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灵英诉陈甲勤案

(夫妻财产约定)

法官观点

处理好本案的关键是在于嘉丽公司的财产、债务是否作为原告、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债务分割,如何分割的问题。在审理过程中,审判人员存在以下三种不同意见:第一,嘉丽公司的财产、债务涉及第三人的权益,应另案处理,不能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债务的范围;第二,嘉丽公司的财产、债务在扣除第三人的股份外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债务的范围,在嘉丽公司工商登记的相关材料中体现原告、被告各占有公司的30%、50%的比例,可视为原告、被告对夫妻共同财产的约定,应按此比例进行股份分割;第三,嘉丽公司的财产、债务在扣除第三人的股份外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债务的范围,但嘉丽公司是在原告、被告夫妻存续期间成立的,嘉丽公司80%的股份应是原告、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被告可各分得一半,即各占有40%的股份。合议庭采纳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1.生产、经营的收益是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

2001年4月28日施行的《婚姻法》(以下简称新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财产。”本案原告、被告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与第三人共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应属于上述条款第二项的情形,即生产、经营的收益。第一种意见将公司的财产排除在夫妻共同财产之外,不符合法律规定,且可能导致原告、被告一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

2.正确理解夫妻约定财产制。

所谓约定财产制,是指婚姻当事人通过协议方式,对他们婚前、婚后财产的归属、占有、使用、管理、收益、处分等权利加以约定的一种法律制度,核心是财产的归属(所有的形态)。1980年的婚姻法对约定财产制进行了原则性规定,即第十三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新《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从新旧婚姻法对夫妻约定财产制的规定可以看出,新婚姻法对约定财产制的内容及形式作了具体、详细的规定,明确规定了夫妻财产制的约定必须以书面的形式进行,以起到凭证的作用,确保其证明性和公示性、稳定性和固定性。因此,在夫妻关系中的任何一方主张争议的财产应约定归其个人所有时,该方应提出这种书面证据,即书面约定为其惟一证据,不能在没有书面约定的情况下推定财产归个人所有。没有书面约定或虽有书面约定但约定不明确的,则根据不同的时间、所得确定应属夫妻共同财产或一方的个人财产。从本案的实际情况看,虽然嘉丽公司的工商登记材料体现原告、被告以其出资比例计算各占有公司的30%、50%的股份,但这仅仅是工商主管部门登记的内容之一。被告在审理过程中主张公司50%的股份归其所有,但不能提出公司归其个人所有的书面约定证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公司成立时是原告、被告夫妻存续期间,原告出资30万元、被告出资50万元,均是夫妻共同财产的投入,因此,上述第二种意见的处理方式于事实不吻合,应将嘉丽公司80%的股份视为原告、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并按上述第三种意见进行分割。

1.判决书字号

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2000)集民初字第532号

2.案由 :离婚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陈灵英,女,1961年12月27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集美区集美镇尚青路54号,身份证编号:350211611227002。

诉讼代理人:陈耿阳厦门杰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甲勤(别名陈甲宽、陈嘉宽),男,1960年5月11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集美区集美镇尚青路54号,身份证编号:350211600511001。

诉讼代理人:吴钟灵厦门银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吴晖暖;代理审判员:林福赞孙文胜

6.审结时间

2001年8月25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