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雁龄诉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里屯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

(盗刷借记卡行为及责任的认定)

法官观点

1.伪卡交易的认定问题

伪卡交易的认定,是发卡行承担责任的前提条件。是否存在伪卡交易,通常也是当事人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关于伪卡交易的范围,目前没有统一的规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发布的《关于审理伪卡交易民事案件座谈会纪要》中对此进行了四项列举,并以“其他能够证明伪卡交易的情形”为兜底条款。其中,“涉案银行卡账户短时间内在异地交易,有证据证明或依据常理推断持卡人未在该时该地交易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经验法则,结合交易行为地与持卡人所处的距离、交易时间和报案时间、持卡人身份、持卡人的陈述情况,综合考虑后对伪卡交易作出认定)”是最常见的认定伪卡交易情形。

本案中,持卡人在收到账户异常变动后,立即致电发卡行客服电话,核实是否确实发生上述情形;并及时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并取得报警回执,同时结合持卡人实际所在地与异地刷卡的事实,可以推断,涉案交易应属于伪卡交易。

2.伪卡交易民事案件的刑民交叉问题

伪卡交易属于典型的刑民交叉案件,基本上均出现因银行卡被他人伪造并消费或取现导致的持卡人起诉发卡行违约责任的纠纷,但对于是否属于并适用“先刑后民”的原则,各地法院的处理不尽相同。根据目前的规定,于2005年7月25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银行储蓄卡密码泄露导致存款被他人骗取引起的储蓄合同纠纷应否作为民事案件受理问题的批复》针对因银行储蓄卡密码被泄露他人伪造银行储蓄卡骗取存款人银行存款的问题,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但审判实践中,除部分判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上述批复的解释受理或继续审理外,有部分数量的法院在审理伪卡交易民事案件时,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第十一条对民事案件程序作出处理。对于如何判断最高人民法院该规定中所述的民事案件与犯罪嫌疑“有牵连”是或不是“同一法律关系”,法院的适用标准也存在差异。

关于盗刷银行卡犯罪,就实际情况而言,其大多数呈现团伙作案、跨地区甚至跨境作案的特点,侦破难度较大。对于持卡人,如须待刑事案件侦破,则会因期限过长有碍于对持卡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同时,伪卡交易民事案件一般为持卡人诉请发卡行或者收单机构、特约商户承担赔偿账户内资金损失及利息损失的民事责任。该情况与伪造银行卡、盗刷卡内资金的行为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同时,基于存款关系与骗取存款为两个独立的法律事实的前提,民事案件的审理并不影响刑事犯罪的处理,即存在刑、民事案件审理的理论基础。

本案中,工行三里屯支行也提出了应当“先刑后民”的上诉意见,但基于以上分析,法院认为,汪雁龄与工行三里屯支行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本身不涉及犯罪,同时亦没有证据证明汪雁龄是刑事案件的共同犯罪嫌疑人,因此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民事案件的审理不影响对盗刷银行卡的刑事案件作出处理,亦不影响工行三里屯支行先行承担违约责任。

3.密码泄露过错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

借记卡的密码具有唯一性,在盗刷借记卡的民事案件中,银行的抗辩理由通常包括密码作为“私人钥匙”,由本人生成且只有本人知悉,而银行卡被盗刷的前提之一为获取密码,因此持卡人对密码泄露负有责任。

审判实践中,密码泄露的过错在于发卡行还是持卡人,亦构成持卡人是否承担民事责任或承担责任比例多寡的判断标准之一,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案件的处理结果。关于密码泄露过错的举证责任分配,存在着不同的适用理解:第一种观点认为,应适用严格过错责任原则,将举证责任分配给持卡人,如持卡人没有证据证明发卡行有泄露密码的行为,则直接推定持卡人泄露了密码;第二种观点认为,应将举证责任分配给发卡行,若银行无证据证明持卡人对密码泄露存在过错导致存款被他人盗取,则推定持卡人尽到了妥善保管密码的义务;第三种观点认为,以将举证责任分配给银行为前提,在部分情况下推定持卡人未尽妥善保管密码的义务,如银行有证据证明或持卡人自述曾经将密码告知他人或委托他人办理相关业务导致密码泄露或加大密码泄露的可能性时,则可以推定持卡人有泄露密码的责任。

对此,笔者认为,盗刷借记卡是否必须获取密码,密码能否直接通过银行交易系统的漏洞获取或由犯罪嫌疑人通过技术手段获取等问题,均存在不确定性。因此不宜将举证责任完全分配给持卡人,除非存在银行确有证据证明持卡人保管密码存在过错的情形。基于此,本案中法院作出工行三里屯支行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汪雁龄对其持有的借记卡没有妥善保管或合理使用,故工行三里屯支行就此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的认定。

4.伪卡交易的责任认定问题

关于伪卡交易案件中各方责任的认定问题,基于同样的情形,各法院的处理亦不尽相同。对此,笔者认为: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的规定,银行对持卡人的存款具有安全保障义务。银行为持卡人提供借记卡服务,应当确保借记卡内的数据信息不被非法窃取并使用。同时,银行作为借记卡的发出机构及相关技术、设备和操作平台的提供者,在其与持卡人的合同关系中明显占据优势地位,因此,银行应当承担伪卡交易的识别义务。犯罪嫌疑人能够利用伪卡通过银行交易系统进行交易,则表明存在持卡人的银行卡内信息可以被复制并存储至其他伪卡内,并且经过密码输入等程序可以进行正常交易的情形,因此应当推定银行制发的借记卡以及交易系统存在制度缺陷。由此可以认定银行未能尽到对于诉争借记卡的交易安全保障义务,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给持卡人造成了经济损失,理应承担赔偿的法律责任。

其次,银行作为发卡机构,对持卡人应当负有全面履行储蓄存款合同的义务,即银行应对持卡人尽到保障其借记卡内资金安全的义务。本案中,汪雁龄作为借记卡的储户在得知其权益受到侵害后,已经尽到了谨慎注意和及时通知的义务,而工行三里屯支行却违反了保障持卡人借记卡内资金安全的合同义务,故对于汪雁龄借记卡内的存款损失,工行三里屯支行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此外,从损失预防的角度看,银行作为发卡机构,更有条件通过采取各种交易技术升级创新措施,降低损失带来的经济负担。因此从利益衡量的视角出发,因伪卡盗刷产生的损失风险先由银行承担,能够更好地保护持卡人作为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亦有利于促进银行卡类业务的健康发展。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民初字第29603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4)三中民终字第14853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储蓄存款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汪雁龄,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

委托代理人:陈万林北京市中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诉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三里屯支行,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工体东路15号。

负责人:管惠茹,该支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王欣、王征,该公司北京市分行法律事务部职员。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方;人民陪审员:杨静田张淑云

二审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刘茵;代理审判员:尚晓茜刘正韬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4年8月19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4年11月19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商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第十条 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

法律条文

第十一条 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