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川仪总厂有限公司诉重庆盖德仪器仪表有限公司侵害名称权、标识权不正当竞争案

法官观点

1.企业名称权包含了转让、标注使用等积极权利,同时也包含禁止非最终用户的撤换使用等消极权利。

我国对企业名称权的保护并没有如对专利、商标等的专门立法保护,而是分散于《产品质量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企业名称登记管理条例》等不同位阶的法律、法规中。但是,分析其权利之内容,企业名称权的权利人除了可以在自己生产的商品上真实标注其名称,积极地行使名称标注权外,权利人还应当有禁止他人擅自撤下其企业名称并利用其商品进行虚假标注的权利。企业名称与作为其载体的商品,通过市场相互作用、相互影响,质量恒定而优质的商品为市场所确认,知名度得以提升,而附载其上的识别性标记——企业名称,其知名度也会得到强化,消费者或者市场经营者能够对商品或者企业进行相互识别,特别是对正处于创名牌商品的企业,这种相互识别的功能就更为重要。

借他人知名企业名称在其不知名商品上标注,进而为这种不知名商品进入市场开道的伪造、冒用、盗用他人企业名称的行为,正在于经营者违反市场的诚实信用原则,意图使他人知名的企业名称与自己不知名的商品相联系,产生混淆和误认。有关法律、法规予以明确的侵权行为也主要是指这种情况。而借他人知名商品为其开道恰恰相反,其意图是使他人的知名商品与自己产生某种联系,淡化或者切断他人的知名商品与标注其上的企业名称的有机联系,这同属于市场混淆行为。其行为的实质,不但剥夺了他人在自己的商品上真实标注生产者即企业名称的权利,还剥夺了他人借其有良好市场声誉的商品提高企业知名度的权利。虽然有关法律、法规对此并无明确规定,但是,法官不能拒绝裁判。诚信原则作为民事法律的“帝王条款”,其依然对此种行为存在规制作用。

在目前的法律架构下,企业名称权作为知识产权的权利客体,相关立法分散而粗糙,判决对企业名称权权利性质、内容以及功用的理解阐述,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尝试,应当说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特别是对于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的完善和知识产权审判实践,更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2.对企业名称权权利行使的限制。盖德公司虽然有权在对他人的产品改造加工后标注自己的商标和厂名,但这种权利的范围当限制在对商品的内外在的实质性改动上。这种实质性改动的本质在于,使改动后的商品与改动前的商品形成前后两个不相同的商品,至少能够为相关消费者所区分和识别。在本案中,盖德公司对川仪公司变送器的改动属于非实质性改动,其目的是为宣传自己的产品打下基础。因此,无论是从其主观动机或是从实际结果来看,盖德公司的行为均起到了混淆市场的作用。这种利用他人的商品为自己的牌子开路与利用他人的品牌为自己的商品开路一样,均属于法律所禁止。

判决注意到了对企业名称权作为知识产权客体进行保护的基本原则,即权利限制原则。在本案中,对该原则的运用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即川仪公司行使名称权不得妨碍技术进步,具体来说,就是川仪公司不得挟名称权行使之名,阻碍盖德公司对其产品的技术改进;而盖德公司行使名称权亦不得挟技术进步之名,行侵犯名称权之实。权利限制原则可以很好地规制权利人,使其正确行使权利。但各类知识产权权利行使的限制均存在一个“临界点”,就本案而言,判决明确了两个问题,一是明确“临界点”为“是否对商品进行实质性改动”;二是明确实质性改动的判断,即“使改动后的商品与改动前的商品形成前后两个不相同的商品,至少能够为相关消费者所区分和识别”。判决所明确的企业名称权权利行使的临界点及操作判断是否精准,尚有待知识产权审判实践的进一步检验,但该判决至少已走出了具有积极意义的第一步,在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上进行了可贵的探索和尝试。

3.未注册商标并非不能获得法律的保护。我国实行商标登记注册制度,对未注册商标的保护,在理论以及司法实践中均存在一定的分歧和争论。本案判决将这些争论予以搁置,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包括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并主要考虑其作为一种未依法律上升为民事权利的标识,应存在相应的民事权益并应给予相应的保护,将未注册商标纳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九条予以保护,符合法律的基本精神。其主要理由有以下三点:

(1)由于我国实行商标在核定商品上使用的制度,但该标识所有人在其他类产品上已注册使用,且在被仿冒的商品上实际使用多年(至起诉时已近5年时间),因此,其虽然非为驰名商标不能跨类保护,但并不意味着无民事权益存在。

(2)该“川”字贵为标识,已有揭示商品来源和生产者之功用。对于变送器商品而言,其虽非为注册商标,但已具备商标的基本属性和功能,即具有识别性和避免混淆之功能。

(3)《反不正当竞争法》系规制市场经济秩序的“经济宪法”,其在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中具有“兜底”的性质和功用,其不应对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市场混淆行为“视而不见”、“坐视不管”。

此外,判决对知识产权的侵权损害赔偿原则亦作了积极的探索,如对营业利润的界定。对于故意侵权、恶意竞争行为,亦体现了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价值理念。同时,判决对“标识权”进行的澄清,亦有积极的实践意义。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0)渝一中经初字第610号

二审判决书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00)渝高法知终字第18号

2.案由 :侵害名称权、标识权不正当竞争案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重庆川仪总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仪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维梁,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殊凡,川仪公司法规处处长。

委托代理人:冯九红,重庆川仪七厂(以下简称川仪七厂)职工。

被告(上诉人):重庆盖德仪器仪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盖德公司)。

法定代表人:高先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周忠、黄雪莲,重庆新隆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陈波;审判员:顾河;代理审判员:穆健

二审法院: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邹廷清;审判员:孙红;代理审判员:程晓东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0年9月18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1年7月16日依法延长审限 :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商事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