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名谦玩忽职守案

法官观点

本案有三个方面的争议焦点:(1)童名谦作为衡阳市委书记是否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2)童名谦在选举中的职责究竟包含哪些内容,如何认定童名谦存在玩忽职守的行为以及如何认定童名谦玩忽职守行为与衡阳大面积贿选及之后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3)如何把握玩忽职守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标准?

1.童名谦作为衡阳市委书记,应视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虽然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一级党委是一级国家机关,但从我国政治制度的特点看,党委实际承担着一定的管理国家的职能,地方各级党委在地方事务中同样承担着一定的领导职能,因此从职权看,党委可以被视作是一级国家机关,市委书记作为一级党委的领导,自然也就能被认定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2003年《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指出:“在乡镇以上中国共产党机关、人民政协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司法实践中也应当视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童名谦作为中共衡阳市委书记,属于在乡镇以上中国共产党机关从事公务的人员,应视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童名谦作为中共衡阳市委书记,在衡阳市换届选举过程中,担任衡阳市换届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在市人大一次会议期间,被选为临时党组书记、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四款的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的时候,由主席团主持会议”,“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设副秘书长若干人;副秘书长的人选由主席团决定”。主席团是市人大负责选举省人大代表的临时机构,在人大会议举行期间,主席团虽是临时机构,但同样具有一定与人大常委会、专门委员会相似的职权,可视为人大临时设立的一个内部机构,属于国家机关,主席团的成员在人大会议召开期间,也就可视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2.童名谦在人大代表选举过程中负有严肃选举纪律、维护选举正常秩序的职责,并在发现有违反选举纪律的行为时负有调查、追究违纪人员责任的职责。选举前、中及后,当有人举报存在贿选问题时,童名谦未组织查处,存在玩忽职守行为,该行为最终导致贿选大面积扩散并造成恶劣影响,行为与结果间存在因果关系。

根据湖南省委、衡阳市委相关文件的规定,党委书记是换届选举纪律的第一责任人,作为衡阳市委书记、市换届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童名谦对选举纪律承担主要责任。当有人在衡阳市人大会议召开前反映省人大代表候选人存在请客送礼等违反选举纪律的行为时,童名谦应按照省委、市委有关文件的规定,“对反映违反换届纪律线索清楚、内容具体的举报,做到收到一件认真查核一件,查实一件严肃处理一件,处理一件及时通报一件”;“对有关换届问题的举报,要及时报告,限时办结。查实一起,处理一起,通报一起,决不姑息”;“对反映问题性质严重的举报进行立项督办”,对所反映的问题有责任指示纪委、组织部门等相关部门进行认真核查,及时处理并将结果公告,以警示所有候选人,但童名谦考虑自己马上要离开衡阳市,为了不影响自己,本着平稳过渡、不出事的心态,没有正确履行职责,没有认真落实中央、省委、市委三级组织的文件精神,不认真调查、不专门查办,不处理相关人员,只是召开会议,传达上级文件精神、口头强调要加强换届纪律,不断重申选举纪律,没有采取实际措施,坚决制止违反选举纪律的行为,间接助长了候选人的贿选行为。

在衡阳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童名谦被选为临时党组党组书记、大会主席团排名第一的常务主席,同时还是严肃换届选举纪律第一责任人,负有维护选举纪律的主要责任。当有人反映大会期间有省人大代表候选人送钱拉票的情况时,未能正确履行职责,没有按照省委、市委有关文件的要求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五十八条“主持选举的机构发现有破坏选举的行为或者收到对破坏选举行为的举报,应当及时依法调查处理;需要追究法律责任的,及时移送有关机关予以处理”的规定,及时指示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公告,仍仅采取开会强调纪律、与区县委书记单独谈话、加强代表驻地保卫工作,防止无关人员进入等措施,没有进一步的明确、实际的处理措施,其所采取的措施根本不足以警示省代表候选人,没有引起省代表候选人的重视,没能有效阻止候选人公开采取送钱送物等方式进行贿选,一些省代表候选人看到贿选行为未得到处理,开始争相送钱拉票,选举前一两天拉票贿选行为更为严重,贿选行为蔓延,最终造成候选人大面积贿选的局面。

选举后,当有人明确向时任市委书记的童名谦举报省人大代表选举中存在贿选问题时,童名谦考虑到自己马上要卸任衡阳市委书记一职,为平稳过渡,仍未正确履行职责,没有按照省委、市委文件要求,对于举报线索明确的,采取果断措施让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而是指示相关领导采取退款或做思想工作对举报人进行安抚,甚至让人处理掉举报人上交的名片、信封、宣传资料等有关贿选的证据材料,意图压案不报、平息事态,在社会中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综上,童名谦具有玩忽职守的行为,且其玩忽职守行为与衡阳市人大选举省人大代表出现大面积贿选并因此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3.童名谦玩忽职守的行为给国家、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

现有证据可以证实送钱拉票进行贿选的56名湖南省人大代表被宣布当选无效,5名未送钱但存在失职的省人大代表辞职;收受钱款的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资格全部被终止。衡阳市及所辖县市区不得不重新选举市人大代表,市人大也不得不重新选举省代表,这一后果可以认定为“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考虑到此次通过贿选当选的省代表56人,占衡阳市全部当选的省代表的近74%;收受贿选款的市代表518人,占全体参会市代表527人(2名代表因故未参会)的近99%;送出的贿选款达1.1亿余元。涉案人员之多、涉及金额之大,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贿选案。故可以认定为童名谦的玩忽职守行为具有“其他特别严重的情节”。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人民当家做主,实现人民民主的制度保障,是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根本途径,它直接体现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性质,是我国其他国家管理制度的基础和国家机关权力的来源。因此,贿选不仅是一种腐败行为,是以金钱换取代表手中的选举权,一种权钱交易的行为,同时是对党纪国法的无视和践踏,严重玷污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直接动摇了我国政治制度的根基,极大伤害了人民群众寄予厚望的人民代表的形象和公信,极大伤害了人民群众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信任和信心,同时也是对党和国家制度和形象的严重损害。本案的发生在网上引起了很多针对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负面评论,可以认定童名谦的玩忽职守行为造成了“特别恶劣的社会影响”。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第二款第(四)项“造成特别恶劣社会影响的”、第(五)项“其他特别严重的情节”应当认定玩忽职守情节特别严重的规定,可以认定童名谦的玩忽职守行为情节特别严重。

1.判决书字号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二中刑初字第873号

2.案由 :玩忽职守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副检察长:张朝霞;检察员:吴春妹;代理检察员:张启明、刘丽。

被告人:童名谦,男,1958年6月23日生,出生地黑龙江省宝清县,汉族,硕士研究生文化。2014年1月14日因本案被逮捕。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崔杨;审判员:谭劲松张浩

6.审结时间

2014年8月18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法律条文

此法律条文尚在收集中...

法律条文

此法律条文尚在收集中...

法律条文

此法律条文尚在收集中...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