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精通科技实业有限公司诉厦门信达商情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案

(侵犯商业秘密)

法官观点

本案是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首起网络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在处理本案时,着重把握了案件审理的两个方面问题:

1.依职权采取证据保全措施,确保案件的正确处理。本案原、被告的信息均发布在网络上,网络信息不仅具有传播速度快捷等优点,尚存在保存的不稳定性等缺点,当事人易于隐匿或删除这些证据。诉讼中,若不及时采取必要的措施,可能会出现证据灭失或难以取得的情况,会给今后的实体审理带来困难。因此,在原告厦门精通公司向法院起诉后,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依职权对被告厦门信达商情进行了证据保全,及时从网上下载了有关“企业上网1+1体系”的内容,扣押了该体系形成的有关证据材料。从而为本案关键的实体问题的公正审理打下了基础,本案双方当事人对此颇为赞赏。

2.被告厦门信达商情、李韶军是否侵犯了原告厦门精通公司的商业秘密。对此,合议庭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1)原告厦门精通公司的4E电子商务体系是否具有秘密性。从案件查证的事实分析,原告厦门精通公司的4E电子商务体系中有关的商业信息、经营策略及市场宣传等内容均已发表在其网站“中国频道”上,任何人在访问该网站时均可知悉其内容,可见4E电子商务体系的内容是公开的,因此,原告厦门精通公司提供的具有商务服务内容的4E电子商务体系不具有秘密性。但是,该体系所对应的有关价格的套餐报价系统并未在网上完全公开,只有在输入相关的用户名和密码后方可进入。可见,这部分内容并非任何一个上网的人可以随意看到,而是有针对性的,应当具有秘密性。

(2)被告信达商情的“企业上网1+1体系”是否与原告厦门精通公司的4E电子商务体系相似,尽管被告信达商情的“企业上网1+1体系”与原告厦门精通公司的4E电子商务体系的服务内容和形式均为相似,但套餐服务的内容却完全不同。法院认为,套餐报价系统的核心是所提供的服务内容,而非金额。因此,衡量两者是否相似,应从两者的服务内容出发进行比对,况且从人民法院保全的“企业上网1+1体系”的证据表明,“企业上网1+1体系”的创意人并非李韶军,而是信达公司的周日新等职员,该公司还因此奖励了这些人员。因此,在原告厦门精通公司无法提供反证推翻现有事实的情况下,应认定被告厦门信达商情提供的证据是客观真实的。原告厦门精通公司主张被告信达商情侵犯了其4E电子商务体系的套餐报价系统是不成立的。

(3)从原告厦门精通公司对其商业秘密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也可以进一步印证4E电子商务体系的内容不具有保密性。因为原告厦门精通公司在明知被告李韶军向其应聘时系被告信达商情的总经理,后李韶军仍未与被告信达商情解除劳动关系,仍然是被告信达商情的员工的情况下,主动要求李韶军参加其工作会议,将“公司的重大经营活动和策略”均告知李韶军。可见原告厦门精通公司对其主张的“商业秘密”的保密在客观上是采取了一种放任的态度,现在又以此主张李韶军侵犯其商业秘密显然证据不足。

综上所述,原告所主张的“商业秘密”由于缺少秘密性和采取保密措施等必要条件,其主张未能得到法院的支持,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是正确的。

1.判决书字号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厦知初字第02号

2.案由 :不正当竞争案  

3.诉讼双方

原告:福建省厦门精通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精通公司)。

法定代表人:龚少晖,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忻福建省厦门友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丽娟,厦门精通公司职员。

被告:福建省厦门信达商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商情)。

法定代表人:周昆山,董事长。

被告:李韶军,男,1970年2月11日出生,汉族,系信达商情职员。

被告共同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于海燕、汪卫东,福建省厦门兴天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组织: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王灵石;代理审判员:林勤曾聆

6.审结时间

2001年3月17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商事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