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琼非法储存危险物质案

法官观点

本案的争论焦点是,由于我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并未明确规定医疗废物属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物质的危险物质,在罪刑法定原则下,能否认定医疗废物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危险物质。

笔者认为,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认定医疗废物属刑法范畴的危险物质并不违反罪刑法定原则。理由如下:

第一,现代刑法理念奉行的是罪刑法定原则,即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所以有人认为既然刑法条文没有明确规定医疗废物是危险物质,那么就不能以危险物质犯罪对其定罪处罚。笔者认为,认定医疗废物属刑法意义上的危险物质,并不违反罪刑法定原则。我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共有两款规定:第一款是关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枪支、弹药、爆炸物罪的规定;第二款是关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罪的规定。第一款的规定从立法技术上讲,罪状的表述为列举式,即构成该罪的犯罪对象仅限明确列举式的枪支、弹药、爆炸物;而第二款采用的是举例式的罪状,并没有完全列举出哪些物质是该款所指的危险物质,而只是以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三类进行举例,之后以“等”加以完善。从刑法条文本身的规定可以看出,立法者并没有将危险物质限定为毒害性、放射性或是传染病病原体物质,而是为将会出现的其他情况保留了必要的弹性和灵活性,意即除了上述三种物质之外,还会有其他类似的情况。可以想见,立法者在修正刑法时,将原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非法运输、买卖核材料罪”改为“非法制造、运输、买卖、储存危险物质罪”的本意亦在于此。

第二,认定医疗废物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危险物质,有利于维护法律适用的统一。《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明确规定,医疗废物是医疗卫生机构在医疗、预防、保健以及其他相关活动中产生的具有直接或者间接感染性、毒性以及其他危害性的废物。我国《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将医院临床废物列为HW01级危险废物,而爆炸性废物仅被列为HW15级危险废物。行政法规中确定了医疗废物属危险性废物,如作为社会安全最后保障的刑法不能将医疗废物确定为危险物质,那么势必造成行政法规与刑法规定的脱节,造成法律适用的不统一。

第三,从体谅解释上考查,这样认定,符合刑法立法的目的。如上所言,医疗废物是被明确列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的危险废物,其危险性不需要鉴别即可认定为危险废物,医疗废物由于其危险性,相关的行政法规也对医疗废物处置的各个环节做了严格的规定,如不得通过铁路和航空运输、通过陆路运输时不得与旅客在同一运输工具中、应采用专用容器和包装存放并设有警示标识、不得露天存放且暂存的时间不得超过48小时,等等。犯罪的本质之一即是应受刑罚处罚性,这是区别一个行为是犯罪还是一般违法行为的关键,某种危害社会的行为达到应当受到刑罚处罚的程度,那么这一行为必然是犯罪行为;相反一种行为被立法者规定为犯罪,那么也必然应当受到刑罚的处罚。如前所述,医疗废物比爆炸性废物具有更高的危险性,储存了爆炸性废物尚且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非法储存爆炸物罪,应当受到刑罚处罚,那么储存了比爆炸性废物危险等级更高的医疗废物,其社会危害显然比储存爆炸性废物更高,理应受到刑罚处罚,所以储存医疗废物理应认定为犯罪,否则在立法上难以做到入罪的平衡。

1.判决书字号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2008)九法刑初字第486号判决书

2.案由 :非法储存危险物质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刘渝萍、代理检察员:伍晋。

被告人:张秀琼,女,1963年2月2日生,四川省蓬溪县人,汉族,文盲,农民。因本案于2007年11月30日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赵品学重庆市维俞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进;审判员:陈加林彭四清

6.审结时间

2008年11月2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9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