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井奎、卞龙等寻衅滋事案

(共同犯罪)

法官观点

近年来,伴随着医患矛盾和医疗纠纷逐年增多,恶性事件时有发生,主要表现为患者及其亲友殴打、辱骂、恐吓医务工作人员,损毁医院财物,影响甚至阻碍正常医疗秩序等,形成特殊的“医闹”类型刑事案件。本案就是一起由医疗纠纷引发的“医闹”案件。围绕案件定罪量刑问题,形成了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我国未将医院界定为公共场所,医院在特定时间段人流稀少,不属于公共场所,行为人深夜在医院殴打医生、损毁医院财物的行为并没有扰乱公共秩序,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第二种意见认为,在“医闹”案件中,若事先没有通谋,则行为人互相之间没有意思联络,其分别实施的犯罪行为不具有共同犯罪的故意,应按行为人分别实施的行为定罪量刑。第三种意见认为,扰乱正常医疗秩序系破坏正常社会秩序,不论事先有无通谋,当行为人着手实施打砸行为,即构成共同犯罪,符合寻衅滋事构罪标准的,应按寻衅滋事罪定罪量刑。笔者赞同第三种意见,现就本案所涉主要法律问题进行如下分析。

1.行为人深夜在医院打砸构成寻衅滋事罪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对公共场所界定为: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其他公共场所;而《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的条文表述中则将公共场所界定为: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其他公共场所。医院均未明列其中。本案案发于深夜,通过监控录像可以发现,除了个别急诊病人和值班医生,整个医院人流稀少,放射科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也只有行为人在与医生争吵。医院能否准确定性为公共场所确实存在争议。但是,笔者认为,犯罪行为发生地是否为公共场所并非认定寻衅滋事罪的必要条件,理由如下:第一,《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段首表述为:“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由此可知,从法益保护角度来看,寻衅滋事罪保护的是社会秩序。所谓社会秩序,是指社会交往的有条理、不混乱的情况。社会交往的场所遍布人们工作、生活的各个角落,不仅包括公共场所,而且包括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事业单位等工作场所,还可以包括公民个人生活的场所。行为人闯入正在进行着社会交往的场所,侵害与社会交往相关的人身、财产安全,即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应当纳入寻衅滋事罪的规制范围,而不必考虑案发的时间、地点、人流分布等因素。第二,《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以四项规定划分了四种类型的寻衅滋事犯罪,其中仅第(四)项规定明确了起哄闹事类寻衅滋事犯罪必须以发生在公共场所并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为构罪要件。而包括伤人、毁财在内的其他三种类型寻衅滋事犯罪均未使用“公共场所”的用词。这充分说明,公共场所并不是构成寻衅滋事犯罪的空间要件。第三,医院是以向人们提供医疗护理为主要目的的医疗机构,是人们进行社会交往的重要场所。医疗秩序包含于社会秩序之中。一家正常运营的医院,即便是在深夜,仍有病人在接受医务人员提供的医疗服务。行为人闯入医院伤害医务人员、损坏医疗设备,破坏正常的社会秩序,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罪要件。因此,一旦行为人在医院的打砸行为符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情形,即构成寻衅滋事罪,而不需要考虑医院是否属于公共场所的问题。

2.行为人分别实施不同打砸犯罪亦可成立寻衅滋事共同犯罪

在寻衅滋事犯罪中,还会出现各行为人事先没有明确意思联络,犯罪过程中针对不同目标分别实施不同犯罪行为的情况。以本案为例,在行为人中有人踹门进入医院放射科办公室后,其他同案犯马上跟随进入,三名同案犯将一名医生打倒在地,拳打脚踢,另外三四人用拳击、脚踹、板凳砸等手段殴打另一名医生,其中又有两名同案犯损坏了一台医用显示器,事发数十秒后,所有参与打砸的人员马上逃离现场。笔者认为,行为人分别实施不同打砸行为亦可成立寻衅滋事共同犯罪。首先,我国在1997年刑法修订时,将传统的流氓罪拆分为聚众斗殴罪、聚众淫乱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等,而寻衅滋事罪处罚的对象就是无法归入拆分后聚众斗殴罪、聚众淫乱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等条款惩罚范围,而又破坏社会秩序的流氓行为。寻衅滋事罪的犯罪动机仍然是逞强耍横、炫耀武力、恶意滋事、发泄不良情绪等流氓动机。如本案中多名行为人均供述称“当时喝多了酒,看到同伴在打医生,自己也就一起打了”。可见,在上述犯罪动机的支配下,行为人之间不需要事前进行明确意思联络,往往凭借一声呼喊、一个动作,就会群起滋事。他们看似独立的犯罪行为实际上存在内在联系。其次,对于不同犯罪行为是否存在共同关系的问题,司法实践中通常采用的观点是部分犯罪共同说。部分犯罪共同说认为,二人以上虽然共同实施了不同的犯罪,但当这些不同的犯罪之间具有重合的性质时,则在重合的限度内成立共同犯罪。在寻衅滋事犯罪中,当行为人开始实施犯罪,不论事先是否有通谋,他们各自的行为都是共同破坏社会秩序这一整体的组成部分。并且在实施犯罪行为时,虽然行为人分别实施了伤人、毁财等行为,但他们均认识到并非自己一人单独实施犯罪,还有同伙在旁亦正实施加害行为,所有人的犯罪行为在寻衅滋事犯罪上具有重合的性质,且在实质上存在紧密的意思联络,成立寻衅滋事的共同犯罪。最后,寻衅滋事独立成罪后,倾向于“严而不厉”的精神。表现为寻衅滋事行为方式得到了相对的明确,在行为的构罪标准上更加严格,但法定最高刑已从原先流氓罪的死刑降到了十年有期徒刑。

纵观全案,行为人卞井奎在卞龙、刘浩、王阜南、宋孝猛、姜玉的陪同下,醉酒后到医院治疗手伤,仅因医生要求先挂号缴费再拍片,就结伙殴打医生、损毁财物,破坏了正常的医疗秩序,损害了和谐的医患关系。被告人的打砸行为造成了两名医生轻微伤、医院财物损失4000余元的损害后果,其中部分行为人只造成一名医生轻微伤以及数额不大的财物损失,但所有行为人的犯罪行为在总体上具有重合的性质,成立寻衅滋事的共同犯罪。一审判决认定本案行为人均构成寻衅滋事罪,综合考虑各行为人认罪、悔罪态度及赔偿意愿,对各行为人作出9个月到11个月不等的量刑,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2014)甬镇刑初字第152号

二审裁定书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甬刑二终字第233号

2.案由 :寻衅滋事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韩永。

被告人:卞井奎,绰号“小黑”,男,1992年9月7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安徽省阜阳市颖东区杨楼孜镇。2013年12月18日因本案被逮捕。

被告人:卞龙,绰号“雄燕”,男,1986年9月7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安徽省颍上县江口镇。2013年12月18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徐明浙江法校(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浩,男,1982年10月15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安徽省颍上县江口镇。2013年12月18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石惠强浙江雄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上诉人):王阜南,男,1984年1月6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安徽省颍上县江口镇。2013年12月18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杨晓鸣浙江金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宋孝猛,男,1985年4月18日生,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安徽省颍上县江口镇。2013年12月18日因本案被逮捕。

被告人:姜玉,男,1985年4月3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安徽省颍上县江口镇。2013年12月18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沈伟峰浙江天职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洪磊;人民陪审员:洪志远许建永

二审法院: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钟培红;审判员:陈靖;代理审判员:潘效国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4年3月31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4年4月14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第二十三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

(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

(三)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

(四)非法拦截或者强登、扒乘机动车、船舶、航空器以及其他交通工具,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的;

(五)破坏依法进行的选举秩序的。

聚众实施前款行为的,对首要分子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法律条文

第二百九十一条 【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聚众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节严重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法律条文

第二百九十三条 【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法律条文

第二百九十三条 【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法律条文

第二百九十三条 【寻衅滋事罪】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