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征强诉义乌市客货运输公司企业承包合同纠纷案

法官观点

本案焦点之一是确定该纠纷是企业内部承包责任制争议还是经济合同纠纷,应否属人民法院管辖。

我国目前实行的承包经营责任制,不外两种,一是经济责任制的承包。即以企业为承包方,以主管部门或另一企业为发包方的集体承包。其承包合同内容主要是责、权、利相结合,国家、集体、个人利益相统一,职工全员履行承包方的权利和义务。这类承包属企业奖勤罚懒,健全按劳分配制度和改善企业经营管理的性质。由于承包方是企业本身或职工集体,承包方的权利义务是针对整体而言的,由集体履行,故厂长或经理不能因被调动或免职而向法院起诉,也不产生承包合同纠纷。另一类是经营性承包或称个人承包,承包方为厂长或经理个人,承包人有企业生产资料使用权经营管理权及产品处理权,承包方按企业承包合同规定上交承包款、税金,超额利润归承包人或按比例分成。由于承包主体是个人,合同中规定的承包方权利义务由个人履行,厂长经理被撤销或调离承包企业均直接影响承包合同的履行。本案原告王征强与运输公司订立的承包合同属个人承包,承包合同权利义务均由王征强个人履行。上海办事处是个经济实体,其办事处主任的行政职务与上海托运点承包人身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运输公司免去王征强办事处主任之职,调回公司另行安排工作,实质上不仅只是免去了王征强办事处主任的行政职务,而且也剥夺了王征强承包人的承包权,直接影响王征强对承包合同的履行,故公司方对王征强免职调动行为,属发包方单方毁约行为,是对承包人合法经营权的侵犯。依据民诉法的有关规定,原告起诉符合立案条件,法院应立案审理。

运输公司单方终止合同,是否给王征强造成经济损失及经济损失的数额多少,也是本案焦点之一。我国经济合同法和有关经济合同的实施条例,对违约的损失赔偿范围规定应当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因为违反合同实际上已经造成的财物的减少、灭失、毁损或支出的增加;另一部分是如果合同履行本来可以得到的预期利益,因为一方违反合同而使预期利益减少或无法得利,这也称“间接损失”。一个违约行为中有时造成一种损失或同时造成两种损失,但无论是一种损失还是两种损失,只要损失是另一方违约造成的,均属违约赔偿范围。最高人民法院1991年9月13日关于国内船舶发生海损事件造成的船舶修理期间的合理经营损失,应列为海损赔偿范围的复函中,也作了类似的批复,即损害他人财产的,侵权行为人应以其实际造成的财产损失为依据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包括受害人财产的毁损、减少、灭失和为减少或消除损失所支出的费用,以及受害人在未受侵害的正常情况下可以得到的利益。根据我国经济合同法立法精神,本案上诉人王征强由于运输公司单方终止合同行为,虽未造成现有财产的减少或灭失等损失,但已使王征强4个月未得经营,造成王征强在正常情况下的可得利益损失。故运输公司应赔偿王征强4个月正常的可得利益损失。由于未经营4个月利润的多寡,有经营人的主观和市场的客观等诸多因素影响,无法确定,原审法院依照王征强前一年同期营业收入额酌定损失额1万元,可以认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1992)义法经字第105号

二审判决书 :金中法(1992)经上字第128号

2.案由 :企业承包合同纠纷案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王征强,义乌市客货运输公司上海托运点承包人。

委托代理人:陈岗,义乌市轻工纺织工业供销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华放鸣,义乌市司法局干部。

被告(上诉人):义乌市客货运输公司。

法定代表人:成关明,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戚关森义乌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华飞,金华日报社记者。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陈清潮;审判员:陈文忠斯根成

二审法院: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员:丁金华;审判员:姜建新;代理审判员:宋耿金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1992年6月3日

二审审结时间 :1992年11月23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中国高级法官培训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1993年综合本)[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4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