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县象岭饲料厂请求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1.本案由莆田中院赔偿象岭饲料厂损失16万元,是否导致国家替戴信鑫偿还债务,造成债务人不当得利的结果?从表面看,似乎是国家替债务人偿还债务,但实际上,生效民事判决确定的债权债务关系仍然存在,并不因国家承担赔偿责任而免除债务人的民事责任。对莆田中院的违法行为,国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首先,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的强制措施、保全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造成损害的,国家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列举的方式,界定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的范围,其中将“违法采取保全措施”解释为,既包括依法不应当采取保全措施而采取保全措施,也包括依法不应当解除保全措施而解除保全措施。根据该解释,莆田中院解除保全措施的行为属于国家赔偿范围。其次,生效民事判决无法执行的损害后果与莆田中院的违法行为有直接和必然的因果关系。最后,象岭饲料厂与莆田中院之间、象岭饲料厂与戴信鑫之间是不同性质的法律关系,前者是国家赔偿法律关系,后者是民事法律关系,两者不能互相替代。国家承担赔偿责任并不意味着象岭饲料厂与戴信鑫之间的债权债务归于消灭。象岭饲料厂在获得国家赔偿后,仍享有对戴信鑫的债权,戴信鑫仍应偿还生效的民事判决确定的债务。因民事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一旦戴信鑫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强制执行戴信鑫的财产。假设象岭饲料厂本金及利息的债权是40万元,法院执行戴信鑫的财产是38万元,由于象岭饲料厂已经得到了16万元的赔偿,故其中24万元给付象岭饲料厂。至于余下的14万元,由于当初国家承担赔偿责任是因法院的违法行为致使生效民事判决无法执行给象岭饲料厂造成16万元的损失,现在生效判决得到执行,损失已挽回,因此14万元应归还国库。

2.根据《国家赔偿法》,受害人申请赔偿的前提是有关侵权行为已得到确认。就本案而言,即是莆田中院解除保全措施的行为已被确认为违法。尽管莆田中院在给市人大的“答复”中,对有关案件定性为违法审判案件,但不能认为该“答复”已确认了莆田中院解除保全措施行为的违法性。这是因为,解除保全措施的裁定是法院在案件的审理和执行过程中作出的,在被撤销之前具有法律约束力,而且要撤销也必须按照法定程序。莆田中院的“答复”是法院的公文,没有评判民事、行政裁定的违法性的效力。莆田中院的再审裁定认为,二审解除保全措施的裁定不当,从而撤销了二审的解除保全措施的裁定。因此,再审裁定才是确认解除保全措施违法的法律文书。

3.根据《国家赔偿法》,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受案范围是,行使侦查、检察、审判、监狱管理职权的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人身权、财产权,造成损害,应由国家承担赔偿责任的刑事赔偿和非刑事司法赔偿案件。至于有关工作人员个人是否应当承担、如何承担责任,则不属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的受案范围。因此,赔偿请求人要求追究错案人员的法律责任的赔偿请求,赔偿委员会应予驳回。

1.赔偿决定书字号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02)闽法委赔字第1号

2.案由 :违法查封赔偿案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仙游县象岭饲料厂。

法定代表人:陈庆烟,厂长。

委托代理人:陈明添、陈建彬,福建信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义务机关:福建省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李有才,院长。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6.审结时间

2002年9月5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3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