字、织字、晒蚀、印铁、铸模、冲压、烫印、贴花等。

本案中,吴德全、黎龙然、林澄三人所实施的裁切、黏合化妆品包装盒的行为不属于“临摹、绘制、复印、翻拍、扫描”任何一种伪造方式,也不属于“印刷、印染、制版、刻字、织字、晒蚀、印铁、铸模、冲压、烫印、贴花”制作商标标识的方式。裁切、黏合包装盒等行为仅仅是为完成包装盒功能的加工行为,属于简单的事务性劳动,不宜将该加工行为认定为伪造、擅自制造非法注册商标标识行为。

3.从危害后果来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伪造、擅自制造两种注册商标标识以上,数量在5万件以上,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本案中被缴获的非法制作的“SHISEIDO”和“泊美”注册商标共计6万件,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但是具体到吴德全、黎龙然和林澄身上,吴德全裁切6万个包装盒,获利620元;黎龙然、林澄黏合6万个包装盒,获利480元,获利甚微,且该批伪造的含有注册商标标识的包装盒,尚未流入社会,未造成权利人的损失。因此,三行为人所造成的危害后果很小,经法律教育后,再犯案的可能性较小。

综上所述,行为人吴德全、黎龙然、林澄等三人,与行为人万运平各自独立,事前没有合谋,无共同犯罪故意,只是将印有商标标识的纸板分别进行裁切、黏贴加工,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且不符合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的客观方面,不认定为犯罪。

1.裁判书字号

一审裁定书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4)穗越法知刑初字第48号

一审判决书 :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4)穗越法知刑初字第48号

2.案由 :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乐芸。

被告人:万运平,男,汉族,1975年1月18日出生,出生地湖北省洪湖市,初中文化,业务员。2014年7月2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司保卫广东易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德全,男,汉族,1983年6月5日出生,出生地四川省合江县,初中文化,工人。2014年7月2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麦佳耀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施洁浩,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人:黎龙然,男,汉族,1988年9月3日出生,出生地广东省怀集县,初中文化,工人。2014年7月2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王庭根广东科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林澄,男,汉族,1982年2月16日出生,出生地广东省英德市,文化程度大专,小作坊经营者。2014年7月2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陈丹蓉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黄涛;人民陪审员:姚小琼区美琪

6.审结时间

2014年12月29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第二百一十五条 【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法律条文

此法律条文尚在收集中...

法律条文

此法律条文尚在收集中...

法律条文

第三条 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应当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二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  

(二)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两种以上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一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三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十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  

(二)伪造、擅自制造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两种以上注册商标标识数量在五万件以上,或者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