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诉香港联达实业公司股权转让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起涉港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港股东因股权转让而发生的纠纷,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事实方面的争议,即退股协议书中约定香港联达实业公司总投资款中超出合营合同约定其应出资的491670元属于该公司投资款或香港联达实业公司出借给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的借款。二是法律方面的争议,即退股协议书法律效力问题。

关于第一个问题,根据退股协议书第三条约定,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应分期偿还香港联达实业公司投资本金2191670元,为总投资2591670元扣除分担亏损额40万元。当事人对该条款的理解存在的争议,从法律上说是合同的解释问题。对合同解释的规则,《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作出了规定。福建省南安市人民法院依照该条第一款规定的文义解释方法,按照协议书使用的词句,认定香港联达实业公司对合营公司的实际投资额为2591670元,即合营合同约定其应出资额为210万元,而香港联达实业公司实际出资2591670元,超出合同约定的出资额的491670元属于该公司在实际经营中多投资的款项。而二审法院以香港联达实业公司主张该款项为对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借款的证据,即该公司向法院提供的时间为1993年11月8日、客户为泉州市联达建筑石材有限公司的发票及1994年10月31日库存物资报表,认定该款系泉州市联达建筑石材有限公司拖欠香港联达实业公司的货款。然而,法院应该注意到的是,泉州市联达建筑石材有限公司即香港联达实业公司和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合资设立的合营企业。香港联达实业公司和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作为泉州市联达建筑石材有限公司的股东,有权通过协商达成协议,将香港联达实业公司对合营企业的债权转化为股权。双方签订的退股协议书经过公证机关公证,其内容体现了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此,依照民商事活动意思自治原则,认定合营双方在签订退股协议书时,达成将港方股东对合营企业的债权转化为其股权的协议,既符合当事人当时的真实意思表示,也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关于第二个问题,即退股协议书的效力问题,一、二审法院作出了不同的认定,两者分歧点是:(1)退股协议书的内容是否合法;(2)退股协议书在完成审批手续和营业执照变更登记手续前的法律效力。关于第一点,二审法院认为,退股协议书实际上是约定香港联达实业公司退股撤资,将其尚持有的25%股权转让给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双方合资企业泉州市联达建筑石材有限公司由官桥水产冷冻厂独资经营,该约定违反了公司法关于有限责任公司由二个以上股东共同出资的规定,其内容违反法律规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中、外方股东是否有权达成一方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转让给另一方的协议?笔者认为,法律没有禁止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一方股东将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转让给另一方,因股权转让致使企业出资者只剩一人,不符合有限责任公司条件,但并不妨碍企业登记设立为独资企业。因此,退股协议书的内容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只是由于该股权转让协议改变了合营企业性质,并且可能导致企业形式的变更,应办理相关的审批及营业执照变更登记手续。法院不能仅以退股协议书约定港方合资者退股撤资而确认其无效。

关于第二个分歧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一)》)第四条的规定,合同法实施后,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无效,应当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为依据。《合同法解释(一)》第九条同时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手续,或者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才生效,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当事人仍未办理批准手续的,或者仍未办理批准、登记等,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尚未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登记手续,但未规定登记后生效的,当事人未办理登记手续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合同标的物所有权及其他物权不能转移。关于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股权转让,根据《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十七条、第二十四条规定,修改合营企业协议、合同、章程应报经审批机构批准后生效,并向登记管理机构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本案的股权转让改变了企业性质,其内容实质是解散合营企业,根据《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二条规定,应由董事会提出解散申请书,报审批机构批准。由于香港联达实业公司和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仅签订了关于解散合营企业退股协议书,但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未办理审批及变更登记手续,一审法院根据《合同法解释(一)》的有关规定,确认退股协议书尚未生效,不发生履行效力,判决香港联达实业公司返还据此多收的股权转让金251670元给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二审法院则认为退股协议书未报经审批机关批准和登记机关变更登记,故认定无效。两级法院发生分歧的原因在于对《合同法解释(一)》关于合同效力规定的理解不同。综合《合同法解释(一)》有关合同效力的第四条、第九条规定,可以看出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将审批、登记手续对合同的效力的影响分为三种情况:(1)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的法律和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规定,应办理审批手续,并且未办理审批手续无效;(2)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手续,或者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才生效,但未规定未办理审批手续无效;(3)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登记手续,但未规定登记后生效。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解释体现了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减少国家对当事人民商事活动的干涉的精神。本案属于第二种情况,应确认合同未生效,如果当事人补办审批和变更登记手续,仍可以发生法律效力。在合同生效前,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应恢复到生效前的状态。如认定合同无效,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的精神。从本案的情况看,香港联达实业公司签订退股协议书后,即完全退出了合营企业的经营。而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利用对合营企业的控制权,继续以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名义经营,虽然支付了部分股权转让金,但拒不办理解散合营企业的审批手续。待合营企业因经营情况严重恶化而停产后,又以退股协议书无效为由,违背签订退股协议书时的真实意思,要求香港联达实业公司返还股权转让金。法院确认退股协议书无效,意味着当事人无法通过补办审批、登记手续而使之生效,港方合营者的合法权益将无法得到救济。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福建省南安市人民法院(2001)南经初字第165号

二审判决书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泉经终字第756号

2.案由 :股权转让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互为被上诉人):南安市官桥水产冷冻厂。

法定代表人:柯贤金,厂长。

委托代理人:傅绿松、林慧,南安正成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互为被上诉人):香港联达实业公司。

法定代表人:柯子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琴声泉州闽荣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福建省南安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杨炳源;审判员:黄冬水;代理审判员:尤江岚

二审法院: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张洪生;代理审判员;黄哲明傅家顶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1年6月12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1年11月12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商事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