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白象天鹅电池有限公司诉无锡高达电池有限公司等商标侵权案

法官观点

1.运用推定的证据规则,认定从富士公司查获的假冒“白象牌”电池来源于高达公司。

面对高达公司在庭审中否认在富士公司查获的假冒“白象牌”电池来源于自己的公司,法院采用的是综合全案推定的证据规则,即从本案查获的增值税发票,电池的销售单价,销售的数量,电池的品牌,结合高达公司以前已有制假行为,故法院认定在富士公司处发现的假冒“白象牌”电池就是来源于高达公司。

综合全案推定的证据规则是“打假”案件中的一项重要的、行之有效的规则。因为制假者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总是想方设法不留证据,或者隐匿、毁灭证据,这就要求法官能从现有证据中找出制假者留下的破绽,运用证据规则,果敢地作出认定。但是,运用上述证据规则必须遵循两项原则:一是证据之间不能有相互矛盾之处;二是在民事案件中,该推定在逻辑上只要充分即可。换句话说,只要能够形成证据优势。

也有人认为,综合全案推定的证据规则包含了一定程度的法官自由心证。笔者认为这样的提法不无道理。针对“打假”案件的特点,应当允许法官有合理、适度的自由心证权。如果对证据的要求过于严格,对法官心证的限制过多,在实践中将会造成放纵假冒的后果,这对市场经济秩序的规范与完善是极其不利的。

2.关于如何确定高达公司和顾永彦的侵权赔偿数额。知识产权案件的侵权损害赔偿一直是司法实务界争论的一个难点问题。尤其在“打假”案件中,传统的计算侵权损害赔偿的方法,即计算原告损失或被告获利更是难以运用。因为被告在制假过程中均采用一些隐蔽的手法,可查证到的证据有限,真实的制假数量根本无法统计。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可以考虑被侵犯的知识产权的种类、内容,侵权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酌情采用定额赔偿的方法,但不宜超过50万元(新修改的《商标法》第五十六条已将上述司法解释的内容吸收进去)。鉴于高达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假冒原告的“白象牌”商标,屡教不改,制假数量大,侵权性质恶劣,故决定对其适用定额赔偿的最高额50万元;对顾永彦辩称其在苏州市工商局承认的制假30余万节的数量中有大部分是在高达公司的职务行为,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顾永彦侵权的性质同样恶劣,故酌定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5万元。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0)沪一中知初字第67号

二审判决书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0)沪高知终字第34号

2.案由 :商标侵权案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上海白象天鹅电池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范宪,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继明,上海白象天鹅电池有限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施全红上海市华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无锡高达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达公司)。

法定代表人:顾耀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高志平江苏无锡高志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顾永彦,男,汉族,1951年12月22日出生,住江苏省锡山市前洲镇浮舟村陈家坝。

委托代理人:华江燕江苏无锡泰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老同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同盛公司)。

法定代表人:顾栋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毛伟亮,老同盛公司员工。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蒋丽珍;代理审判员:黎淑兰刘洪

二审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须建楚;审判员:于金龙王海明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1年4月25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1年9月11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商事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