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善明申请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国家赔偿确认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起申请国家赔偿确认的案件,所涉保全措施是民事案件审理中经常会遇到的。本案的处理关键在于以下几个焦点问题的认定:第一,瑶海区人民法院所作(2009)瑶民一初字第3155-1号民事保全裁定是否违法。第二,瑶海区法院对林善明挖掘机采取的扣押保全措施是否属于超标的扣押的违法行为。第三,瑶海区法院未及时送达民事裁定书是否属于应当确认违法并予以国家赔偿的法定情形。第四,瑶海区法院迟延送达财产保全裁定书的行为是否造成林善明财产损失。第五,赔偿请求人林善明提供的现有证据能否证明其存在6万元实际损失。第六,瑶海区法院及其工作人员对林善明挖掘机采取扣押保全措施的行为是否符合应承担国家赔偿的法律规定。

1.关于瑶海区法院所作(2009)瑶民一初字第3155-1号民事保全裁定是否违法。

本案中因赔偿请求人林善明未按借款合同约定归还借款,故安徽建业公司在提起民事诉讼的同时,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并提供了财产担保,(2009)瑶民一初字第3155-1号民事保全裁定是赔偿义务机关瑶海区法院在对财产保全申请人安徽建业公司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及提供的担保财产进行审查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7年,下同)第九十二条第一款和第九十四条第一、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零一条的规定作出的,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一条等规定向林善明送达了保全裁定书。瑶海区法院作出的上述财产保全裁定、对林善明挖掘机采取扣押的保全措施符合人民法院可以对车辆等特定动产进行保全的有关规定及法定程序,所作裁定适用法律正确,保全程序合法。

2.关于瑶海区法院对林善明挖掘机采取的扣押保全措施是否属于超标的扣押的违法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财产保全限于请求的范围,或者与本案有关的财物”。林善明在借款《协议》中已经约定以其购买的挖掘机作为抵押向安徽建业公司借款,且挖掘机属于不可分割的财产,因此,瑶海区法院对存放于安徽建业公司处的林善明的挖掘机采取的扣押保全措施,不属于超标的扣押的违法行为。

3.瑶海区法院未及时送达民事裁定书是否属于应当确认违法并予以国家赔偿的法定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动产、不动产及其他财产权,应当作出裁定,并送达被执行人和申请执行人。查封、扣押、冻结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时发生法律效力。瑶海区法院在实施财产保全措施时未通知林善明到场,未及时送达民事裁定书,属于实施财产保全措施中程序上的错误,但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民法院国家赔偿确认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的应当确认违法并予以赔偿的法定情形。

4.关于瑶海区法院迟延送达财产保全裁定的行为是否造成林善明财产损失。

瑶海区法院虽未及时送达(2009)瑶民一初字第3155-1号《民事裁定书》,但没有因此给林善明造成财产损失,因为:(1)瑶海区法院对上述挖掘机采取保全措施时,该挖掘机并不在林善明处,亦不处于生产现场使用中,而是处于财产保全申请人安徽建业公司保管的状态。(2)在林善明于2009年10月27日以10万元银行存款作财产担保申请本院解除对挖掘机的扣押后,瑶海区法院依法于2009年10月30日作出(2009)瑶民一初字第3155-2号民事裁定,及时解除了对ZX210H-3型挖掘机一台(机号AWXE100071)的扣押。

5.关于赔偿请求人林善明提供的现有证据能否证明其存在6万元的实际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赔偿请求人、赔偿义务机关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或者反驳对方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有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情形的,应当由赔偿义务机关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承担不利后果”。林善明主张瑶海区法院迟延送达财产保全裁定造成其6万元损失的事实,依据的是其与合肥中建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中约定的相关内容及挖掘机的月使用费标准,该约定与安徽建业公司诉其偿还借款案中瑶海区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的行为之间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且林善明亦未能提供其他证据证明“瑶海区法院未及时送达民事保全裁定的行为已实际造成其挖掘机近一个月不能使用的损失6万元”。因此,赔偿请求人林善明提供的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存在6万元实际损失。

6.关于瑶海区法院及其工作人员对林善明挖掘机采取扣押保全措施的行为是否符合应承担国家赔偿的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第三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的强制措施、保全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造成损害的,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的程序,适用本法刑事赔偿程序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民法院国家赔偿确认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十一条规定:被申请确认的案件在原审判、执行过程中,具有下列情形之一时,应当确认违法:……(六)违反法律规定采取或者解除保全措施,给确认申请人造成损害的……(九)对查封、扣押的财物故意不履行监管职责,发生灭失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给确认申请人造成损害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根据国家赔偿法(指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民事、行政诉讼过程中,违法采取对妨碍诉讼的强制措施、保全措施或者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依法应由国家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上述规定,受害人取得国家赔偿的条件,必须是人民法院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中存在侵权行为,且致害行为必须具有违法或者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应予赔偿的情形,必须有法定的损害事实发生,损害事实与侵权行为具有因果关系。通过对以上几点的分析,本案赔偿义务机关瑶海区法院及其工作人员对林善明挖掘机采取扣押保全措施的行为对赔偿申请人林善明不构成侵权,不符合应承担国家赔偿的法律规定,林善明要求赔偿财产损失6万元的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一、二审法院的决定是正确的。

1.决定书字号

一审决定书 :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2011)瑶法赔字第01号赔偿决定书

二审决定书 :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合法委赔字第03号赔偿决定书

2.案由 :申请国家赔偿确认  

3.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

赔偿请求人:林善明,住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

委托代理人:刘家运湖北联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赔偿义务机关: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

法定代表人:李晓勤,该院院长。

委托代理人:宋德传,该院行政庭庭长。

委托代理人:吴彬,该院审判员。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俊;审判员:宋德传吴彬

二审法院: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传长;审判员:李萍张虹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1年9月19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1年12月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2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