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物资储运重庆公司不服简阳市公安局扣押财产案

法官观点

1.被告扣押原告财产的行为不属刑事侦查措施,而是行政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在侦破刑事案件的过程中,根据案件侦破的需要固然有权扣押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工具及收缴赃款、赃物等,但在本案中,被告扣押原告财产的行为,却完全不具备刑事侦查措施的基本条件。首先,其扣押的对象,是与刑事案件无关的法人组织;其次,其扣押的财产,是该法人组织享有所有权的合法财产;第三,其扣押措施具有强制性;第四,其扣押财产的根据,是在认定该法人组织应向另一民事主体(受诈骗人)赔偿因受他人诈骗而遭受的损失的基础上,行使其行政执法权力,通过财产扣押这一行政强制措施,维护另一民事主体的经济利益。其扣押行为的实质,是运用其对社会经济秩序的行政管理职能,对法人组织之间的财产关系进行调整。

2.被告扣押原告财产的行为是不当行使行政管理权力的行为,是错误的具体行政行为。

首先,“赃款、赃物”为诈骗行为人非法骗取的特定财产。公安机关对赃款、赃物的追缴,应查明其去向并予扣押。本案中,原告通过民事执行程序接受350万元后,即用于清偿银行贷款及利息。因此,接受该款项的有关银行是该350万元的最终获得者。被告强行扣押原告的财产以对受诈骗人进行赔偿。被告的扣押行为,显然已经完全脱离了“追缴赃款”这一刑事侦查活动的范围。由于这一行政强制措施违背了法律规定,超越了行政执法的范围,构成对司法权力的非法干预(法人组织之间的经济赔偿关系应由人民法院依法裁判),故被告的扣押行为属错误的具体行政行为。

其次,被告的扣押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上的依据。公安机关采取刑事侦查强制措施,必须有立法上的明确授权,但《刑事诉讼法》及有关法律并未赋予公安机关在侦查活动中扣押犯罪嫌疑人的财产及赃款、赃物之外的第三人合法取得的财产的权力。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追缴赃款、赃物的有关司法解释,是对人民法院审理有关案件时确定的规则,也未赋予作为国家行政权力机关的公安机关在追缴赃款或行政管理活动中扣押第三人合法取得的财产的权力。因此,被告扣押原告财产的行为,构成其行政执法权力的违法行使。

1.判决书字号

四川省简阳市人民法院(1997)简行初字第30号

2.案由 :不服扣押财产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中国物资储运重庆公司。

法定代表人:庄轲,经理。

委托代理人:尹田重庆市学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唐涛,该公司干部。

被告:简阳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杨发洪,局长。

委托代理人:宁建刚内江市第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有权,该局法制科副科长。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四川省简阳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鲁昌健;审判员:陈仁君杨文莉

6.审结时间

1997年10月14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8年经济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