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成呆职务侵占、诈骗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起农村信用社聘用的业务代办员收取存款后以向储户出具虚假存单且不记入单位账户的欺骗手段占有存款的案件。行为人的行为尽管并不复杂,但从其以金融凭证诈骗罪被刑事拘留,以挪用资金罪及诈骗罪二罪被逮捕,以诈骗罪一罪被起诉,以诈骗罪及职务侵占罪二罪被判决,以及法院审理阶段另存在的构成挪用资金罪一罪,或挪用资金罪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二罪等争议可见,关于行为人行为的定性,在参与本案追诉、审判的各方中存在着巨大的意见分歧。如此激烈的纷争,突显出实践中对职务侵占罪存在着较多的模糊认识。这使得重新审视本案的纷争,重现判决的论证过程,探讨判决结果的法理依据,藉此厘清、明晰职务侵占罪与相关罪名间的界限,具有了现实的意义。

1.从关于行为人身份的争议看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要件本质。职务侵占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包括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中除国家工作人员以外的人员,以及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劳务的人员(为行文便利,以下均简称单位人员)。

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在行为人许成呆是否属于职务侵占罪主体要件所要求的“单位人员”上,存在以下观点:

一种观点即信用社认为,职务侵占罪的主体仅包括单位的“职工”,单位与行为人之间应存在劳动合同及人事管理关系。而信用社未为许成呆管理人事档案,也未为其缴交社会保险,且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和规范农村信用社代办业务管理的意见》中关于“农村信用社与代办员之间是委托与被委托代办有关业务的关系,代办员不是农村信用社的职工”的规定,许成呆实质上是信用社的代理而非职工,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主体要件。

第二种观点即储户的诉讼代理人认为,许成呆经信用社聘用为代办员,即已成为信用社的人员。信用社关于取消代办站的通告及口头解聘的决定均不能产生解除业务代办员聘用合同的后果,故许成呆直至案发仍属信用社人员,符合职务型侵财犯罪的主体要件。

第三种观点即辩护人认为,许成呆在担任信用社业务代办员、信息员期间均属信用社工作人员,其职务型侵财犯罪主体身份的有无应以其信息员身份被解除为界。

第四种观点即法院认为,许成呆在担任业务代办员期间,系信用社工作人员;在其业务代办员资格被解除后,虽然被改聘为信息员,但信息员不属工作人员。故许成呆的职务侵占罪主体身份的有无应以其业务代办员资格被解除为界。

上述观点分歧引发的思考是,作为职务侵占罪主体的“单位人员”,其实质如何?其之所以成为“单位人员”,判断的标准又是什么?

笔者认为,首先,职务型侵财犯罪与其他侵财犯罪的本质区别,在于其犯罪的“职务”性,此点从职务侵占罪名的规定即可见一斑。“职务”是此类犯罪的最本质特征,对此类犯罪的各个构成要件均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就主体要件而言,因职务型侵财犯罪系借助于职务而实施的,故职务型侵财犯罪的主体必定是在单位中担任特定职务的人员,无职务便无身份。因此,职务性是“单位人员”的本质属性,是否在单位中担任一定的职务,是判断行为人是否属于“单位人员”的唯一标准。

其次,所谓职务,是指“职位规定应该担任的工作”。而工作是“从事体力或脑力的劳动”,职位是“机关或团体中执行一定职务的位置”。从词语的字面含义即可看出,职务即是工作,而这工作又是特定单位中的工作,与特定单位的职能、业务以及内部管理相关。在内涵上,职务是特定单位授权、指派特定个人从事特定的事务,单位对所授权、指派的工作承担责任,在单位与个人间就特定事务存在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在外延上,职务既包括以脑力劳动为主要特征的管理性质的工作,也包括以单纯体力劳动为主要特征的劳务工作。

从单位人员的职务属性出发,作为职务侵占罪主体的单位人员,应当是经单位授权或是指派而承担了单位职能、业务或内部管理范围内的相关工作,就所被授权或指派的工作接受单位的管理及监督,且单位对外承担其工作的法律后果的人员。

坚持单位人员的职务属性,就需要明确:其一,关于民法意义上的代理。代理人经委托以被代理人的名义从事民事行为,其在被委托范围内的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故民法意义上的代理人具备职务侵占罪主体所要求的职务属性,应当归属单位人员的范畴。当代理人在代理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占有被代理单位财物的,构成职务侵占罪;其二,职务属于单位与单位人员间的内部关系,职务关系的建立与解除,取决且仅取决于授权指派方与被授权指派方的合意。且该合意只要是实质达成,以何种形式表现出来对职务关系的认定不产生影响。职务关系的建立与解除是否告知了第三方,仅仅与单位对外承担的民事法律后果相关,而与刑法意义上的身份认定无关;其三,单位与个人之间的关系,系基于职务而产生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一方接受监督、管理,从事职务活动并获取报酬,另一方对被指派方的工作实施监督、管理,并给予报酬。只要符合这种基于职务而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行为人的单位人员身份就足以确定。单位是否对行为人实行人事方面的管理,并不是行为人成立单位人员身份的必要条件。

结合本案,行为人许成呆与信用社签订业务代办员聘用合同,经信用社授权并提供工作条件,以信用社名义对外开展信用社业务范围内的部分业务,并接受信用社的监督与管理,信用社对其实施的授权范围内的行为对外承担法律后果,其在此期间的身份具备职务属性,应认定为信用社的工作人员。但该身份自信用社口头宣布解聘并收回所配置的行使职权所必需的业务用品之时即已实质解除。在其被改聘为信息员后,不能再以信用社名义开立存单,其活动仅限于以自己的名义代理储户至信用社存款或介绍储户到信用社存款,不属信用社的本职业务范畴,在本质上属于储户的代理人或信用社与储户间的中介,信用社与行为人间没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虽行为人可向信用社领取报酬,但该报酬的实质是中介服务费而非职务报酬,故在担任信用社信息员期间,行为人并无从事职务活动之实,不能认定为信用社工作人员。综上分析,笔者认为,本案一二审法院以行为人许成呆的业务代办员资格的具备与否作为认定其是否具备职务侵占罪主体身份的标准是正确的。

2.从关于行为人所占有款项性质之争看职务侵占罪的客体。与诈骗罪等普通侵财犯罪有别,职务侵占罪等职务型侵财犯罪所侵犯的客体是本单位的财产权利,所侵犯的对象是本单位的财物。这一区别使得行为人许成呆所占有的款项是属于储户的财产还是属于信用社的财产,成为本案产生职务型侵财犯罪及普通侵财犯罪争议的一个主要焦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许成呆所侵犯的是储户的财产权利。理由是,储户被许成呆出具的虚假存单所蒙骗,是行为人欺骗行为的直接对象。行为人向储户出具的是内部凭证且未加盖信用社公章,且钱款未入信用社账户,所收钱款并非其履行职务行为所收取的公款。

第二种观点认为,许成呆所侵犯的是信用社的财产权利。理由是,行为人实施的是出具假存单以及不入账的双重欺骗手段。其中,不入账为主,蒙骗储户为辅。故信用社才是主要欺骗对象。自行为人在合格营业场所按其所被授予的职权收下储户存款之时起,其所代表的信用社与储户之间的存款合同关系即已实质成立。所收存款应记入信用社的资金账户,属于信用社的财产。

上述观点之争,涉及对职务侵占犯罪中“本单位的财物”的理解。

通说认为,职务侵占罪中的“本单位财物”应当从广义上理解,既包括已在本单位占有、管理和支配之下的为本单位所有的财物,也包括为本单位所有的债权,还包括本单位根据法律规定和合同的约定临时占有、管理、使用、运输、加工等的他人财物。

由上述定义可以得出,其一,事实上的占有与否,不应成为判断财物是否属于本单位财物的标准,因为只要享有债权,即使现实未占有,也属本单位财物。因此,是否属于本单位的财物,应当从法律关系上予以判断;其二,本单位的财物不仅包含单位享有所有权的财物,还包含享有债权的财物,甚至包含在单位根据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而事实占有的情况下可能因财物的灭失而由单位对外承担债务的财物。这是因为,债权或债务的存在,均可能产生单位的财产在事实上增加或减损的结果,具有财产的本质,应归属于本单位的财产。

结合本案,判断行为人所收的储户存款是否属于本单位的财物,应从信用社与储户间的存款合同关系是否成立,行为人所收存款是否属于信用社基于合同关系而管理的他人财物进行判断。对此,必须从两个层次进行讨论。

首先,收取储户存款行为的主体是行为人个人,还是信用社?从行为人行为的客观表现看,行为人所出具的存单上并没有信用社的公章,这使得其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应归属信用社的职务行为这一问题成为争议的焦点。笔者认为,对收取存款行为的主体应当从实质上而不是形式上判断。第一,行为人与储户之间的存款交接系以信用社的名义而非被告人个人的名义进行。第二,行为人收取存款的行为系基于职责而实施,且未超出所被授予的职权范围,系职务范围内的有权代理行为。故其行为实质上属于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行为人于其间将部分储户的存款以不入账及出具假存单的手段私自占有的行为,属于不当履行职务的行为,其对外法律后果亦应由单位承担。因此,收取储户存款的主体是信用社。

其次,在存单为虚假的情况下,信用社与储户间的存款合同关系是否成立?笔者认为,行为人于任职期间以信用社名义在自己家中设立的信用站内收取涉案储户存款的事实及金额,有行为人供述及各涉案储户的陈述一致证实。储户到作为信用站工作场所的行为人家中,向作为信用社工作人员的行为人存款的行为,与在金融机构的营业场所向金融机构的经办业务员存款的行为同质。自存款交付时起,储户与信用社之间的存款关系即告成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存单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存单纠纷案件的审理中必须鉴别存单及存款关系两方面的真实性,当存单及存款关系均为真实时,应当支持存单持有人的诉讼请求。当存单及存款关系均为虚假时,应当驳回存单持有人的诉讼请求。而当存单虚假而存款关系真实时,应当根据实际存款数额予以支持。基于该规定,在存款关系已被证实的情况下,由经办人员在合格营业场所出具的存款凭证无论真假,信用社的还款责任都不能免除。

因此,自作为信用社工作人员的行为人许成呆以信用社名义收下村民交存的款项始,该些款项在法律属性上就已变更为信用社的营收款,应记入信用社的资金账户。行为人未按职责要求向储户出具正式单据并向信用社如实报账,据此占有的款项在性质上应属本单位财物。综上,笔者赞成第二种观点。

3.从关于被告人欺骗行为之争看以骗取手段实施的职务侵占罪与诈骗罪在客观方面的区别。职务侵占罪因在客观方面包含了骗取的手段而与诈骗罪有了交叉。当从客观行为手段来对二罪进行区分时,一般情况下,可通过欺骗行为的对象来进行区分。欺骗是针对单位的,属职务侵占罪,而欺骗是针对单位之外的他人时,属诈骗罪。前已论及,在本案关于职务侵占罪等职务型侵财犯罪与诈骗类罪的定性之争中,行为人欺骗行为的对象是单位还是储户亦系争点之一。

从表象看,行为人收取存款后向储户出具假存单是明显的欺骗行为,仅以此,欺骗对象是储户的结论几已呼之欲出。但本案的特殊性在于,因行为人在担任代办员期间收取存款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其在采取出具假存单欺骗储户的同时,也实施了不入账而私自占有的这一欺骗单位的行为。在存在双重欺骗行为、双重欺骗对象的情况下,除了根据其关于为逃避对账而出具假存单的供述判断其欺骗单位为主,欺骗储户为辅,并作出其欺骗对象是单位的认定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标准?除了欺骗对象不同这一表象上的区别之外,职务侵占罪的“骗”与诈骗罪的“骗”还有否其他更本质的区别?

对此,我们的答案是肯定的。理由是,从欺骗行为与非法占有的关系上看。首先,职务侵占罪的本质是“侵占”,一般情况下,是行为人将原本基于职务或职务产生的便利条件而为自己持有的本单位所有的财物通过欺骗手段转变为自己所有,在逻辑关系上,是将合法占有变为非法所有,是“先占有后欺骗”。而诈骗罪而不然,诈骗犯罪在客观方面的一个典型特征是,被害人因行为人的欺骗行为而产生错误认识,并基于此错误认识而自愿地将财物交付给诈骗行为人。即一般情况下,诈骗行为人系因被害人的“受骗后的交付”而实现占有,在逻辑关系上,是“先欺骗后占有”。

其次,需要指出的是,(1)职务侵占罪中也存在着行为人原未实际占有本单位财物,利用职务上具有的管理、经手财物的便利条件,骗取本单位财物的行为,如业务员以虚开发票冒领差旅费的行为。即存在“先欺骗后占有”的情况。这似乎与职务侵占罪“先占有后欺骗”的一般特征不符。对此,应当看到,此种情况下,行为人始终拥有着经手单位财物的职务上的权利,这种权利较之于拥有存单等财产权利凭证中对财物的持有,并无本质的区别。因此,此种行为与一般的职务侵占罪先合法占有后非法占有的特征同质。(2)在诈骗罪中,不能排除“先占有后欺骗”的特殊情况。如行为人在借用被害人财物之后,以谎称丢失或其他欺骗方法,使被害人放弃追偿的权力,或“主动”让出其财产权利,其行为同样可构成诈骗罪。

具体到本案,其一,在行为人具有信用社工作人员身份时,储户到位于许成呆家的信用社向许成呆交付存款时并没有发生错误认识,即被害人非因受骗而交付。其二,从储户交付存款给行为人之时起,存款的性质已变为信用社的财物,行为人在因职务而占有本单位财物的情况下,采取不入账并向储户出具存单的欺骗手段,将合法占有变为非法占有,符合职务侵占罪的客观行为特征。

综上分析,笔者认为,本案一、二审法院将许成呆在具有信用社代办员身份时实施的占有存款行为认定为职务侵占罪,在不具备信用社代办员身份后实施的占有存款行为认定为诈骗罪是正确的。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厦刑初字第20号判决书

二审裁定书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闽刑终字第324号裁定书

2.案由 :职务侵占、诈骗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吴捷。

被告人(上诉人):许成呆,男,1949年5月16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福建省厦门市人。因本案于2005年7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5日被逮捕。

一审指定辩护人:陈海鸣福建厦门银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黄冬阳;代理审判员:张水波唐红宁

二审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和平;审判员:林光明黄培坤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6年3月17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6年6月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7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