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定国等不服宁波市公安局北仑区分局强制传唤并扣押存款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起公民不服公安机关越权插手民事纠纷要求撤销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并附带提起行政侵权赔偿诉讼案件。

1.本案首先要查清胡定国从代办所领走存款而引起的是普通的民事纠纷还是诈骗案件。在银行储蓄业务中,谁的名字记载在存单上,谁就拥有对存款的所有权,除非被其他确切证据推翻。胡定国虽然不是底单上记载的庄静芬,丈夫取走妻子名下的存款虽然在手续上未必妥当,但由于我国实行夫妻共同财产所有,所以,无论如何也谈不上诈骗。问题在于庄群芬认为存款是自己的,存单上的储户姓名被代办员误写,旋即又更正,只是两张底单上没有改过。按储蓄操作规程,储户名称写错,应更换或更正。该存单底单未予更改,造成真正所有权人不明,是纠纷产生的原因。因此,该纠纷纯粹是一起民事纠纷。要么庄静芬是存款所有人,要么是胡定国不当得利,在该纠纷中找不到任何行为同时具备犯罪的三个特征——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和刑罚处罚性,也不符合诈骗犯罪的构成要件。

2.既然纠纷只是民事纠纷,而公安机关对于普通的民事纠纷没有管辖权,应由当事人自行向人民法院起诉。公安机关不准介入民事纠纷,这不但为法律所明确规定,公安部也下发过有关文件,否则即是越权,是无效行政行为,应予撤销。

在这里需要说明三个问题。一是被告1995年8月13日所作的调查报告,虽然从名称上看只是被告的内部文件,但实际上导致了对原告胡定国行为的定性错误,已产生了外部效力,是一个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二是被告的(1997)第15号文件中载有“关于胡定国冒领存款一案,经复议:交有关部门处理”,按照《行政复议条例》规定,被告无权对自己的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复议。三是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作出(1997)甬公仑办第40号文件撤销了此案的三个文件决定。按有关规定被告撤销具体行政行为,原告坚持起诉,人民法院应就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继续审理。

3.由于被告越权行政,因此,应对由此而造成的损失负责。按照《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条,被告被判返还扣押存单、赔偿误工工资(日损失按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计算)和用书面形式在造成影响范围内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是妥当的。关于原告胡定国的人身伤害赔偿,胡定国负举证责任,证明医疗费用数额。本案中胡定国无法提供医疗费依据,其诉讼请求自然难予支持。对于上访费用在法律上没有赔偿的依据。对精神损害赔偿,目前各地法院在民事案件中尝试采用。而且从长远来看,随着人格权被日益重视,精神损害赔偿将是一个大趋势。但目前,法律尚无明文规定,加之在行政诉讼这一敏感领域,判决对此不予支持的审慎态度是比较妥当的。

1.判决书字号

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1997)甬仑行初字第3号

2.案由 :不服强制传唤并扣押存款案  

3.诉讼双方

原告:胡定国,男,1958年11月3日出生,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332工厂职工,住该厂宿舍。

原告:庄静芬,女,系胡定国之妻,1961年6月15日出生,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332工厂职工,住北仑区柴桥镇后所村。

委托代理人:曹晓飞宁波远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宁波市公安局北仑区分局。

法定代表人:徐德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曹时伦、张应立,该局干部。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郑旭波;审判员:乐国伦冯庆林

6.审结时间

1997年8月19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8年经济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