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新国诉南宁本太郎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电子证据的采信)

法官观点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刘新国停车时是否开启“设防”信息。要认定这一事实,首先需要对电子证据进行分析。电子证据是指以电子形式存在的、用作证据使用的一切材料及其派生物。它既包括反映法律关系产生、变更或先灭的电子信息正文本身,又包括反映电子信息生成、存储、传递、修改、增删等过程的电子记录内容,主要有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网上聊天记录、手机短信、电子签名、域名等。随着2012年《民事诉讼法》正式将“电子数据”规定为法定证据种类之一,电子证据在诉讼中取得了合法地位。判断电子证据是否可以采信,仍需要从电子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三个方面进行考察。真实性不仅要求形式真实,还要求其内容是对客观事物的真实反映。关联性要求该电子证据能够证明何种事实、这一事实对案件中争议的问题有无实质意义,而法律对这种关联性有无具体要求。至于合法性,则要求:电子证据必须具有合法形式;提供、收集证据的主体必须合法;证据内容必须合法;证据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违反法定程序收集的证据不具合法性。一般来说通过以下途径收集的电子证据是不合法的:通过窃录、窃取方式获得的电子证据;通过非法搜查、非法扣押方式获得的电子证据;通过非核证程序获得的电子证据;通过非法软件获取的证据。

本案中,从存在形式来看,手机短信是客观的,它是一种切实存在。其反映的内容为刘新国在什么时间段开启电动车的“设防”功能。本太郎公司认为清单中记录的原告的手机收到信息时间即20:44:00是在原告电动车被断电后,总台自动向原告发送的信息,不属于原告停车的“设防”,因电动车被断电时,此操作的防盗功能自动开启并向原告发送,不需要任何“设防”操作,而开启“设防”操作是用原告的手机发送sf的信息到合同约定的“设防”手机号码187××××2503。该证据中记录户名虽为张某,但原、被告双方均确认一直由原告使用,而通话清单来源于移动公司,真实地反映了原告手机的使用情况,在该证据中也记录有原告手机与被告手机号码187××××2503的通话记录。除此之外,被告提供的数据详单与原告提供的GPS记录均为同一编号即003007003,除时间的分秒、定位、方位不同外,记录的其他数据均相同,特别是2013年6月5日19:00后车辆状态的记录均为未“设防”,证据由作为GPS销售单位的第三方提供并确认,数据详单与GPS记录具有关联性并能互相佐证,故该数据详单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可以确定为定案依据。

根据常识,移动电话对外发送短信需要扣除信息费用,但接收短信不需要收取费用,而在短信详单中,显示在2013年6月5日只有1条短信扣费信息,即“时间20:44:00、对方号码187××××2503、类型发送、金额0.10元”,由此可以认定,号码135××××5761于当日20:44:00向号码187××××2503发送短信成功,随即号码187××××2503将“开启GPS防盗成功!”的短信发送至号码135××××5761,故刘新国并没有在当日的19:02停车时设防成功。而在电动车被盗之后,本太郎公司亦通过GPS卫星定位追踪仪协助刘新国追踪被盗的电动车。因此,本太郎公司根据双方之前签订的“‘本太郎’电动车GPS卫星追踪仪缺陷赔偿协议”而享有责任豁免权,刘新国要求本太郎公司赔偿其丢失的车辆价款4146元不成立。故本案一、二审法院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都是正确的。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2013)兴民二初字第817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南市民二终字第213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买卖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刘新国。

被告(被上诉人):南宁本太郎工贸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柄树,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继,该公司销售经理。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梁振郁;人民陪审员:何贞肖楠

二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耿莉;审判员:汪秋红;代理审判员:韦婷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3年12月31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4年8月29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商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