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妹诉邹先金案

(离婚、抚养)

法官观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有三个问题;

一是被告所应承担的抚养费数额如何确定;二是原告自出生至诉讼时的抚养费是否可由被告补偿;三是原告与被告亲子关系鉴定的相关费用如何承担

1.对于原告黄小妹出生这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法律事实的发生,原告法定代理人黄美花与被告邹先金不论主观上愿望如何,均因此行为产生抚养义务,原告黄小妹所诉要求被告支付抚养、教育费的请求应予支持。

但就具体数额而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的规定,应以抚养义务人的收入为依据,按一定的比例负担,具体为20%至30%。本案一、二审均认定被告2000年年收入为15768元,月平均1314元,故被告月抚养费支出应在262.8元至394.2元之间,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降低或提高上述比例。这在本案中受几个相关因素影响:(1)原告生母黄美花无职业;(2)原告生父邹先金系企业职工,收入相对不稳定;(3)邹先金已经成家并有一子,其妻无职业。在考虑黄小妹的抚养条件时,不应以牺牲邹先金婚生子的抚养条件为代价,而应两者兼顾,由被告负责保障黄小妹的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水平,由黄美花在维持生存的劳动中适当提高黄小妹的生活水平,同时又基本上维持邹先金婚生子的正常生活,这是在合法的基础上较为合理的处分。这并非在黄小妹与邹先金婚生子之间存在歧视和保护,而是一种公平处理方法,黄小妹的生存权不能受歧视,被告婚生子的生存权亦属无辜,故本案一、二审均判决被告每月支付原告抚养、教育费200元,是恰当的。

2.黄小妹在出生8年后才由其法定代理人提出诉讼,期间其抚养费用完全由黄美花承担,但就黄小妹而言,其受抚养、教育的权利并未遭受侵犯,不能再行向被告主张这8年的抚育费。

本案中关于被告应支付原告诉讼前8年的抚育费24300元的争议,实质上是原告法定代理人黄美花与被告邹先金之间的纠纷,反映了黄美花由于被告在8年间未对黄小妹尽到抚养义务,造成了黄美花损失,寻求被告予以赔偿的诉讼心态,笔者认为这可以构成一个诉因,但不能在以黄小妹为主体的诉讼中进行审理,而应另行由黄美花为原告对邹先金提出起诉。本案一、二审均认为黄小妹的这一主张不能支持,结论正确但理由不同,一审法院认为“原告要求补偿从出生开始至今的抚养费,因过错在于原告的法定代理人黄美花,生活费是适时实际所支付,起诉前的抚养、教育费已由其法定代理人承担,原告要求补偿理由不足,不予支持。”其论理中对于8年的抚育费被告未支付过错在于黄美花的意思表述超出本案所应审理的争议内容,形成了第三人对被告未向原告履行法定抚养义务负有责任的结论,属不当表述;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应支付其自出生至诉讼时的生活费24300元,因在诉讼前上诉人的法定代理人已实际支付了该笔费用,上诉人不得再主张权利。”排除了被告在诉讼中多次提出的“8年未抚育女儿过错在于原告法定代理人黄美花”这一原罪心理的干扰,规范地表述了原告的权利所应受到的限制,论理正确。

3.本案中,被告因长达8年不知有女儿的存在,突然成为抚育纠纷的被告,且其与黄美花曾经因黄美花所孕胎儿的问题在1993年的一起诉讼案中做过处理,其怀疑原告与其的血缘是有一定的理由的,而非为本质的诉讼设置障碍,这一点应予明确。本案中亲子鉴定的相关费用由谁承担成为了诉讼焦点之一,在处理上涉及以下几个问题:

(1)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举证责任的问题。黄小妹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法律设定给原告的举证责任,不能因其行为能力而有所不同,她所提出的诉讼应由法定代理人参加,在法律上讲,她就具有了举证能力。本案中直接决定诉讼结果的关键因素是原告与被告之间的父女血缘关系是否存在,在被告对此存在疑问的情况下,原告是有举证责任的,在诉讼中表现为原告一方应当首付鉴定的费用。事实上黄美花实际支付部分的鉴定费用的行为,也证明了原告一方的支付能力。

(2)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败诉程序责任问题。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败诉的情况下,是否要承担诉讼费用?笔者认为,不能因其无收入而不承担败诉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败诉的实体责任,由其法定代理人承担,这一规定虽未包括败诉的程序责任,但《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第十九条规定“案件受理费由败诉方承担”,并不排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败诉程序责任。综上,笔者认为本案中,原告是可以因败诉而承担诉讼费用的,包括鉴定费用在内。

(3)承担亲子鉴定费用的责任分配原则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中虽未明确规定鉴定费负担的原则,但因鉴定费用属诉讼费用,因此,鉴定费用也应适用“败诉方负担”的原则,但在本案中存在特殊情况。原告的诉讼请求有三个内容:诉讼前抚养费的补偿、今后的抚育费、相关诉讼费用(包括鉴定费用和其他诉讼开支),一、二审均未全部支持,而是支持了三个诉讼请求中最为根本的“要求被告支付原告抚养费”的请求,但在数额上也未全部支持。如何判断本案的胜、败诉情况?不论从诉讼请求的整体还是从某个诉讼请求来看,都只能说原告是部分胜诉、部分败诉。

综合以上三个问题的分析,我们能够得出如下结论:黄小妹因在诉讼中承担举证责任而首先支付了部分鉴定费用,有支付能力;黄小妹如在诉讼中败诉,应承担相应的诉讼费用;黄小妹在诉讼中部分败诉,应承担一部分的诉讼费和鉴定费用。因此,笔者认为,永安市人民法院对鉴定费用的处分是正确的,但存在的问题是没有把道理说清楚;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鉴定费用的处理进行了论理:“因被上诉人在一审答辩状中提出做亲子鉴定,经依法鉴定,上诉人确系被上诉人的女儿,且上诉人系需要他人抚养的未成年人,其无工资收入,故该笔费用可由被上诉人负担,对上诉人的该项请求予以支持。”这段表述为因果关系的论理实际运用的是三段论逻辑,小前提:被上诉人提出鉴定,结果其与上诉人是父女关系,且上诉人无收入,结论:鉴定费用可由被上诉人承担。可以分析出,在推导结论过程中少了一个思维环节——大前提:法律规定一方提出鉴定的,结果证实的是对方当事人的主张且对方无收入的,应由提出鉴定的一方承担鉴定费用,而正是大前提因无相关法律予以规定而不真实,直接导致结论错误,因此,笔者认为二审对鉴定费用的判决是错误的。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福建省永安市人民法院(2001)永法民初字第556号

二审判决书 :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三民终字第409号

2.案由 :抚养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黄小妹,女,1993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苍南县莒溪镇天井村。

法定代理人:黄美花,系原告之母。

诉讼代理人(一审):刘发钟,永安市丰滔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被上诉人):邹先金,男,1963年6月6日出生,汉族,永安市福泥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职工,住永安市曾岩尾新村4幢305室。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福建省永安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黄清河;审判员:陈开贤唐金珠

二审法院: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魏春喜;审判员:赵东闽;代理审判员:迟建文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1年9月19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1年12月5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