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炳浓诉新韩投资有限公司船舶污染损害赔偿案

(渔民养殖损失的认定)

法官观点

本案是一宗船舶油污造成渔民养殖损害赔偿案。事故是由于货船受台风“黑格比”影响触礁,船体断裂,燃油大量泄漏,渔民养殖海域受严重污染损害。本案原告系40位受害渔民之一,40名渔民均提起了船舶污染损害赔偿诉讼,40宗系列案的索赔金额高达人民币14 466 145元,涉案标的额大、影响面广,案件处理需考虑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一般情况下,此类案件处理的难点往往在于涉案债权是否属于限制性债权及损害数额的认定上。而本案不同于其他案件的难点在于:由于被告系韩国公司,案件具有涉外因素,且油污事故发生的时间在我国加入的油污公约对我国发生效力之前,争议的焦点首先是

法律适用问题

。债权性质问题虽然法律有明确的规定,但由于原告主张被告对涉案事故的发生存有过错,认为被告无权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渔民养殖损失的认定难点在于原告提交的损失证据粗糙,损失难以确定,但由于案件涉及面广,若简单地不予认定,可能会引发社会稳定问题。因此,本案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1.法律适用问题

本案属涉外案件。根据国际公约优先适用的原则,本案应优先考虑我国参加的《1992年国际油污损害民事责任公约》和《燃油公约》。但《1992年国际油污损害民事责任公约》适用于船舶载运货油污染,而本案系船舶燃油污染;《燃油公约》自2009年3月9日起对我国生效,在涉案事故发生之后,对本案没有溯及力。因此,《1992年国际油污损害民事责任公约》和《燃油公约》不能适用于本案。在国际公约不能适用的情况下,本案仍应适用我国国内法。国内法中,规范船舶油污损害赔偿民事责任的法律法规有: 《民法通则》、《海商法》和《海洋环境保护法》。《海商法》是调整海上运输关系和船舶关系的特别法,而船舶油污产生的法律关系是在海上运输过程中产生的侵权关系,《海商法》应优先于《民法通则》适用。《海洋环境保护法》关于油污民事损害赔偿责任条款,属于归责原则的规定,不能解决油污损害赔偿问题,特别是没有责任限制的规定。因此,解决油污损害赔偿的归责原则应适用《海洋环境保护法》,有关油污赔偿责任限制应适用《海商法》。

2.债权性质问题

根据上述分析,本案适用我国《海商法》,该法对涉案债权的规定较为明确。《海商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与船舶营运或者救助作业直接相关的,侵犯非合同权利的行为造成其他损失的赔偿请求,除本法第二百零八条和第二百零九条另有规定外,无论赔偿责任的基础有何不同,责任人均可以依照本章规定限制赔偿责任。原告渔排养殖损失的赔偿请求系因被告所属船舶燃油泄漏引起的,侵犯非合同权利的行为造成损失的赔偿请求,属《海商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限制性债权。但根据上述规定,对债权性质问题的处理还必须考虑本案是否存在《海商法》第二百零八条和第二百零九条规定的除外情形。

原告主张:船长未受过防台应急训练,不具备基本的防台知识,船长不适格;船长给船东发布电报后,船东明知“宙斯”轮的避风锚位正好位于台风路径上,而没有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放任事故的发生;被告并没有按照ISM规则的要求对“宙斯”轮建立安全管理体系。因此,被告对涉案事故的发生存有重大过错,被告无权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

根据查明的事实,“宙斯”轮的船舶管理人同时持有《安全管理证书》和《符合证明》,且均在有效期内,符合ISM规则的规定,该《安全管理证书》应当视为“宙斯”轮符合ISM规则要求的证据。原告主张“宙斯”轮的安全管理不符合ISM规则的规定,没有依据。同时,即使船长经过防台应急训练,也有可能因过失采取错误防台措施,且原告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船长没有经过防台应急训练。对原告关于船长不适格的主张不予支持。另外,虽然被告收到了船长避台位置的电报,但不能以此推定船东对本次事故存有过失。原告不能举证证明涉案损害是由于被告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者不作为造成的,即本案不存在《海商法》第二百零八条和第二百零九条规定的情形。

因此,对于原告的赔偿请求,被告可以依照《海商法》的有关规定限制赔偿责任,原告渔业养殖损失的赔偿请求属于限制性债权,该损失应在被告所设的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中予以受偿。

3.渔民损失的认定问题

渔民养殖所在地多为农村基层,很难及时委托有资质的部门作出损失鉴定,且渔民受教育程度不高,文化素质和能力有限,对受污染死亡鱼类损失未能从法律的层面搜集证据,受损的渔具、网具往往没有正式发票,也没有正规的账目记录。因此在法庭调查中,实际的鱼类、渔具、网具损失数额很难得到法庭的采信和支持。

本案也同样存在上述问题,正如被告提出的抗辩:台山市川岛镇人民政府上川农渔事务所并非有资格的价格认证部门,原告依据该事务所出具的《水产品价格咨询表》计算水产品的价格不符合法律规定;台山市川岛镇高笋村民委员会、陈景欢、台山市川岛镇农林渔业办公0室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原告依据他们出具的《现场勘验记录》主张损失亦不合法。

由于本案涉及的系列案涉案标的额大、影响面广,本着追求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的原则,恰当地保护在事故中相对处于弱势地位的渔民的利益的考虑,合议庭在法庭调查中严格核实了原告计算其损失的事实:原告的渔排养殖水域在海洋渔业主管部门办理了《海域使用权证书》,取得了涉案水域的合法养殖使用权;原告提交的《现场勘验记录》系勘验单位及人员经过客观、具体的实地查勘后,勘验记录了涉案事故发生后原告渔排损失现场的养殖面积、死亡鱼类的种类、数量、重量,制作了《现场勘验记录》,并在《现场勘验记录》上签章(名)确认。《现场勘验记录》的现场勘验单位高笋村民委员会、审核单位川岛镇农林渔业办公室系经上级主管部门指定,现场人员陈景欢也是上级主管部门指定勘验单位高笋村村民委员会高冠村民小组的代表,上述勘验单位和个人并非原告选定,与原告没有利害关系。台山市川岛镇人民政府上川农渔事务所经过市场调查涉案鱼类当时当地的市场价格后,出具了《水产品价格咨询表》,为涉案事故发生时活鱼的市场零售价提供了参考。台山市川岛镇人民政府上川农渔事务所虽然不是价格认证部门,但该事务所是当地农渔业主管部门,最了解当地的农渔业情况,其在调查当地市场价格后出具水产品的价格咨询意见具有客观证明力。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合理地反映了该项损失的发生,在被告不能提供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对原告请求的死亡鱼类损失人民币108 000元应予认定。但是关于渔具损失,由于原告没有证明其具体的计算方法和计算标准,对原告主张的渔具损失不予支持。

1.判决书字号

广东省广州海事法院(2010)广海法初字第16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船舶污染损害赔偿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陈炳浓,男,汉族,住广东省台山市川岛镇上川高笋高冠村。

委托代理人:许光玉广东海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晓媚,广东海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新韩投资有限公司(SHINHAN CAPITAL Co., LTD),住所地:韩国京畿道安山市檀园区古栈洞。

法定代表人:韩道熙。

委托代理人:周琦上海市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成康上海市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广东省广州海事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熊绍辉;审判员:李轶川;代理审判员:陈振檠

6.审结时间

2010年11月11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1年商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