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志超不服上海市奉贤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

法官观点

本案中,原、被告及第三人对周长由第三人外派至张家港项目工地工作的事实均无异议,本案关键在于查明周长在外派期间发生交通事故是否系工作原因所致的事实,以及针对该事实,当事人如何完成举证。

1.用人单位在工伤认定阶段负有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彰显劳动领域立法之本意。

所谓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是相对于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而言的,指在待证事实真伪不明时,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证明后果的责任。大陆法系通说“法律要件分类说”认为,“凡主张权利存在的当事人,对权利发生或取得的要件事实负举证责任”,然《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该举证责任分配规则系法定举证责任的倒置。根据上述规定,在工伤认定行政程序中,如双方就工伤事实是否成立发生争议,用人单位应承担证明工伤事实不成立的举证责任,如果用人单位不能举出充分的证据证明不应认定工伤,则其将承担于己不利的后果,用人单位在此承担的举证责任在性质上属于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上述规定是考虑到用人单位有保障职工安全生产的义务,通常情况下,用人单位持证、举证能力更强,而劳动者相对于用人单位在用工过程中处于劣势。故在当事人对是否构成工伤产生争议时,《工伤保险条例》规定举证责任倒置,对用人单位课以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以平衡劳动者的举证能力弱势,有利于保护受伤职工的合法权益,彰显立法之本意。

2.职工对工伤初步事实负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系推进程序进行之动力。

如前所述,在工伤认定行政程序中,负主要举证责任的是用人单位,用人单位承担的是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但职工也并非完全被免除举证责任,而是需负担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所谓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是指当事人就其主张的事实负有提供证据的责任。固然,《工伤保险条例》并未明文规定职工在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然则职工或其直系亲属为推动工伤认定程序的进行,通常来讲,应提供职工与用人单位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在事故中受到伤害,以及伤害系与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等因素相联系等初步证据,方能启动工伤认定程序。需加以指出的是,前述职工仅负初步举证责任,这种举证责任可理解为程序上的推进责任,仅证明职工的主张符合启动工伤认定行政程序的要求。职工在完成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后,方能发生举证责任转移,进而由用人单位承担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

3.“工作原因”的扩张解释:外派工作的复杂性和立法目的的考量结果。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认定为工伤。该规定涉及“工作原因”的合理解释。

法律条文的解释一般应自文义解释开始,如文义解释仍存有不明确之处,再按体系解释、历史解释、目的解释等步骤进一步求解。根据上述法律条文规定,因工外出认定工伤应符合以下两个要件:一是职工接受用人单位的指派,以用人单位的名义外出工作;二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而伤亡。而“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可从字面上进行缩小解释和扩大解释。缩小解释仅以与工作之间有关系为条件,与工作有直接关系的属“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与工作有间接关系如休息、旅游等时间、地点,均排除在外;至于扩大解释,则将与工作有直接关系和间接关系的均包含于“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之内,如必要的休息场所、时间以及来回途中的必经地点、时间等。缩小解释和扩大解释均有其合理性。进一步考量《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该条例在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该条文突出了对职工权利的保护,故有关工伤保险的立法是以职工权利为本位;且外派工作中,工作场所具有流动性、不确定性,工作状态的不确定性和延伸均相对宽泛,故适用扩大解释更符合立法的本意。

通过以上分析,再回头来审视本案的关键事实。原告提供了劳动合同、交通事故认定书等证据,证明了周长系第三人外派工作,在回上海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上述证据能否证明原告已完成初步举证责任了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条文的扩大解释,主要考量的是立法目的,然其必须紧扣条文所涵盖的应有之义而不能偏离,即必须以两个基础要件为前提:一是职工接受用人单位的指派,以用人单位的名义外出工作;二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而伤亡。原告必须对上述两个基础要件完成初步举证,方能发生举证责任的转移。本案中,周长被派往张家港工地工作,工作时间为周一至周五,往返上海有班车,其工作岗位固定,工作时间明确,往返上海交通方式亦固定。同时,该项目工地由第三人的主管负责管理,并未存在不确定因素。周长发生事故的时间是周六凌晨0时05分,地点是常嘉高速甪直枢纽段,而非第三人指定的工作场所和工作时间。原告主张的加班后回上海总部汇报工作的理由与常理不符,且经调查后亦被排除。综上,原告实则并未完成初步举证责任,故其诉请未能得到法院的支持亦在情理之中。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2)奉行初字第29号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2)沪一中行终字第1594号判决书

2.案由 :工伤认定  

3.诉讼双方

原告(上诉人):周志超,男,住江苏省阜宁县阜城镇。

委托代理人:唐开前,江苏省阜宁县阜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被上诉人):上海市奉贤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奉贤区人社局),住所地: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

法定代表人:吴雅奎,局长。

委托代理人:褚国华,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朱为群,该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拜耳技术工程(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化学工业区目华路82号。

法定代表人:MARTIN FRANKE,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孙洁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4.审级 :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徐玉良;审判员:唐世奋;代理审判员:钟渊

二审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李欣;代理审判员:任静远刘媛媛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 :2012年9月25日

二审审结时间 :2012年11月30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年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