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放鸣受贿案

法官观点

本案主要涉及“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认定问题。《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据此,受贿罪的成立分为两种情况:在国家工作人员主动索贿的情况下,只要利用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就构成受贿罪;而在国家工作人员被动收受贿赂的情况下,行为人必须要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因此,“为他人谋取利益”是认定非索贿型受贿犯罪的重要要件。

近年来随着我国打击贪污贿赂犯罪的力度不断加大,迫使一些企图利用手中的公职权力换取利益的腐化分子不得不改变行为方式,既要收受贿赂,又要将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做得更加隐蔽、更符合正常的工作程序,导致对“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认定变得模糊,给司法实践中部分案件的查处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在本案中,徐放鸣及其辩护人提出,徐放鸣没有利用职务便利为韩冰、刘敏所在的公司谋取利益,收受钱款与其职务行为无关。特别是在起诉书指控的第二项事实中,徐放鸣虽收受了刘敏给予的贿赂款,但却未实施任何积极主动的行为帮助刘敏所在的公司,只是在逐级呈报的审批手续上签了字。刘敏所在的公司在徐放鸣收受贿赂之前就一直承揽财政部的该项业务,且审批手续在徐放鸣签字之后仍需副部长、部长的签字确认才能生效,即使没有收受贿赂,按常理徐放鸣也应该会在审批手续上签字。可以讲,徐放鸣实施的是一种消极的帮助行为。而这种消极的帮助行为,是否符合刑法“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规定呢?

关于“为他人谋取利益”要件,长期以来存在客观要件说和主观要件说之分。所谓客观要件说,主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1989年《关于执行〈关于惩治贪污罪贿赂罪的补充规定〉若干问题的解答》之规定,“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同时具有‘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才能构成受贿罪。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正当,为他人谋取的利益是否实现,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据此,为他人谋取利益,是指客观上有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而不要求实际上使他人取得了利益。此种客观要件说存在许多问题,与受贿罪侵害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廉洁性的本质不符,与认定受贿既遂的标准不符,也与罪刑相适应原则不符。而主观要件说,将“为他人谋取利益”理解为“为了为他人谋取利益”,容易不当地缩小受贿罪的处罚范围,因为根据这一观点,只有当行为人主观上确实具有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意图时,才成立受贿罪,但事实上有的受贿人主观上并不具有这种意图。

2003年出台的《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赋予了客观要件说全新的含义,为司法实践中处理相关受贿案件提供了明确的指导。根据《会议纪要》的规定,为他人谋取利益包括承诺、实施和实现三个阶段的行为。只要具有其中一个阶段的行为,如国家工作人员收受他人财物时,根据他人提出的具体请托事项,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就具备了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要件。明知他人有具体请托事项而收受其财物的,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

综上,本案中对起诉书指控两起事实中“为他人谋取利益”之要件的分析认定如下:

1.徐放鸣是否利用职务便利为韩冰的公司谋取利益。经查,证人韩冰、于大路、胡楚寿的证言均证明了徐放鸣向于大路推荐中电租公司承揽农发行的汽车租赁业务的事实,而该业务由徐放鸣负责的金融司主管,使中电租公司得到了标的为人民币4.36亿元的汽车租赁业务。深圳农发行购买办公用房的财政额度审批由徐放鸣负责的金融司主管,徐方鸣不但向农发行推荐了楼盘,而且应韩冰之邀亲临深圳考察,并发表意见,使韩冰请托的楼盘售予深圳农发行,韩冰从中获取中介费人民币280万元。徐放鸣的上述行为,均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韩冰的财物,并且通过其影响力实施了为韩冰谋取利益的行为,理应认定为受贿罪。

2.徐放鸣是否利用职务便利为刘敏的公司谋取利益。经查,证人证言与书证均证明,刘敏所在企业与财政部之间的业务由徐放鸣负责的金融司主管,徐方鸣作为金融司的主要负责人,对相关业务的审批拥有决定权。刘敏为使其所在企业能够长期拥有该业务而给予徐放鸣钱款,徐放鸣在审批该业务合作方的过程中,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使刘敏的目的得以实现。徐放鸣明知刘敏的请托事项,仍收受刘敏给予的财物,即为承诺;徐放鸣在主管、审批该业务合作方的过程中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即为实施;最终认定徐放鸣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为刘敏的公司谋取利益,且已实现该利益。

综上,对于起诉书所指控的犯罪人涉嫌受贿罪中是否存在“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现分析如下:

1.犯罪人徐放鸣受韩冰等的请托,向时任农发行财会部主任的于大路推荐由中电租公司承揽农发行的汽车租赁业务,而该业务的主管部门正是徐放鸣负责的财政部金融司,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电租公司顺利的得到了标的人民币4.36亿的租赁合同,而作为中介方的韩冰从中获取了利益。此外,深圳农发行购买办公用房的财政额度审批也由徐放鸣所负责的财政部金融司主管,作为能够左右该项审批的负责人,徐放鸣不但向农发行推荐韩冰请托的楼盘,并且前往深圳考察并发表意见,使韩冰顺利地将楼盘售与农发行并从中获利。在使韩冰等人获利的同时,犯罪人徐放鸣收受了巨额财物,并以此作为为他人谋利的条件。在这些事件中,徐放鸣利用其身为财政部金融司主管人员的身份,对中电租公司中标和韩冰所请托楼盘的售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属于《会议纪要》所定义的“利用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手段。

2.犯罪人徐放鸣作为财政部金融司的主要负责人,在与刘敏等人所属的公司的往来业务中,拥有对相关业务进行审批的决定权。因此刘敏为使其所属企业能够长期拥有该业务,对犯罪人徐放鸣进行贿赂,而徐放鸣在明知刘敏所请托事项的前提下,仍收受刘敏所给予的财物。并在审批该业务的过程中,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使刘敏的目的得以实现。根据《会议纪要》的规定,明知他人有具体请托事项而收受财物的,应视为承诺为他人谋取利益。所以,将犯罪人的行为定性为受贿是合理的。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一中刑初字第1830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高刑终字第633号判决书

2.案由 :受贿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代理检察员:方洁。

被告人(上诉人):徐放鸣,男,1957年6月25日出生,汉族,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人,财政部金融司原司长,因本案于2005年15日被刑事羁押,同年6月30日被逮捕。

一审辩护人:张庆方北京市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审辩护人:徐冲北京市天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二审辩护人:陈申上海市友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陆银燕;代理审判员:张虹高嵩

二审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张淑平;代理审判员:许秀国立民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6年9月15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6年11月10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7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