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晓建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东城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案

(交强险 退保 担责 行业规则)

法官观点

在民事法律行为中,对方当事人的身份或代理人的代理权限是首先要审查的内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五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的委托代理,可以用书面形式,也可以用口头形式。法律规定用书面形式的,应当用书面形式。第六十六条第四款规定,第三人知道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已终止还与行为人实施民事行为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第三人和行为人负连带责任。本案一审第一个争议焦点———保险公司主张投保人已退保是否成立,一审法院以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为复印件为由,先从形式要件上否决了保险公司的主张。其再根据证据的内容,分两个层面进行了论证:第一个层面就是行为人的身份审查。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中,仅有行为人的签名,却没有行为人的身份证明,也没有其得到授权的任何委托手续,即无法认可行为人有权代理投保人办理退保手续,行为人的行为为无权代理行为,所产生的对他人的损害后果应由保险公司和行为人共同连带承担。原告仅主张保险公司承担责任,保险公司应当承担责任。第二个层面就是行为合法性的审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除有被保险机动车被依法注销登记的、办理停驶的、经公安机关证实丢失的情形之外,投保人不得解除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而保险公司提交的退批手续中所载明的退保原因是买卖,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也不能认可。

合同相对性原则是审理合同类纠纷的基本原则,那么,交强险保险合同是否适用此原则,也就是本案的原告不是保单中的投保人,是否可以因为车辆转让、成为车辆所有人后而享有该保单的利益。一审法院从事故发生在投保期间,保险公司负有保险义务,以及原告取得车辆所有权并实际赔偿了受害人,理应取得保险利益两个方面进行说理。说理虽点到,但法理仍未阐述清楚。二审法院对此进行了补足。二审法院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适用原则,点明保险利益原则优先于合同相对性原则,并突出交强险强制性的社会属性,进而推导出被保险人或其许可的具有合法资格、承担赔偿责任的驾驶人员对保险标的均具有保险利益这一结论。丛晓建合法取得车辆所有权,并先行承担了赔偿义务,当然享有保单利益。这一阐释,法理更清晰,说理更透彻。

本案保险公司上诉的另一主要理由是,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交强险承保实务规程(2009版)》有被保险机动车被转卖、转让、赠送至车籍所在地以外的地方的,保险人可以接受投保人解除合同的申请的规定。二审法院根据该规程的另一个规定,以车辆受让人未重新办理交强险,并结合退保人身份不明,未采纳保险公司的上诉理由。笔者认为,如果能从保险行业协会的性质、其制定的相关规程的效力方面进行深入阐述,则指导意义则更强。

笔者认为,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仅仅是保险业的行业协会,不是国家立法机关,制定的规程不具有法律效力,仅对保险行业具有约束力。该规程就交强险退保的规定突破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不具有合法性。保险公司据此办理退保,也不具有合法性,故对退保车辆交强险衔接期间发生的保险事故仍负赔偿责任。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2013)港商初字第354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通中商终字第7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保险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丛晓建。

委托代理人:张善斌江苏通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东城支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王家园胡同16号。

负责人:宋玉森,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二审):王明玲、张浩,北京市华堂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

独任审判员:刘得兵

二审法院: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刘琰;代理审判员:蒋江华陈卓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3年10月25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4年1月15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第六十五条 民事法律行为的委托代理,可以用书面形式,也可以用口头形式。法律规定用书面形式的,应当用书面形式。

书面委托代理的授权委托书应当载明代理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代理事项、权限和期间,并由委托人签名或者盖章。

委托书授权不明的,被代理人应当向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代理人负连带责任。

法律条文

第十六条 投保人不得解除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被保险机动车被依法注销登记的;

(二)被保险机动车办理停驶的;

(三)被保险机动车经公安机关证实丢失的。

法律条文

第十六条 投保人不得解除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被保险机动车被依法注销登记的;

(二)被保险机动车办理停驶的;

(三)被保险机动车经公安机关证实丢失的。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