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兴林请求福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行政赔偿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劳动教养行政管理机关因错误作出劳教决定,违法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行政相对人单独就行政侵权赔偿提起诉讼的案件。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主要涉及以下问题:

1.原告因被告违法劳教决定,人身自由权利受到侵犯,应当如何赔偿经济损失。

《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法律作出这样的规定,是因为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无法恢复原状和返还已经失去的那部分自由,只能支付赔偿金;赔偿金不以各人每天可能得到的收益进行赔偿,而是以适用于所有受害者的同一标准,体现人人平等精神;同时,避免因各地区工资差异或等级工资差异而不同,不利于法律的统一实施。因此,原告要求按照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的赔偿实际损失的原则进行赔偿,人民法院没有予以采纳,而是根据《国家赔偿法》的上述规定,按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赔偿金进行赔偿。此外,对于如何执行《国家赔偿法》关于“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的规定,由于国家统计局现有的劳动统计中没有设置“职工日平均工资”指标,而只有“职工年平均工资”的指标。因此,在司法实践中,对如何确定职工日平均工资,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做法:一种是按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数额除以全年365天,得出日平均工资数额进行赔偿;另一种是按职工年平均工资数额除以全年365天扣除法定休假日后的天数,得出日平均工资数额进行赔偿。本案以第一种方法计算赔偿金对卢兴林进行赔偿。究竟应当怎样理解和执行法律的这一规定,尚有待于立法或司法解释对此作出明确规定,以保证法律规定得到正确统一的贯彻实施。

2.原告因被错误劳动教养,名誉权受到损害,应如何进行“救济”。

《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对依法确认有本法第三条第(一)、(二)项、第十五条第(一)、(二)、(三)项所指的有关侵犯人身自由权利情形,并造成受害人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这是关于精神损害法律责任的规定。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方式不属于赔偿方式,而属于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之一,是我国国家承担精神性损害责任的主要的或基本的方式。原告认为其不但人身自由受到侵犯,且名誉权也受到损害,被告应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以公开的形式,承认错误,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原告被损害的名誉,并对精神损害给予赔偿。本案经审理,人民法院鉴于被告对原告的劳教决定,使原告的名誉权也受到损害,根据《国家赔偿法》的上述规定,判令被告在原告所在的村级范围内为原告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而对于原告关于精神损害给予赔偿的主张和请求,则不予采纳和支持。

3.原告关于赔偿医疗费、营养费等请求,法院应否给予支持。

《国家赔偿法》规定,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权,造成身体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以及赔偿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部分或者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应当支付医疗费,以及残疾赔偿金;并对赔偿金的标准作了规定。也就是说,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只有在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到侵害的情况下,才涉及医疗费赔偿问题。原告在劳动教养期间,只是人身自由权利受到侵犯,并没有涉及生命健康权受侵害的问题。鉴于原告关于赔偿医疗费、营养费等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因此,人民法院对于原告的这一主张和请求,也没有给予采纳和支持。

1.判决书字号

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1997)鼓行初字第50号

2.案由 :请求行政赔偿案  

3.诉讼双方

原告:卢兴林,男,1960年8月22日出生,汉族,福州市人,住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跃进村。

委托代理人:卢兴金,医务工作者,系原告胞兄。

被告:福州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王长淦,主任。

委托代理人:阎峰榕,福州市公安局干部。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陈工建;审判员:吴灵;代理审判员:谢晓芳

6.审结时间

1997年8月11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8年经济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