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满族自治县抚龙煤矿诉白保纯、王刚义合作合同案

(合同效力)

法官观点

抚龙煤矿与白保纯为共同合作开采煤矿而签订投资入股协议及补充协议,因管理问题及抚龙煤矿未按约定履行协议而发生纠纷。因此,查明、分析及确定双方所签协议的效力成为正确裁判本案的首要问题。由于抚龙煤矿在有关部门登记并取得开采及经营资格的性质为乡村集体企业,抚龙煤矿在诉讼过程中提出双方签订的协议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第六条第三款的规定,因此要求确认合同无效。经审查,该条款的具体内容为“乡村集体所有制企业可以在不改变集体所有制性质的前提下,吸收投资入股”。由此可以得出此规定不属于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范而属于授权性规范的结论。且即使按双方约定设立了公司,白保纯只能取得40%的股份,抚龙煤矿仍具有控股地位,并不必然导致企业性质的改变。事实上,双方订立协议的真实目的是抚龙煤矿吸收资金,恢复或扩大企业的生产经营规模。协议的内容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确认双方契约的法律效力。

其次,本案又涉及抚龙煤矿与白保纯签订的投资入股协议的性质及法律冲突的调整适用问题。

根据双方约定,白保纯在投入10万美元及100万元人民币后,取得抚龙煤矿资产40%的股份。由于双方还约定以设立公司为目的,因此该40%的股份往往令人误解系成立公司的40%的股权。但因抚龙煤矿在白保纯投资后,没有订立公司章程,没有履行为设立公司而应具备的各种条件,不符合设立中公司的法律特征,不能适用《公司法》的有关规定调整本案。因抚龙煤矿的企业性质为集体企业,不具备个人合伙的主体资格,本案又不能适用《合伙企业法》调整。因白保纯系以个人身份作为投资一方参与经营,不具备《民法通则》关于联营的法律特征,因此亦不能适用《民法通则》调整。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其目的是为了合作开采煤矿,其内容是约定双方当事人在生产过程中的权利义务关系,符合合作合同的实质要件,应以《合同法》调整为宜。据此可以认定白保纯取得的是抚龙煤矿资产的40%的股份,而不是约定成立公司的40%的股权。其性质是依合同双方当事人约定而产生的债权。

再次,本案还涉及白保纯将抚龙煤矿40%的股份转让给王刚义的效力问题。

依据《合同法》第七十九条之规定,债权不得转让的三种情况不适应本案。虽然双方约定了投资后三年内不得中途退出,但又约定如一方违约无过错方可中途退出。如前所述,在抚龙煤矿先行违约的前提下,白保纯书面通知抚龙煤矿法定代表人王有印,通知其双方清算,转让股份并告知合同相对方行使优先购买权,履行了《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的通知义务。在抚龙煤矿于合理期限内未作答复后将股份转让给第三人王刚义,从程序到实体上均符合法律规定,故该转让协议有效。

最后,本案还涉及白保纯转让股份的行为应否受《民法通则》调整的问题。根据《民法通则》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合同一方将合同的权利、义务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的,应当取得合同另一方的同意,并不得牟利。”如果适用《民法通则》调整,白保纯转让股份仅仅通知了合同相对人,且以35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王刚义,存在着牟利的问题,应视为无效。但抚龙煤矿与白保纯双方签订的是合作合同,就应以《合同法》的有关规定调整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而《合同法》对债权的转让在程序上仅为履行通知义务,对能否牟利未作禁止性规定,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应视为转让有效。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河北省抚宁县人民法院(2004)抚民二初字第149号

二审判决书 :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秦民终字第994号

2.案由 :合作投资采矿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青龙满族自治县抚龙煤矿(以下简称抚龙煤矿)。

法定代表人:王有印,矿长。

被告(被上诉人):白保纯。

诉讼代理人(一审、二审):蔡津生秦皇岛渤海明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被上诉人):王刚义。

诉讼代理人(一审、二审):杨伟光秦皇岛宏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河北省抚宁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杜艳茹;审判员:赵铁民单东权

二审法院:河北省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郭辉;代理审判员:张霜剑杨彦军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4年7月30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4年11月25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5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