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彬诉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如皋支公司保险合同案

(交强险保险期间认定)

法官观点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

交强险合同中保险期该如何确定的问题

保险期通常是指保险合同生效到保险合同终止之间的这一段时间,即保险合同的有效期。确定保险期的关键在于对保险期的起始时间,即保险合同生效时间的把握。我国《交强险条例》对保险合同的生效时间虽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依法成立的保险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投保人和保险人可以对合同的效力约定附条件或者附期限。”在特别法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可以适用一般法作为确定交强险合同生效时间的法律依据,即除非投保人和保险人之间有附条件或附期限的约定,依法订立的交强险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因此保险合同生效的时间判断至少应当区分两种情况予以讨论:一是附条件或期限的保险合同,自条件成就或期限届满时合同生效;二是未附条件或期限的保险合同,自合同成立时生效。

1.附条件或期限的保险合同生效时间的确定。

附条件或期限的规定,实际上是法律尊重投保人和保险人在保险合同的生效问题上的意思自治,允许双方通过约定改变保险合同成立即生效的单一模式,以适应各类保险的合理需要。即法律允许当事人在保险合同中作出“自保费交纳之日起合同生效”、“自保单签发之日起合同生效”、“保险期从某日起到某日时止”等附生效期限的约定,也可以约定体检合格、检验合格等作为保险合同的生效条件。

法律虽然允许保险人在保险合同中约定合同生效的期限或条件,但法律同样规定了保险人对保险合同尤其是免责条款的说明义务。《保险法》规定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附生效时间或生效条件的保险合同,是在时间上或者条件上限制保险合同的生效,在时间届满或条件成就之前,将免除保险人的保险责任。此种约定对于投保人的权利会产生重大影响,性质上符合《保险法》规定的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性质,保险公司必须向投保人进行明确说明,否则该条款将不产生效力。

本案中,保险合同的保险期间为“2009年6月30日零时起至2010年6月29日24时止”系保险公司出单时系统自动生成,对于该期间保险公司显然没有与投保人进行充分的协商,不是双方意思自治的产物。并且没有证据表明保险公司在出具保险单时就该条款向投保人进行过明确的说明,保险公司仅仅以该做法是保险行业的通常做法进行辩驳于法无据,根据《保险法》第十七条的规定,该保险期限条款不产生效力。也正是为了规范保险公司任意设定保险合同期限侵害投保人利益的单方行为,保监会于2009年3月25日发出通知(保监厅函[2009]91号),要求各保险公司通过两种方式明确保险期间:一是在保险单“特别约定”栏中,就保险期间作特别说明,写明或加盖“即时生效”等字样,使保险单自出单时立即生效;二是出单时在保险单中打印“保险期自×年×月×日×时……”覆盖原“保险期间自×年×月×日零时起……”字样,明确写明保险期间起止的具体时间。由此可见,保监会对保险合同“次日零时”生效的通常做法亦持否定态度。

因此,本案中保险公司关于保险合同期限的条款不产生效力,该保险合同应当视为未附期限。

2.未附条件或期限的保险合同生效时间的确定。

合同经要约和承诺即告成立。《保险法》第十三条规定:“投保人提出保险要求,经保险人同意承保,保险合同成立。”即保险人同意承保的承诺作出之时,即为保险合同成立的时间。但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同意承保的表现方式,因此“保险人同意承保”这一说法并不确切,无法找到一般合同订立过程中双方签字“就合同的条款达成协议”的时间,而是主要存在着这样几个时间点影响着我们对保险合同成立时间的判断:投保人递交投保书时、保险合同订立时、交纳保费时和签发保单时。

(1)投保人递交投保书时保险合同是否成立?

如前所述,合同经要约和承诺即告成立,投保人递交投保书只是提出要约,尚须等待保险人作出承诺,承诺的时间即为合同成立的时间。但交强险属于社会性的公益保险,只要投保人提出投保要求,保险公司不得拒绝和拖延承保。既然不得拒绝,是否意味着一经投保即视为保险人自动承保,保险合同即告成立呢?虽然保险公司有不得拒绝承保的义务,但保险公司同意承保之前尚存在一个核保的过程,即通过审核被保险车辆及其驾驶人员的具体状况,来确定能否承保以及保费金额的过程。因此,经核保认定符合保险条件之时,才是保险公司确切作出承诺之时。但保险公司完成核保的时间难以把握,实践中如何认定存在困难,以完成核保的时间作为判定合同成立的依据将为投保人举证增加难度,保险人得以核保所需时间较长为由故意延后保险合同成立的时间,不利于保护投保人的利益。既然《交强险条例》要求保险公司不得拖延承保,即保险公司应当在投保人递交投保书后迅速完成核保。因此,从实践操作出发,将保险合同成立的时间略作技术调整,略微提前至保险人递交投保书之时,似乎也并无不妥。

(2)保费交纳对保险合同成立的影响。

《保险法》把保费交纳定性为投保人的合同义务,而没有把它当作订立合同的表意行为,交不交保费与合同是否成立没有必然联系,保险合同是诺成性合同。保险费的交纳可能存在预付费、分期付费、之后补交等几种情形,具有时间上的不稳定性,不宜将保费交纳作为保险合同成立或生效的标志,《保险法》将其作为保险合同成立生效后投保一方的主要义务是合理的。

预交保费,顾名思义是在保险合同成立之前即预先交纳保费,如果在预交保费后保险合同成立之前发生保险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呢?2001年的“诚信案”即是因该问题引发一起保险纠纷,法院最终作出了要求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的判决。按照常理,保险合同尚未成立,保险公司的保险责任尚未开始,保险公司不应担责,“诚信案”的判决事实上确立了这样一个例外:即在预收保费的情况下,保险合同虽未成立,但从最大诚信及利益平衡的角度出发,可以要求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责任。这一例外并未修改保险合同成立的通常时间,不能据此认定所有保险合同均以保费交纳作为合同成立的标志。

(3)保单签发对保险合同成立的影响。

保单作为记载投保人与保险人双方权利义务的凭证,是确定合同成立即生效的重要依据,保单的签发是保险合同成立后保险人应当及时履行的一项义务,保单只是保险合同成立的一个书面凭证。事实上,如果以保单签发作为保险合同成立的标志,既违背了合同成立的一般原理,也容易造成缔约双方当事人利益的失衡。保险合同是非要式合同,保单只是保险法律关系存在的一项重要标志,保单的签发时间一般晚于保险合同的成立时间,其存在只是为了便于证明保险法律关系的存在。并且,从保险人与投保人达成合意到保单的签发,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受保险公司操控,如果将签发保单的时间视为承诺,就等同于将保险合同成立的时间完全交由保险公司操控,势必加重投保人的劣势地位,损害投保人的利益。因此,保单的签发不会影响保险合同的成立。

综合以上论述,本案保险合同中自动生成的保险期间的条款,属于附期限条款,但并非双方合意的结果,保险人亦未履行必要的说明义务,不产生效力,视为未约定,保险合同自成立时即告生效。保险合同的成立时间应当是保险人核保后同意承保的时间,通常表现为保险公司审核后收取投保人保费的。考虑到保险公司不得拒绝和拖延承保(依法拒绝承保的除外)交强险的社会保障性质,可忽略保险人的核保时间,将投保时间推定为保险合同成立时间,而保费交纳和保单签发只是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和保险人各自承担的合同义务,不影响保险合同的成立及生效。本案中的保险合同自投保人请求投保时成立,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2010)皋民初字第0113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通中民终字第0997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保险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曹文彬,男,汉族,农民,住如皋市袁桥镇何庄村。

委托代理人(一审、二审):张建华江苏绘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如皋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住所地:如皋市如城镇益寿路丹桂园×号。

负责人:马平,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一审):朱敏剑江苏信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二审):钱威江苏信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殷晓蔚;审判员:朱秀梅;人民陪审员:王莉莎

二审法院: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徐锦平;代理审判员:秦昌东吴科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0年5月12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0年9月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1年商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