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福群请求连城县人民法院、连城县人民检察院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本案属错捕错判共同赔偿案,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在处理本案时主要涉及以下问题:

1.本案赔偿请求人是否具备法律规定的主体资格?

本案赔偿请求人是否具备法律规定的主体资格,是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能否将其作为国家赔偿案件立案受理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第一种观点认为,2002年5月27日连城县人民法院作出(2002)连刑初字第6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陈福群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6个月。2002年6月27日陈福群被释放。陈福群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2年7月10日作出(2002)岩刑终字第137号刑事裁定书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连城县人民法院(2002)连刑初字第60号刑事判决;发回连城县人民法院重审。在连城县人民法院重审期间,至今未对陈福群是否有罪作出判决,也未对连城县人民检察院于2002年9月4日以事实、证据有变化为由向连城县人民法院提出连检起撤诉[2002]03号撤回起诉决定书,要求撤回起诉,作出是否准许的刑事裁定。所以说至今为止,连城县人民法院重审都未终结,赔偿请求人不备法律规定的主体资格,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赔偿和非刑事司法赔偿案件立案工作的暂行规定(试行)》第九条第(一)项的规定,不予受理。第二种观点认为,赔偿请求人具备法律规定的主体资格,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应将其作为国家赔偿案件立案受理。理由:一方面,连城县人民法院重审期间,同意连城县人民检察院撤回案件,意味刑事诉讼程序已经终结。不能因为连城县人民法院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七十九条的规定,未在法定审限期限内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而否定赔偿请求人具备法律规定的主体资格。另一方面,连城县人民法院在发回重审至赔偿请求人申请赔偿长达两年有余,连城县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亦长达一年半有余,均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作出判决或裁定。每当赔偿请求人去询问时,该院均以检察院已撤回案件为由,拒不作出判决或裁定,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本案受诉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肯定和采纳了第二种观点,认定赔偿请求人具备法律规定的主体资格,立案受理是正确的,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2.本案检察机关的不起诉决定能否视为侵权行为已经依法确认?

国家赔偿的前提条件是违法行为已经依法确认。本案提起赔偿的前提条件是,连城县人民检察院在连城县人民法院第一次重审时申请撤诉后对陈福群作出不起诉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四款规定: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可以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我们认为该不起诉决定是对陈福群错误逮捕并造成无罪羁押的依法确认。因为该不起诉决定依据的是所认定的犯罪证据不足,但仍有犯罪嫌疑,其前提条件是认定犯罪的证据不足。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之规定,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的前提条件是有证据证明犯罪事实,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由此可见连城县检察院作出的存疑不起诉决定,是对没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的人错误逮捕的依法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二)项的规定,赔偿请求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连城县人民检察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三)项的规定拒赔,属适用法律错误。其拒赔的理由不成立。况且连城县人民检察院的上级机关龙岩市人民检察院认为陈福群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特征,属一般的违法行为,对陈福群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属对没有犯罪事实的人错误逮捕,已构成了侵权,连城县人民检察院对陈福群赔偿请求的刑事确认确有错误,决定撤销连城县人民检察院连检确字[2004]1号刑事确认书;并对陈福群的赔偿请求予以确认;但同时认为涉及法院、检察院两家,其无权决定赔偿数额而作罢。

3.本案如何确定赔偿义务机关?

本案的赔偿请求人陈福群提出的赔偿请求属于刑事赔偿请求,其请求赔偿的义务机关应是刑事赔偿义务机关。《中华人民和共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行使国家侦查、检察、审判、监狱管理职权的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按此规定,刑事赔偿义务机关包括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和监狱管理机关。检察机关对于没有犯罪事实的人错误批准或者决定逮捕的,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追缴等措施,即构成赔偿义务机关;审判机关行使审判权时作出错误判决,对公民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也构成义务赔偿机关。连城县人民法院在一审中判陈福群有罪,连城县人民检察院在连城县人民法院重审中撤诉并作出不起诉决定,根据2001年2月1日高检发释字[2001]1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适用〈关于办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共同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问题的答复》第三部分规定:一审人民法院判决有罪,二审人民法院发回重审后,一审人民法院改判无罪或者发回重审的,一审人民法院在重新审理期间退回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或者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人民法院裁定准许撤诉后,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撤销案件决定的,一审人民法院和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为共同赔偿义务机关。因而,本案的赔偿义务机关为连城县人民法院和连城县人民检察院。连城县人民法院辩称:陈福群在一审虽被判决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6个月;但二审撤销原审判决并发回重审,并未改判陈福群无罪,且在重审过程中连城县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其对陈福群涉嫌寻衅滋事案是否构成犯罪答辩人未作出判决,不应作为共同的赔偿义务机关的理由明显与法相悖,不能成立。

4.本案如何确定赔偿范围、数额?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这里所说的赔偿金,是仅指桉公民非法羁押情形下所造成的人身自由直接损失计算的赔偿金额,不包括间接损失的赔偿金额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几个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对“上年度”所作的解释是,应为赔偿义务机关、复议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赔偿决定时的上年度。陈福群从2001年12月25日被刑事拘留至2002年6月27日被释放,共被羁押185天。两赔偿义务机关应支付的赔偿金为2003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55.93元/天×185天=10347.05元。根据1997年6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共同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本案的赔偿金应由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连城县人民法院和连城县人民检察院各承担1/2,即连城县人民法院和连城县人民检察院各支付陈福群赔偿金人民币5173.525元。

综上分析,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赔偿决定,认定陈福群具备赔偿请求人的主体资格,确定连城县人民法院和连城县人民检察院为共同赔偿义务机关以及确定的赔偿范围、数额均是正确。

1.赔偿决定书字号

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04)岩法委赔字第5号。

2.案由 :错捕错判共同赔偿案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陈福群,女,1967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待业,住福建省连城县隔川乡隔川路。

赔偿义务机关:福建省连城县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张添元,院长。

赔偿义务机关:福建省连城县人民检察院。

法定代表人:王开勇,检察长。

复议机关:福建省龙岩市人民检察院。

法定代表人:陈承平,检察长。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6.审结时间

2004年6月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5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