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进顺诉厦门依人公司案

(申诉时效)

法官观点

本案值得讨论的有以下三个问题:

1.“劳动争议发生之日”何时起算。

通常情况下,劳动者没有领取工资之时,或者迟至解除劳动合同还未领到工资,就可认定拖欠工资的劳动争议已经发生。但是,有时情况并非如此。在审判实务中,必须坚持临案分析原则。二审法院正是从本案支付工资的特殊性看到,对“劳动争议发生之日”却不可作如此认定。本案支付工资的特殊性在于:作为母公司的香港依人公司先是替其子公司厦门依人公司支付陈进顺的工资,后又支付陈进顺供职的另一家子公司即厦门盛典公司。更重要的是,香港依人公司一向存在滞后支付工资的情形。所以,当陈进顺离开厦门依人公司时,有理由等待香港依人公司在合理的期限内支付其工资。因此,不能认为,香港依人公司没有及时支付工资或者陈进顺离厦门依人公司时,双方就发生了拖欠工资的劳动争议。本案“劳动争议发生之日”应为厦门依人公司后来在另一案件中向法院出具尚欠陈进顺175000元工资之时。

2.如何理解没有在60日内申请劳动仲裁的“其他正当理由”。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人民法院认定当事人是否确已超过仲裁申请期限,应当审查有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当理由”。虽然,在厦门依人公司向法院出具证明后,陈进顺应当知道其与厦门依人公司存在拖欠175000元的争议,但是,此时,陈进顺无法行使请求权。因为,香港依人公司、盛典公司的抗辩理由是否为法院所采信,有待于终审裁决。从厦门依人公司出具证明至该案终审判决送达陈进顺之日,陈进顺均无法行使请求权。这种情况应当认定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的“其他正当理由”之情形。

3.“普通人的认识”也可以是认定事实的依据。

审判实务中,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只能以法律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1997年10月、1998年1月陈进顺收到香港依人公司分数次支付的工资,共计港币215000元。在香港依人公司没有明示支付的是哪一笔工资情况下。二审法院认为,陈进顺有理由认为此时收到的工资是香港依人公司替厦门依人公司支付的。这里,法院判断的依据不是通常的法律,而是基于“普通人通常就是这样认识的。”而且这种认识符合某种司法习惯的精神。普通人的这种认识完全可以作为司法上判断某种事实的依据。需要指出的是,本案判决的特色就在于此。二审法院认为,没有哪一个法条能直接解决陈进顺当时的认识对不对的问题,只能借助于普通人通常的认识来判断、认定。当然,普通人的认识如果有违法律则应另当别论。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福建省厦门市开元区人民法院(2001)开民初字第1825号

二审判决书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2001)厦民终字第551号

2.案由 :劳动争议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陈进顺,男,1940年12月8日出生,汉族,住香港九龙秀茂坪秀明楼807室。

诉讼代理人(一、二审):王光明福建厦门九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厦门依人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依人公司),住所地:厦门市湖滨北路华夏工为中心7楼A座。

法定代表人:李志铿,董事长。

诉讼代理人(一、二审):金凤,该公司职员。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福建省厦门市开元区人民法院

独任审判:审判员:冯军

二审法院: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陈国英;审判员:林凯;代理审判员:徐建伟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01年8月3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01年12月7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民事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