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连贵诉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国家赔偿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起国家赔偿案。该案主要涉及是否应为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无罪的当事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问题。在审理中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制定时,尚未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了人民法院对提起公诉的案件进行审查后,对于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可以发回检察院补充侦查,因此,当时基本上没有因证据不足宣告无罪的情况。1995年《国家赔偿法》正式实施后,《刑事诉讼法》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第(三)项中明确规定了对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这一修改使《国家赔偿法》制定时考虑的赔偿范围有所变化,在目前尚无相关司法解释的情况下,不宜决定赔偿义务机关为因证据不足被宣告无罪的当事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第二种意见认为:根据《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对依法确认没有犯罪事实或者没有事实证明有犯罪重大嫌疑的人错误拘留的、对没有犯罪事实的人错误逮捕的以及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改判无罪而原判刑罚已经执行的等情形之一,并造成受害人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通州区人民法院以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宣告孙连贵无罪,表明通州区人民检察院将孙连贵逮捕关押,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第六十条第一款所规定的“应即依法逮捕的”条件,属于错误逮捕,符合《国家赔偿法》第十五条第(二)项规定的“对没有犯罪事实的人错误逮捕的”情形,因此,应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为孙连贵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是:《国家赔偿法》确定的赔偿原则是法定原则,即赔偿的范围由法律明确规定,而错误逮捕是法律规定应承担赔偿责任的一种情形;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犯罪嫌疑人予以逮捕,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关于逮捕条件的规定,是错误逮捕的一种情形,故依照法律规定应当予以赔偿。《国家赔偿法》关于对由于错误拘留、错误逮捕或者无罪错判,造成受害人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规定,当然也适用于被逮捕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被决定不起诉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宣告无罪的被告人。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的批复精神,为受害人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赔偿形式不宜作为决定书中的主文内容,但应在决定书的理由部分加以表述。综上,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的赔偿决定是正确的。

1.决定书字号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998)二中法委赔字第4号

2.案由 :要求国家赔偿案  

3.赔偿请求人与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孙连贵,男,40岁,北京市通州区人。

赔偿义务机关: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检察院(原北京通县人民检察院)。

法定代表人:岳振勇,检察长。

复议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法定代表人:马剑光,检察长。

4.审判机关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5.审结时间

1999年10月20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0年商事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