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市延平区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申请霞浦县人民法院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本案申请赔偿标的大,案情重大复杂,且涉及法律适用问题。因此,笔者认为本案例有一定的理论和现实价值。本案有以下几个问题值得探讨:

1.延平联社是否具有申请国家赔偿的主体资格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请求人延平联社是否具有申请国家赔偿的主体资格,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延平联社不具有申请本案国家赔偿的主体资格,应驳回其赔偿申请;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延平联社具有申请国家赔偿的主体资格。笔者同意后一种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该法第三十一条还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的强制措施、保全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造成损害的,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的程序,适用本法刑事赔偿程序的规定。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结合本案实际情况,赔偿请求人延平联社具有申请国家赔偿主体资格,也就是说其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主要理由是:赔偿义务机关霞浦县人民法院因霞浦县二轻局福州购销经营处与南平市华狄雨具厂、程学清联营合同纠纷案,执行程学清的财产时,从程学清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内查获一张户名为翁雨娟的存款金额为100万元存于延平联社的存单。同月10日向延平联社发出(1996)霞经初字第056号民事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以该存单存款是程学清用翁雨娟名义存储为由划拨了程学清持有并设置密码而以翁雨娟的名义存于延平联社处的100万元存款。该执行行为已被(2001)宁执复字第1号决定书确认违法。而延平联社因翁雨娟持汇款进账单向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延平联社返还该笔存款及利息的诉讼后被南平中院判决应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翁雨娟存款100万元及利息。延平联社虽上诉,但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且被南平中院执行走100万元存款及利息。也就是说,霞浦县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实际给延平联社造成了损害。

2.赔偿责任如何承担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赔偿责任承担问题,也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第二十八条第(七)项,决定霞浦县人民法院赔偿延平联社100万元;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延平联社在本案中存在主要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霞浦县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疏于审查,也有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笔者亦同意后一种观点。主要理由如下:1996年7月2日,翁雨娟将100万元汇票款转到延平联社后,延平联社只给翁雨娟出具了进账单,却自行将存单交给程学清,由程学清设置了密码,而翁雨娟收取了程学清支付的高额利息14万元。延平联社违规操作,把应当交给翁雨娟的存单擅自给了程学清,为程学清占有使用该笔存款创造了便利条件。霞浦县人民法院执行行为发生时,翁雨娟的100万元存款已属于程学清可支配的财产。从程学清占有存单时起翁雨娟的损失就已经形成,这才是造成翁雨娟损失的直接原因。1996年储蓄未实行实名制,存单的持有及密码的掌握是证明储户存款的唯一凭证。程学清作为存单持有人、密码掌握人,已能支配该款项。且延平联社在霞浦县人民法院划拨存款时,明知存单是翁雨娟的,却没有提出异议,也未及时通知翁雨娟,造成翁雨娟名下的存款被该院划拨。因此,延平联社因自身过错对100万元损失应承担主要责任。

而霞浦县人民法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霞浦县二轻局福州购销经营处与被执行人南平华狄雨具厂、程学清联营合同纠纷案过程中,依法对程学清的办公室、私人住宅和手提包进行搜查,从程学清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内搜出一张存于延平联社户名为翁雨娟的定期一年存款金额为100万元存单。该院于1996年7月10日作出(1996)霞经初字第056号民事裁定,以该存单存款是程学清用翁雨娟名义存储为由划拨了该100万元存款。霞浦县人民法院在未核实存单人具体情况,存单人与存单持有人之间关系的情况下划拨该款,造成该执行行为目前已被确认违法。也就是说,该院在执行过程中,对户名为翁雨娟而在程学清手上的存单疏于审查,对被错误划拨的100万元损失应承担次要责任。

综上分析,本案霞浦县人民法院执行翁雨娟存放于延平联社处的存款100万元,其损失是由延平联社自身过错和霞浦县人民法院违法执行行为的共同过错造成的。主要过错在延平联社,该社应承担主要责任;霞浦县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疏于审查,有一定过错,应承担次要责任。

3.如何适用法律

通过前面的分析,已经明确了请求人延平联社具有申请国家赔偿的主体资格,赔偿义务机关霞浦县人民法院执行翁雨娟存放于请求人延平联社处存款100万元,其损失是由延平联社自身过错和霞浦县人民法院违法执行行为的共同过错造成的。这就涉及赔偿决定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只规定了人民法院执行错误,侵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依法应由国家承担赔偿责任,而没有对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都有过错时,赔偿责任如何承担作出规定。这就给赔偿决定引用法律条文带来一定的难度。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的规定作出赔偿决定。

笔者认为,本案的案情给了我们一个需要认真思考并应当加以解决的问题:赔偿义务机关和赔偿请求人都有过错时,即在混合(或共同)过错的情况下,如何判定和区分责任。有一种误解是只要赔偿义务机关存在违法侵权情形,那么就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也就是说,本案审理过程中,对赔偿责任承担问题的第一种观点是不正确的。这就要求我们在审理国家赔偿案件时,不仅要考虑赔偿义务机关是否存在违法侵权情形,还要考虑这种侵权行为与造成的损害后果之间的关系问题以及赔偿义务机关和赔偿请求人之间各自的责任承担。另外,本案的审理也给我们一个启发:办理类似赔偿案件时,不能以国家赔偿免除当事人之间存在的债权债务关系,也就是说不能以国家赔偿替代一方当事人偿还债务。

综上分析,法院的赔偿决定是正确的,且弥补了《国家赔偿法》有关赔偿责任方面规定的不足,对今后《国家赔偿法》的修改亦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1.赔偿决定书字号

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02)宁法委赔字第02号

2.案由 :错误执行赔偿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以下简称延平联社)。

法定代表人:陈志华,该社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范建华,男,该社副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志强福建建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义务机关:福建省霞浦县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翁扬毅,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林祥生,男,该院副院长。

委托代理人:谢卿寿,男,该院工作人员。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主持法官:吴杰;审判员:吴先干;代理审判员:黄冰凌

6.审结时间

2007年7月30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8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