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双娣、潘根生诉南京市江宁区横溪镇政府侵犯人身权并要求行政赔偿案

法官观点

纵观本案,胡德文、吴世春两人对潘立志实施的致害行为,是职务行政侵权行为还是非职务侵权行为,是决定本案被告横溪镇政府是否承担行政侵权赔偿责任的关键。

对本案致害行为的性质,可以从致害行为与镇管员职务和职责的关系着手分析认定。

本案纠纷的过程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即镇管员收取保洁费的行为。2000年3月21日下午3时许,镇管员胡德文等人以被告镇政府的名义,以车辆抛洒、滴漏,污染镇路面为由向租车人潘某收取保洁费。由于集镇镇容镇貌的管理是镇管会的职责,对违反镇容镇貌管理行为进行处理是镇管会的职权。因此,镇管员收取保洁费的行为显然是依其职责的客观要求而为的履行职务的行为。

第二阶段即镇管员接待处理行为。当日下午5时许,潘家人员拦下已欲下班的镇管员吴世春、夏世军申辩交涉,吴、夏二人在接待过程中与潘家人员发生揪打。对行政机关的处理行为不服予以申辩是法律赋予行政管理相对人的一项基本权利,接待并倾听申辩则是行政管理者的职务和义务的必然要求。尽管在接待中双方发生推搡等不理智的行为,但作为镇管员一方而言,这些行为都是发生在接待这一职务行为过程中,所以第二阶段镇管员针对潘家人员的行为,应视为与其履行职责相关的职务行为。

第三阶段即镇管员的致害行为。民警接警赶至现场平息了纠纷,潘家人员已离开现场。而吴世春、夏世军出于气愤与已下班闻讯从家中赶来的镇管员胡德文一道,追寻已离开现场的潘家人员,在追到潘立志后,吴世春、胡德文实施了致害行为。镇管员的上述行为发生在民警接警介入纠纷后,此时潘家人员已离开现场,镇管员也在下班时间,加之潘家人员并无新的违反市容管理的行为。因此,镇管员针对潘家人员的市容行政管理行为理应终结。同时,因纠纷的产生,公安机关的介人,导致治安行政管理法律关系的形成。在这一行政法律关系中,公安机关系执法主体,镇管员与潘家人员一样都是治安行政管理相对人。潘家人员即使有殴打镇管员并撕坏镇管员衣服的违法侵权行为,亦应由负责治安行政管理的主管机关公安部门予以追究。由此可见,镇管员胡、吴、夏三人继续追寻潘家人员下落并最终实施致害行为并非系镇管员职务和职责的客观要求,同时与镇管员职责履行无任何关联,而纯粹是基于他们个人泄私愤的动机和目的。因而,第三阶段镇管员追寻潘家人员下落,并最终对潘父实施的致害行为是镇管员的个人行为而非职权侵权行为。

由于两镇管员实施的致害行为是个人行为而非职权侵权行为,所以镇政府当然不需要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2000)江宁行初字第15号

二审判决书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宁行终字第53号

2.案由 :侵害人身权附带行政赔偿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周双娣,女,1942年9月4日生,汉族,农民,住南京市江宁区东善桥镇元山村元山街65号。

原告(上诉人):潘根生,男,1962年10月19日生,汉族,农民,住南京市江宁区东善桥镇元山村元山街65号。

诉讼代理人(一审):王瑾江苏容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一、二审):潘明祥江苏容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横溪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横溪镇政府)。

法定代表人:徐成福,镇长。

诉讼代理人(一、二审):业国强,横溪镇政府司法助理员。

诉讼代理人(一审):雷汉舢江苏南京法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周守忠;审判员:李恭发金秋祥

二审法院: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立明;审判员:赵崇凯戴茹芳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1年4月19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1年7月1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商事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