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斌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案

(发回重审)

法官观点

本案案情并不复杂,但涉及此罪与彼罪,应当适用新刑法还是旧刑法的问题。

首先,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是指行政执法人员徇私舞弊,对依法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不移交,情节严重的行为。就是说,构成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行政执法人员。“行政执法人员”是指在具有行政执法权的国家行政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即公安、工商、税务、海关、检疫等行政机关中行使行政职权的人员。犯罪的主观方面必须是出于故意,即行为人明知对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不移交的行为会产生危害社会的后果,是违反法律规定的,而故意实施不移交的行为。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行政机关正常的行政执法活动。在犯罪的客观方面,行为人实施了对依法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责任的案件不移交,情节严重的行为。单纯从这些方面来看,作为派出所所长的王大斌在派出所收了5000元罚款后,即将贩毒嫌疑人杨永祥释放,导致后来杨永祥又犯奸淫幼女的重罪,其不移交刑事案件的行为情节是严重的,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百零二条的规定,构成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一审法院正是这样认定和判决的。一审过程中,被控、辩双方和一审法院忽视的,在本案中又是很重要的是王大斌放走杨永祥的是1997年7月23日,这个时间,新《刑法》虽已颁布4个月,但却没有施行,新《刑法》自1997年10月1日起施行。根据新《刑法》第十二条的规定,新刑法原则上不溯及既往,但如果新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或者比原有的法律处罚为轻的时候,应当适用新的法律,即“从旧兼从轻”原则。1979年《刑法》没有规定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的罪名,只规定了徇私舞弊罪,不能直接比照是新法处罚轻还是旧法轻。

其次,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后又以新的罪名重新对被告人提起公诉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在人民法院判决宣告之前,人民检察院能否撤回起诉,《刑事诉讼法》没有作出规定,《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五条规定的“检察人员发现提起公诉的案件需要补充侦查,提出建议的”,“可以延期审理”,实际上,延期审理期间,也是人民检察院在法定审理过程中发现公诉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回案件补充侦查。但这一规定不包含在法院判决宣告之前,公诉机关撤回起诉的情形。而实践中会遇到两种情况:一是人民检察院认为这个案件不具备公诉条件,主动请求撤诉;二是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了新的事实、原起诉有误,可能影响定罪的,人民法院只能通过人民检察院补充或变更起诉,不能自己依照新的事实直接进行判决。这两种情形,均需要两者意见一致时,人民检察院才能撤回,待公诉条件具备时重新起诉或者按照新的事实补充、变更起诉。最高人民法院总结多年来的审判实践经验,在1998年6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89次会议讨论通过的《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在判决前,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理由,并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一般来说,人民法院对人民检察院的撤诉是予以准许的,比如说人民检察院认为该案件不具备公诉条件,采取补充侦查、调取新的物证等方式仍不足以弥补,需要撤诉的,人民法院对该案件也不可能作出正确判决,延期审理也无法补救,就是说,撤回起诉的理由正当,应予准许。但是如果通过审理发现案件事实清楚,但依法不应受刑事处罚,审判结果应是宣判无罪,人民法院审查人民检察院的撤诉理由时发现,并非因为公诉条件不具备,而是通过庭审发现被告人可能要被宣判无罪,撤诉的目的是出于面子观念,撤回起诉后,采取其他方式处理,这就应裁定不予准许,这体现了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的原则。本案被二审法院发回重审后,原审法院意识到原判决适用法律有误、定罪量刑不当,必须经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对被告人王大斌无法定罪量刑,经两机关协调一致,原公诉机关同意撤回起诉,并以新的罪名重新对被告人提起公诉,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由本案的处理,我们可以得到启示,对于生效的刑事判决,如发现了新的事实,推翻了原判决,原判定罪量刑有误,人民法院决定重审后,也只能通过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重新变更起诉的程序解决。

最后,对行为人应不应该适用缓刑。我国《刑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缓刑,是对原判刑罚附条件的不执行的一种制度。按我国刑法的规定,适用缓刑必须具备以下条件:(1)犯罪分子被判处拘役或者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是适用缓刑的前提条件;(2)犯罪分子不是累犯。(3)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认为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才可以宣告缓刑。按照1979年《刑法》第一百八十八条的规定,被告人王大斌构成徇私舞弊罪,一、二审法院的判案理由说得很清楚,其被判处二年有期徒刑,又不是累犯,前两个条件均具备,但是从犯罪情节上看,行为人作为派出所所长,明知贩毒1克就要受刑事处罚,在审理中,既辩解不知晓杨永祥贩毒情况,又辩解是为深挖“毒源”,追杨永祥的上线,互相矛盾。其辩称所收5000元是没收非法所得,而不是罚款降格处理,作为派出所长应该知道(可他忽略了),贩毒非法所得达5000元,按当时的一般价格,贩毒数额起码有20克,远远超过应追究刑事责任的数额了,用这一条理由来辩解其无罪更不能成立了。行为人释放罪犯,导致罪犯重新犯罪,侵犯他人的人身权利,给社会带来很大的危害,且在重审一、二审中王大斌一直都坚持不构成犯罪,这当然不能说行为有“悔罪表现”,因此,本案对行为人不应适用缓刑。一、二审判决对为什么适用缓刑并没有充分地进行说明,这是本案的一个缺陷。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法院(2000)修刑初字第165号

二审裁定书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筑刑一终字第25号

一审重审判决书 :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法院(2001)修刑初字第58号

二审重审裁定书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筑法刑一终字第146号

2.案由 :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徇私舞弊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明永兰。

被告人(上诉人):王大斌,男,1965年9月26日生,汉族,贵州省修文县人,原系修文县公安局龙场镇派出所所长。2000年12月28日因本案被逮捕。

一、二审辩护人:杨光辉佳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贵州省修文县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吴勇;审判员:李树萍;代理审判员:刘健

一审重审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郑家华;审判员:文忠祥林家华

二审法院: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赵成能;审判员:熊志强刘志荣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0年12月31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1年2月8日

一审重审审结时间 :2001年4月26日

二审重审审结时间 :2001年6月27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