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程故意伤害、张耀窝藏案

(防卫过当)

法官观点

实践中对正当防卫的认定采取了较为严格的态度,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公民行使正当防卫权利的积极性。正当防卫认定难,固然与其构成要件有关,更主要的是司法实践中对“正当防卫”构成要件的认定缺乏明确的标准。

本案中,一、二审检察机关、一审人民法院都认为被害人崔辉等人的先前行为违法甚至涉嫌犯罪,但伤害发生之时崔辉等人只是想将谢程之妻拖出房间,其行为暴力程度尚未达到正当防卫所要求的必要性程度,所以可以认定崔辉等人之前非法侵入住宅的行为属被害人过错,但不应认定谢程的故意伤害行为构成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而二审法院则认为,谢程的行为构成防卫过当。理解好这一问题,需要厘清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的构成条件以及正当防卫情节与被害人过错情节两者间的关系。

1.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的构成条件

根据《刑法》第二十条规定,可以将正当防卫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一般正当防卫,一种是特殊正当防卫,后者对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所进行的防卫,不存在防卫过当的问题;前者是针对正在进行的其他不法侵害所进行的防卫,具有防卫限度因而存在防卫过当的问题。本案行为人谢程的行为只涉及一般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的认定,故只对一般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进行分析。

通说认为,一般正当防卫的构成条件有五:一是必须有现实存在的不法行为,该行为应同时具备不法性、侵害性、现实性;二是不法侵害行为必须正在进行,所谓不法侵害正在进行,是指侵害已经开始且尚未结束;三是必须具有防卫的意识,即有“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意识;四是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本人进行防卫;五是防卫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否则构成防卫过当。所谓正当防卫的必要性,指被害人的侵害行为应当具有进攻性、破坏性、紧迫性,采取防卫行为可以减轻或者避免法益侵害结果的发生。如对于假冒注册商标罪、重婚罪、贿赂罪等非暴力性犯罪,一般不宜进行正当防卫。

2.正当防卫(防卫过当)情节与被害人过错情节的关系

被害人过错是一种酌定从宽量刑情节,其规定散见于一些法律文件、司法政策之中,从1999年起,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在《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关于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等指导文件中指出,故意杀人案件中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的,一般不应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因被害人过错或者基于义愤引发的或者具有防卫因素的突发性犯罪,应该酌情从宽处理。被害人过错因素虽然对被告人的量刑具有重大影响,但如何在司法实践中加以认定缺乏一个明确的标准。结合近年来被害人过错案件的处理情况和相关研究,笔者认为认定刑事被害人过错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一是被害人有不当行为在先,其不当行为应当超出了社会的容认范围,一般应该达到违法的程度,但不一定具有进攻性、破坏性,如因被害人与被告人妻子长期通奸,被告人愤而伤害或杀害被害人的,可以认定被害人有过错;二是被害人的不当行为同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之间有紧密联系,在时间上前后相随,在性质上互为因果;三是被告人对矛盾的引发或激化没有责任,如果是被告人的先前行为造成了被害人的不当行为,则一般不认定被害人有过错。

从防卫因素构成要件与被害人过错因素认定条件的分析来看,两者的本质区别为:第一,被害人的不法行为是否具有防卫必要,即不法行为是否具有进攻性、破坏性、紧迫性;第二,行为发生时不法侵害是否正在进行和当事人有无防卫意识。如果当事人为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给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则构成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如果当事人是受到他人先前的、已经结束的不当行为的影响而实施犯罪,则有可能被认定为被害人过错。

3.行为人谢程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应该构成防卫过当

(1)崔辉等人的不法侵害行为具有进攻性、破坏性、紧迫性

崔辉等所谓的“拆迁人员”强行非法侵入谢程的住宅,对谢程的家人实施暴力行为欲将其所有的房屋进行强拆,侵犯了谢程及其家人的人身及财产安全,而且侵害行为一直延续。当民警到来之后,谢程的妻子阚凤利挣脱“拆迁人员”的束缚跑入家里一楼东侧房间,崔辉等人随即冲进房间欲将阚凤利拖出,双方发生拉扯,应该说,这种多人拉扯一人、强行拖出房间本身就是一种暴力行为,且崔辉等人将阚凤利拖出房屋的目的即是强拆房屋,也侵犯了谢程及其家人的财产利益。谢程为防止崔辉等人对其妻子实施暴力行为以及欲强行拆除其房屋的行为,持刀捅刺行为人崔辉。谢程的行为应当认定有防卫性质,但谢程在崔辉等人与其妻子拉扯过程中,直接持刀捅刺并致崔辉重伤,其防卫行为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并造成了重大损害后果。按照法律规定,应属防卫过当。

(2)案发之时不法侵害行为一直延续

正当防卫中所要求的不法行为正在进行,是指正当防卫时不法侵害已经进行或不法侵害的现实威胁已经十分明显、紧迫,其起止时间应以不法侵害人着手实施侵害行为始至不法侵害行为停止或已不可能继续侵害或威胁合法权益时止。本案中,故意伤害发生时,虽然民警已经到达现场并开始处警,但不能据此直接认定不法侵害已经结束或不法侵害的现实威胁并不紧迫,必须结合当时案发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案发当时,到达现场的民警只有三人(其中一人尚未进入谢程家中),而“拆迁人员”一方有十多人,谢程及其家人、现场群众也有多人,当时民警还不能完全控制局面,事实上,也正是在民警到达现场之后,崔辉等人仍冲进谢程家的屋内企图将阚凤利拖出来。所以崔辉等人的不法行为一直延续,没有终止。二审法院认定谢程构成防卫过当并予以改判是正确的。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江苏省镇江经济开发区法院(2013)镇经刑初字第71号

二审判决书 :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镇刑终字第11号

2.案由 :故意伤害、窝藏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江苏省镇江经济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邹成志。

被告人(上诉人):谢程,男,1980年11月3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工人,住江苏省镇江市镇江新区姚桥镇。2013年5月6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万大强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谢金元,系上诉人谢程的父亲。

被告人:张耀,男,1987年9月7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工人,住江苏省丹阳市埤城镇。2013年4月25日因本案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一审):高卫江苏博事达(镇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江苏省镇江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任荣兴;人民陪审员:王纪荣纪开元

二审法院: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张云;代理审判员:宋涛司马仲华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4年1月28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4年8月29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第二十条 【正当防卫】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