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阳等诉苏州市公安局虎丘分局要求确认不履行救助法定职责违法及请求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1.行政赔偿与刑事赔偿之分

本案原告在起诉被告行政不作为的同时,还要求被告给予国家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的国家赔偿包括行政赔偿与刑事赔偿两种:行政赔偿针对的是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刑事赔偿则主要针对行使侦查、检察、审判、监狱管理职权的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侵权行为。由于公安机关同时担负着国家治安管理与刑事司法两项职责,前者属于行政执法权,后者为刑事司法权,因而公安机关某一行为可能同时构成对上述两种职权的行使。而目前,我国行政诉讼附带的赔偿只能是行政赔偿,故本案中有必要对公安机关处警行为作明确的行政与刑事区分。

案发当日,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某宾馆内有人打架”,被告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打架”事件已转化为一起恶性刑事案件,民警控制住犯罪嫌疑人并将其带回,又将被害人金俊立送至医院抢救。后被害人因抢救无效死亡,被告为调查案情,对被害人进行了尸体解剖。可见,在整个处警过程中,出警、送被害人至医院等行为,属于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公民人身安全的行政行为,而抓获犯罪嫌疑人、讯问、解剖尸体等案情调查则是其行使侦查权的刑事司法行为,故原告关于被告未通知被害人家属即擅自解剖尸体的诉请,因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法院未作审查。

2.公民多元化法治需求与司法审查标准呈现张力

本案原告指责被告行政不作为主要出于两点理由:一是被告在接警后11分钟34秒才到达事故现场,出警不及时;二是民警未在第一时间拨打120,且民警缺乏医学常识,用床单裹住被害人送至医院,加重了其伤情。关于出警时间,目前法律上尚无明确规定。本案中,被告民警接到指令称“某宾馆内有人打架”,因“打架”尚不属于特别紧急或重大警情,出勤在外的巡逻民警十分钟赶至现场并未违反强制性规定,亦无事实证明其存在拒绝、推诿或故意延迟等情形,故从合法性审查角度看,被告不存在法律上的可责性。在暴力犯罪现场,民警先控制住嫌疑人以防危害扩大,后拨打120救助电话,为争取抢救时间又自行将被害人送至医院,该行为本身即履行救助公民安全职责之体现。原告认为被告民警应具备医学救护知识,系对公安行政行为更高层次的合理性与专业性要求,目前条件下被告执法水平尚难达到,法院若以此作为审查标准实属对行政行为过于苛求。

3.被诉行政行为瑕疵对合法性的影响

本案被告在其内部文件案件汇总信息中,记录第一次接警时间为02:59:41,到达现场时间为03:02:00,第二次接警时间为03:11:44,到达现场时间为03:10:00,显然存在失误之处。被告解释这是其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已在内部进行通报批评和教育。因本案中被告接警、出警时间有110指挥中心、宾馆录像等予以记录,被告的失误对其行为合法性尚不产生实质性影响,但这种“低级错误”却使行政相对人对政府产生极大不信任感。被告在诉前未能很好解释和说明,加深了原告的误解与不满,双方关系陷入更加紧张的状态。实践中,多数行政争议往往因类似情况引起,故法院在判决中提请被告今后予以重视,以进一步提高行政行为的规范性和人文性。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江苏省苏州市沧浪区人民法院(2011)沧行赔初字第0001号行政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苏中行赔终字第0001号行政判决书

2.案由 :确认不履行法定职责违法及请求国家赔偿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金明阳,住上海市宝山区南大路。

原告(上诉人):王逸凤,住上海市虹口区东长治路。

被告(被上诉人):苏州市公安局虎丘公安分局,住所地:苏州市新区运河路8号。

法定代表人:王伟民,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一审):施伟华、李梓,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二审):李梓、府春寅,该局工作人员。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江苏省苏州市沧浪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马文立;代理审判员:许林华;人民陪审员:吴劲

二审法院: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潘亮;代理审判员:林晓松张蕾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1年6月14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1年12月19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2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