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绵竹剑南春酒厂诉四川省食品发酵工业研究设计院等不正当竞争案

法官观点

本案是随着人们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提高而不断出现的典型的不正当竞争侵权案件,它发生在虚假宣传、侵犯企业商誉中,具有独特性和一定的普遍意义。本案的关键是要解决好以下四个问题:

1.剑南春酒厂制曲和酿酒生产工艺是否为技术秘密。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效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而技术信息是指技术诀窍、技术配方、工艺流程等。剑南春酒厂所举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制订的“生产工艺手册”、“关于调整酿酒粮食配方和发酵周期通知”等有效证据,已表明剑南春酒厂的制曲和酿酒工艺虽然与《白酒生产指南》、《名酒新论》等书籍所介绍的一般白酒的制曲和酿酒生产工艺有共同之处,但其还有他人所不知晓的独有的技术秘密和特殊要求,并不等同于一般白酒的制曲和酿酒工艺。而食品研究院所举研究所与玉泉酒厂签订的技术服务协议书、玉泉酒厂所举“中华玉泉酒厂制曲工艺操作规程”、“曲酒生产操作规程”等有效证据表明,玉泉酒厂的制曲和酿酒生产工艺与剑南春酒厂的制曲和酿酒生产工艺存在明显的差异;食品研究院、玉泉酒厂、玉泉公司均不能呈举能够证明“大中华五粮酿造酒”“已基本具备了剑南春酒的风格”的有效证据,故剑南春酒厂所生产的剑南春酒具有独特的技术秘密。

2.食品研究院、玉泉酒厂、玉泉公司是否构成虚假宣传,构成不正当竞争。

首先,一个合理的市场竞争,是由各个经营者就商品的质量、效能、价格等因素所进行的效能竞争。在当今的工商业社会中,商品的种类纷繁多样,尽管商品的质量、价格、服务等应当是决定购买者或消费者进行选择的根本因素,但商品宣传对于引起消费者的注意、购买或改变其选择仍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而且,购买者或消费者不可能对所有的商品都具有足够的知识,商品上的标注、广告等宣传无疑是其获取商品信息的主要来源,也是其判断是否购买商品的最主要的依据之一。如果经营者对商品进行虚假的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必然因误导消费者或者购买者而获取较高的商业机会,此时显然背离了市场的正当轨道,损害了效能竞争,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用于本案食品研究院不能提供能够证明自己具备出具评判某种白酒是否具有剑南春酒风格证明的合法资格的有效证据及“大中华五粮酿造酒”、“已基本具备剑南春酒的风格”的有效证据,故食品研究院为玉泉酒厂出具主要含有“按五粮液酒厂和剑南春酒厂的制曲和酿酒生产工艺,将该酒厂由原来的单粮酿酒工艺改为五粮酿酒生产工艺……该酒已基本具备了剑南春酒的风格”等内容的“证明”不具有真实性。玉泉酒厂、玉泉公司选择不是其住所地的大城市公开举行其产品的鉴定推介会,邀请包括新闻广告媒体、销售商等与商业营销活动直接有关联的部门、人员参会,公开散发其产品的宣传资料,表明二被告该次推介会明显具有宣传、推销产品的性质,是商业促销活动,不是单纯的产品质量技术鉴定会议。

其次,经营者的字号和其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和反映了经营者及其知名商品的商业信誉和商品声誉,同时又是其企业形象和其高品质、高声誉商品的象征。这种“象征”是经营者占领市场,争取交易机会,建立竞争优势,获得商业利益的重要工具,具有实用价值和经济价值。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是经营者特定的知识产权。玉泉酒厂、玉泉公司在商业促销活动中,未经权利人剑南春酒厂同意,擅自使用研究所为其开具的虚假“证明”,引人误解地宣传其产品“大中华五粮酿造酒”是“按五粮液酒厂和剑南春酒厂的制曲和酿酒生产工艺”改造的工艺生产的,“已基本具备了剑南春酒的风格”;擅自无偿使用剑南春酒厂的企业字号和剑南春酒厂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剑南春”作为对自己企业和产品的商业宣传陪衬,不正当地利用剑南春酒厂的商业信誉和其知名商品的商品声誉,树立和提高自己企业的商业形象和产品声誉,吸引购买者,挤占市场,争夺竞争优势;另一方面,由于玉泉酒厂、玉泉公司没有任何合法、有效证据证明其产品“已基本具备了剑南春酒的风格”,其购买者就会将酒的“风格”所包含的品质、口感、香味等各方面与剑南春酒有差异的玉泉酒厂、玉泉公司酒产品的风格误认为是中国名酒剑南春酒的风格,损害剑南春酒厂的商业信誉和剑南春酒的商品声誉,构成不正当竞争。

3.食品研究院、玉泉公司、玉泉酒厂应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玉泉公司与玉泉酒厂作为同业竞争者,使用“证明”进行宣传,这一行为共同实施了对剑南春酒厂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应承担侵权责任。研究所系食品研究院的内部职能部门,作为法人单位的食品研究院应对其内部职能部门从事的侵权活动承担民事责任。食品研究院作为玉泉酒厂、玉泉公司开发“大中华五粮酿造酒”的获得经济利益者,仍应认定为同业竞争者,研究所为玉泉酒厂提供虚假“证明”,直接帮助了玉泉酒厂、玉泉公司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亦应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民事责任的承担是根据损害事实决定的,行为人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侵犯他人的权利,都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行为人在主观上有共同故意或共同过失,即有共同过错,他们的违法行为由于是造成损害结果的原因,因而他们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根据上述理由,食品研究院、玉泉酒厂、玉泉公司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应连带赔偿给剑南春酒厂造成的经济损失。

4.如何考虑合理的律师费赔偿问题。在知识产权诉讼中,当事人均可以委托律师代为参加诉讼。当事人为委托律师所支付的律师费,在对方当事人败诉的情况下,经胜诉方主张,败诉方应在合理的范围内予以赔偿,即败诉方应承担胜诉方合理的律师费。律师费是否按权利人起诉时的标的额,让败诉方予以赔偿,法院认为,在权利人主张的赔偿额与法院实际支持的赔偿额过于悬殊的情况下,合理的律师费应依据律师收费标准按法院实际支持的赔偿额计算,而不应依据当事人起诉时的赔偿额计算。剑南春酒厂为调查及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而开支的律师代理费29.8万元,该代理费是按剑南春酒厂起诉时的标的300万元计算的。法院根据上述理由判决食品研究院、玉泉酒厂、玉泉公司共同连带赔偿30万元。律师代理费应从赔偿的30万元内考虑,并从定额中体现。

1.判决书字号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成知初字第50号

2.案由 :不正当竞争案  

3.诉讼双方

原告:四川绵竹剑南春酒厂(以下简称剑南春酒厂)。

法定代表人:乔天明,厂长。

委托代理人:张学、刘江红,四川德阳旭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四川省食品发酵工业研究设计院(以下简称食品研究院)。

法定代表人:夏友书,院长。

委托代理人:孙泽辉,食品研究院副院长。

被告:安徽省霍邱县中华玉泉酒厂(以下简称玉泉酒厂)。

法定代表人:张文素,厂长。

委托代理人:陈江华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储圣桥合肥君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安徽省霍邱县中华玉泉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泉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文素,董事长。

4.审级 :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何岗;代理审判员:黄勇;陪审员:赵蜀健

6.审结时间

2001年11月27日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商事审判暨行政审判案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20元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3