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琴诉北京华网汇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案

(网络服务提供者侵权行为的认定)

法官观点

从本案的事实情况看,华网汇通公司并不是侵权文章的直接发布者,该文章系登载在其所有的“中华网”网站的电子公告栏中,即一般所谓的“BBS”中,华网汇通公司并不直接对发布内容负责。故依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华网汇通公司仅在明知文章侵权时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或在接到受害人的侵权通知后未及时采取措施,对扩大的损害与发布者承担连带责任。

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华网汇通公司是否收到张琴发出的侵权通知。

《侵权责任法》原则性规定了收到侵权通知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责任。但是,本案审理之时,并没有关于侵权通知的发送、接收等具体认定的规定,本案则是典型的就是否发出及收到侵权通知产生争议的案件。一方面,公民的人格权益应该受到保护;另一方面,公民的言论自由亦应受到保护。其中,网络平台应在上述两种权益间负起平衡的责任。一是应及时对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行为采取合理措施;二是不能滥用监管审核权利,不当妨碍公民的言论自由。故网络平台在何种情况下、采取何种措施防止侵权行为的继续和扩大,是立法和司法都应解决的重要课题。

一般认为,受害人发出的侵权通知应该具备一定的要件,包括通知人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和地址、要求采取必要措施的侵权内容的网络地址或者足以准确定位侵权内容的相关信息、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明材料,以及通知人对通知书的真实性负责的承诺。侵权通知的要件要求是用于保证网络平台可以通过侵权通知明确、清晰地查明涉嫌侵权的文章或报道,可以明确知晓系受害人发出,并且可以联系受害人,以避免侵权通知的滥用。本案中,张琴系从包含其自己姓名的邮箱地址中发出侵权通知的,并附有侵权文章的链接,应该视为具备基本的侵权通知的要件,属于合理的通知。

本案中较大的争议在于华网汇通公司是否收到该侵权通知。收到通知是网络平台可以采取措施的前提条件,故对于是否收到的认定,直接关系到侵权行为是否成立。综合考虑名誉侵权当事人的证明责任、网络行为的特点,受害方对于网络平台“收到”侵权通知的证明标准,不需达到证明客观上实际收到,达到拟制的收到即可。而拟制收到的判断,则与受害人选择发送的方式和途径有着重要关系。一般来讲,网络平台应对可能发生的侵权行为,若在网页显著位置向公众告知了侵权通知的特定发送渠道,该渠道足以让公众明确知悉的情况下,我们则认为可以要求受害人通过该渠道发送侵权通知。但是,若没有达到上述标准的特定渠道,受害人通过一般人通识的、网络平台可以收到的途径发送侵权通知,则也可以视为合理的通知方式。本案中,张琴选择了中华网首页的公共邮箱,应属于合理的通知方式。根据证明责任以及网络发送邮件行为的一般常识,并不要求一定有邮箱回执才能证明收到,发出人的邮箱中显示发出成功,即可认定拟制的收到,张琴通过公证的形式进行邮件发送,应认为已经完成其证明责任。

需要指出的是,基于保护公民言论自由的理念,对于侵权通知发出后,网络平台合理处理的方式,理论和实务应当进行进一步的探索。如可规定侵权通知发出后,网络平台应通知侵权人,侵权人若认为不构成侵权,可以发出反通知,提供一定的证明材料或担保,要求恢复相关文章,这样通过完善网络主体的权利义务,更好地平衡和保护网络主体的合法权益。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民初字第39819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4)三中民终字第00610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 :名誉权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张琴。

委托代理人:刘家辉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巍,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上诉人):北京华网汇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网汇通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1号1幢。

委托代理人:周研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程琳琳,北京华网汇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法务专员。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孙铭溪;代理审判员:凌巍;人民陪审员:李智勇

二审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胡新华;代理审判员:闫慧贾旭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3年10月23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4年3月31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5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