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伟健、黄微等诈骗案

(共同犯罪)

法官观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是否应认定黄微、钟美兰、邓曾龙等人为诈骗集团的共犯。二是未接通电话是否应计入诈骗分子拨打的诈骗电话数量。我们分别论述如下:

1.黄微、钟美兰、邓曾龙等人属于诈骗集团的共犯

审理过程中,一种意见认为,郑伟健对诈骗集团将其搭设的VOS平台用于诈骗是明知的,且同诈骗集团进行了意思联络,认定郑伟健系诈骗集团的共犯是恰当的。但黄微等人是郑伟健雇佣的职员,虽然明知平台是诈骗集团实施诈骗的工具,并从事调试诈骗电话线路工作,但三人同诈骗集团并无意思联络,并无共同实施犯罪的故意,故诈骗分子拨打诈骗电话的行为不能归责于黄微等人,三人不属于诈骗集团的共犯。另一种意见认为,虽然黄微、钟美兰、邓曾龙三人并没有同诈骗集团直接进行意思联络,但他们明知诈骗集团要实施诈骗犯罪,仍为其调试通讯传输通道,按照《诈骗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应当认定三人为诈骗集团的共犯。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黄微、钟美兰、邓曾龙同诈骗集团之间有间接的共同实行犯罪的意思联络

本案中,诈骗集团向郑伟健购买诈骗平台的使用权时,二者之间已经达成了共同犯罪的合意———诈骗集团负责拨打诈骗电话,从被害人处骗取钱财,起着冲锋陷阵的作用;郑伟健则负责保障诈骗集团在实施犯罪过程中线路的稳定,起着后勤保障作用。郑伟健的行为在诈骗集团实施诈骗行为中是不可或缺的,双方就共同犯罪的分工是直接且明确的,并在此意思联络下默契地配合进而实施犯罪。本案审理法院认定郑伟健系诈骗集团的共犯是准确的。至于黄微等人,虽然他们没有像郑伟健一样同诈骗集团进行了直接的意思联络,但他们之间存在间接的意思联络:三人作为郑伟健雇佣的马仔,在工作中发现其维护的VOS平台系诈骗集团实施诈骗的工具,却决定继续维护诈骗平台,他们的行为实际上已经默许了郑伟健同诈骗集团之间达成的犯罪要约,并加入进来,帮助犯罪分子调试诈骗线路,三人同诈骗集团之间达成了间接的共同实行犯罪的意思联络。

(2)即使诈骗集团没有向黄微等人发出共同犯罪的要约,依照片面共犯理论,三人仍应对诈骗集团的行为负责

虽然诈骗集团并不明知黄微等人的存在,但黄微、钟美兰、邓曾龙三人是明知诈骗集团的存在的,且在明知诈骗集团将三人调试的线路用于诈骗活动的情况下,仍积极地为诈骗集团实施诈骗创造条件,他们三人的行为在客观上促进了犯罪的实行与结果的发生,三人的行为同诈骗集团的诈骗行为构成了物理的因果关系,因此即使诈骗集团没有向黄微、钟美兰、邓曾龙发出共同犯罪的要约,没有就实施犯罪进行意思联络,根据片面共犯理论,三人仍应对诈骗集团的诈骗行为负责,这也是《诈骗解释》第七条规定的应有之意。

2.未接通电话应计入诈骗分子拨打的诈骗电话数量

虽然各行为人未对诈骗电话数量提出异议,但审理过程中,一种意见认为:刑法设立诈骗罪的目的是保护公私财物,对于未接通电话,由于对方无应答或者未接通,行为人拨打这种类型的电话根本不可能达到骗取钱财目的,属客观不能犯,因此应将这部分数量从总数中扣除。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属于电信诈骗,电信诈骗不仅仅侵害被害人的财产权,而且还破坏社会正常的通信秩序,从打击犯罪的角度,不论拨打诈骗电话接通与否,相应电话均应计入诈骗分子拨打的诈骗电话数量。

笔者同意后一种观点,未接通电话应计入诈骗分子拨打的诈骗电话数量。

(1)电信诈骗不仅侵害被害人的财产权益,还严重破坏正常社会经济秩序,依照行为犯理论,未接通电话亦应计入诈骗电话数量。

一方面,随着我国金融、通信业的快速发展,虚假信息诈骗犯罪迅速在中国发展蔓延,借助于手机、固定电话、网络等通信工具和现代的网银技术实施的非接触式的诈骗犯罪可以说是迅速地发展蔓延,给人民群众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另一方面,虽然被骗的受害者是少数,但群众对这种诈骗短信是百般厌恶、深恶痛绝,对电信部门、司法部门的打击力度也存在非议,这种诈骗行为不但给正常的电信通讯造成非常大的冲击,还使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遭受冲击,致使社会资源遭受巨大浪费,人民群众深受其害,反应非常强烈,从某种程度上讲电信诈骗已经成为社会治安的突出问题,成为社会的公害。电信诈骗同一般诈骗行为是存在一定差异的,虽然刑法对二者的规定均旨在保护被害人的财产权益,但从社会防卫的角度看,惩罚电信诈骗偏重于保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故电信诈骗行为近似于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在相应的犯罪构成标准上,也应当选用行为犯理论———只要诈骗分子实施电信诈骗行为,不论该行为是否可能骗取被害人财物,由于电话一经拨出即已经侵犯到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相应行为就应当视为司法解释中认定的行为,予以认定。

(2)从打击犯罪,节约司法资源的角度来看,未接通电话数量也应计入诈骗电话数量。

电信诈骗和传统犯罪有很大的区别,不像普通的刑事案件有犯罪现场可以提供的大量痕迹物证,电信诈骗是远程的、非接触式的,运用现代的很发达的通信技术还有网银的技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完成作案,且骗取的大量钱款往往在几分钟内就转移到各地,并被人迅速取走。公安机关侦办一起这样的案件需要投入大量的警力、经费,要派出很多的专案组,到处拿着法律手续找银行、找通信部门查电话、查账号,哪个环节出了一点差错都会影响侦查工作。相对于一般案件,侦破这种案件需要投入的精力是相当大的。某种程度上讲,打击力度的相对不足也是电信诈骗发展较快的诱因之一。因此,一方面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角度来看,采用较高司法认定标准,会使犯罪分子违法成本大大降低,使其更加疯狂地实施犯罪以获取不法利益,这显然不利于打击现在极其猖獗的电信诈骗犯罪。另一方面从打击犯罪的角度来看,如果在司法认定上采取更为严格的标准,将会耗费司法机关过多的司法精力,提高侦破此类案件的司法成本,不能高效利用有限的司法资源。综上,未接通电话应计入拨打的诈骗电话数量。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2014)锡法刑二初字第34号

二审裁定书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锡刑二终字第33号

2.案由 :诈骗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余景军。

被告人(上诉人):郑伟健,男,1977年11月4日生,汉族,中专文化,劳务人员。2013年8月21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陆婷江苏金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上诉人):黄微,男,1984年12月4日生,壮族,中专文化,劳务人员。2013年8月21日因本案被逮捕。

被告人(上诉人):钟美兰,女,1989年12月7日生,汉族,中专文化,劳务人员。2013年8月21日因本案被逮捕。

被告人:邓曾龙,男,1989年1月16日生,汉族,初中文化,劳务人员。2013年8月21日因本案被逮捕。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赵晓燕;人民陪审员:朱贞洁颜冠华

二审法院: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范莉;代理审判员:华栋陆启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4年2月19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4年4月2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此法律条文尚在收集中...

法律条文

此法律条文尚在收集中...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