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晓艳、姬晓玲诉车家沟村委会财物侵权纠纷案

法官观点

在我国有些偏僻落后地区,寡妇带财改嫁一般会遭到丈夫户族成员的反对,而本案却是一件由村民委员会出面反对寡妇带财改嫁,并已构成财物侵权的案件。由于这种案件在我国尚属少见,因而便具有典型意义。

在本案中,薛花莲已故丈夫所在单位发给其遗嘱(包括死者的母亲、妻子及二个女儿)的救济费和困难补助费是由该单位直接寄给东家沟村委会的,并要求该村委将款一次性付给死者遗嘱。而该村委从一开始就担心薛花莲带钱改嫁,于是除了按单位要求付给死者母亲150元外,其余属薛花莲母女三人的钱全部由村委擅自保存。因而薛花莲埋葬丈夫的花费也要从村委处领取报销,村委显然从接到款之日起便侵犯了母女三人对该款所享有的合法所有权。1979年,即丈夫病故后的第二年,薛花莲因独自抚育二个幼女有困难,意欲改嫁,便向村委索要所剩500元钱,村委不但拒绝付给原本属于她们母女三人的钱,反面逼迫薛花莲要与其婆母达成所谓的“改嫁协议”,名义上是一种协议,实际上是一种行政处理,因为“协议”中明确写了“大队处理”字样。按“协议”内容,村委不仅拒付500元,还要强迫薛花莲再交出200元,添成700元,由村委存入本村信用站,待次女成年后领取。这种行为不仅侵犯了薛花莲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侵犯了二个儿童的合法权益。非但如此,村委又言明,如薛花莲不与其婆母达成“改嫁协议”,村委就不给她办理改嫁后的户口迁移手续,这分明是在胁迫,是干涉寡妇改嫁的婚姻自由权,直接违反了我国婚姻法规定的婚姻自由原则。

在协议内容中,虽然写有“双方同意”字样及薛花莲的名字,但薛花莲本人并没有签字盖章,完全是村委会单方面拟写的。“改嫁协议”拟就后薛花莲不但没有向村委会付200元,并在改嫁前后一直索要村委扣留的款,以至向法院起诉。因此,这个“改嫁协议”是村委在封建意识支配下用行政手段处理民间纠纷的产物,显然是违法的,是无效协议。

由此可见,二审法院判决是正确的,而一审法院判决是错误的。对于同一个案件之所以作出两种截然相反的判决,其根本原因是,一审法院只审查了“改嫁协议”上的文字内容,而忽视审查该协议的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是否合法,即在签订协议时,协议内容是否反映了薛花莲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否由她本人在协议上签字盖章。而事实恰恰是东家沟村委会在反对寡妇带财改嫁的封建思想影响下单方面拟写的协议内容,协议内容本身就违背了薛花莲的真实意愿,她的真实愿意是向村委会要钱,而不是再让村委保存该款。这说明实质要件是违法的。从形式要件讲,薛花莲并没有在协议上亲手签字盖章,因而形式要件也不合法。由此可见“改嫁协议”显然是一种无效协议。一审法院以无效协议为据作出的判决只能导致错判,而二审法院通过调查审理依法查明了事实真相,认定协议无效,其判决当然是正确的,它有效地保护了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本案的审判再次说明中国社会主义法律是能够切实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的。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陕西省子洲县人民法院[1990]民字第76号

二审判决书 :陕西省榆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1991]民字第221号

2.案由 :财物侵权纠纷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姬晓艳,女,18岁,陕西省临潼县华清中学学生。

原告(上诉人):姬晓玲,女,16岁,陕西省临潼县韩峪乡责园村农民,系姬晓艳之妹。

法定代理人:薛花莲,女,42岁,陕西省临潼县韩峪乡枣园村农民,系二原告人之母。

诉讼代理人:(一审)吴福仲,男,51岁,陕西省临潼县韩峪乡枣园村农民,系二原告之继父。

诉讼代理人:(二审)胡守奋榆林地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子州县周家硷镇车家沟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姬乃礼,村长。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陕西省子洲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杜芳生;审判员:李光亮杜修章

二审法院:陕西省榆林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长胜;审判员:刘生华;代理审判员:曹兴华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1990年12月25日

二审审结时间 :1991年9日11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中国高级法官培训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2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